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1章 富商沈家

第11章 富商沈家

一身雪白衣衫的少女站在外面,微微歪著頭俏皮地笑。她的肩上站著一只色澤鮮艷的鸚鵡,正親昵在啄著她的耳飾。
  顏淡忍不住問:“你是怎么進來的?”
  少女抬手摸摸肩上的鸚鵡:“是它告訴我的,鳥兒是這世界上最聰明的了,什么都知道?!?br>  唐周心思百轉,猜不透對方是在裝傻,還是在說真話。
  少女轉過身,走了兩步,見他們沒有跟過來,便回頭揮了揮手:“快走快走,鳥兒帶我們出去?!彼贿呑?,一邊和肩上的鸚鵡唧唧咕咕地說話,時而笑,時而生氣,腳步卻一直不停,一路打開墻上的機關,快步往前走。
  他們在地道中轉了幾轉,突然眼前一亮,竟是從亂墳崗下的一個山洞里穿出來了。此刻正值傍晚,他們竟然在墓地中捱過了整整一天一夜。顏淡走近兩步,微笑著問:“那鳥兒有沒有告訴你,是誰將我們關在地道里的?”
  少女別過頭,笑顏如春花綻放:“鳥兒什么都知道,當然會告訴我了。鳥兒說,是一個蛇蝎心腸的漂亮姐姐,她被別人救了還要恩將仇報?!?br>  顏淡聞言,同唐周相視一眼,接著問:“那她為什么要恩將仇報?”
  少女偏著頭,像是在傾聽肩上的鸚鵡說話,那只鸚鵡呱呱叫了兩聲,少女說:“它說,因為那位漂亮的姐姐和一個丑陋大哥哥很要好,你們看到了那個大哥哥的秘密,她才要把你們一輩子關在里面,永遠不會把這個秘密說出來?!?br>  “秘密……?”顏淡不由輕聲重復。
  陶紫炁是神霄宮主的手下,這件事倒很有可能。
  “小姐,小姐你怎么又跑到這里來了?”之前見過的那個婦人扯著嗓門跑過來,累得氣喘吁吁,“真是不讓人省心,我才一個不留神你又不見了!”她抖開手中的披風,將少女裹了進去,看著唐周和顏淡:“多謝二位照顧我家小姐,不如來家里坐一坐吧?”
  唐周婉拒道:“我們并未幫到什么忙,更不好上門打擾,這份好意只能心領了?!?br>  婦人點了點頭,面色沉重:“這樣也好,我們沈家現在正鬧鬼鬧得很兇,之前有個叫凌虛子的牛鼻子老道說要來幫忙驅鬼,剛剛跑過來,整個人瘋瘋癲癲,又哭又笑,也不中用了?!?br>  唐周想了想,道:“在下也是天師,同凌虛子前輩也相識,不如讓在下去貴府看看情形?說不好會有對策?!?br>  婦人看著他,遲疑了一陣,似乎覺得他年紀太輕不夠牢靠,最后還是點點頭。
  少女一聽他們要去自己家中,更是高興,纏著他們說些莫名其妙的話。那婦人在一旁看著,感嘆一句:“真是造孽啊,我家大小姐身子不好,足不出戶,二小姐卻什么都不懂,生下來就是傻子,可憐我家老爺……”
  
  沈家是青石鎮上出了名的富豪之家,在郊外修了一座大宅,門口立著兩個高大健碩的護院。
  唐周踏進沈宅,就聽顏淡輕輕說了一句:“果真是鬼氣森森?!彼擦⒖谈杏X到周圍的冤靈之氣:“能否領我去見一見沈爺?我有些事想問他?!?br>  那婦人將他們領到花廳中,又讓人端上了茶:“兩位稍坐,我去叫我家老爺?!?br>  顏淡在大廳中來回走了幾步,眼波一轉,笑得很乖巧:“師兄,你既然打算幫他們驅除鬼氣,總不是想讓我也時刻跟著吧?你看這個禁制……”
  唐周看了她一眼:“你再熬一熬,晚點我就幫你解開?!?br>  顏淡心中歡躍,不禁晏晏而笑,心中又還有些狐疑,只能偷偷打量對方幾眼。只是唐周始終不動聲色,她也看不出什么。
  不一會兒,沈家當家的便出來了。
  寒暄幾句之后,唐周話鋒一轉,直接說起正事:“不瞞沈爺說,這宅子的確不怎么干凈。沈爺可知道這座宅子的由來?”
  沈老爺是一個白面商人,面目平庸,和之前的少女并不怎么相像,指甲修得極短,身上的衣料很好,想來也是會享受的人。他聽見唐周如是說,不禁臉露驚恐之色:“這宅子是后來購置的,請了風水先生看過,說是風水很好。我這幾年在外走商,財源也很穩。家里怎么會不干凈?”
  “可能是之前這座宅子里冤死過人的緣故?!?br>  “這、這驅逐起來可是方便?公子若是能幫我們這個忙,不管多少酬金都只管開口?!?br>  唐周點點頭:“也就兩三日的功夫,沈爺不必擔憂。之前令千金幫過我們,酬金就不需要了,只當是還了一個人情?!?br>  沈老爺苦笑道:“你是說我的二女兒湘君吧。唉,她是個善良的好孩子,可惜偏偏是個傻姑娘,老天無眼啊?!?br>  “我看沈姑娘眼神清明,可能只是不諳世事?!?br>  “唉,我也希望是這樣。湘君她,若是有她姐姐半分的聰明伶俐,我也心滿意足了?!鄙蚶蠣斦Z氣一頓,又連連擺手,“看我,說這么多廢話做什么,兩位也是累了吧。胡嫂,胡嫂!”之前帶他們來這里的婦人立刻趕過來。
  “胡嫂,你趕緊替兩位安排廂房,再讓人多燒點熱水讓貴客沐浴?!鄙蚶蠣敺愿缼拙?,又轉向唐周和顏淡,“兩位想吃點什么就和胡嫂說,廚房那邊會送過來的?!?br>  唐周淡淡道:“您太過客氣了,不必如此麻煩?!?br>  沈老爺立刻道:“要的要的?!?br>  若是在平日,顏淡肯定不耐煩這種客套來客套去的啰嗦,可是剛才唐周答應幫她解開禁制,心緒甚好,安安靜靜地等在一邊。胡嫂將他們安排在了東廂,相鄰的兩間廂房已經收拾妥當。
  唐周果真幫她解開了手上的禁制,然后帶上門去隔壁客房休息。顏淡心中還剩下的幾分狐疑也消失了,又在送來的熱水中泡了一會兒,更覺得神清氣爽,待用過晚飯后,便覺得應該開始實行她的逃跑大計。
  她剛一打開門,忽覺眼前金光閃爍,踉蹌著后退幾步,坐倒在地上。顏淡凝神看去,只見門邊和門檻上貼著幾張符紙,想來又是唐周的手筆。原來滿心的歡喜像是被一盆冷水澆過,心中瓦涼瓦涼的。
  晚風輕拂,送來沈湘君清脆的笑聲,還有唐周低低的說話聲。兩人慢慢走近,沈湘君的肩上還停著那只花斑鸚鵡,她時不時唧唧咕咕地同鸚鵡說兩句,又和唐周說兩句,神態親昵。唐周低著頭,耐心地聽她說話。
  顏淡抱著膝,死死地盯著唐周。唐周很快便感覺到她的目光,同沈湘君說了兩句話,她馬上帶著鸚鵡走開了。唐周走到客房門口,輕輕笑道:“怎的坐在地上?”
  顏淡氣極反笑,語調居然還很柔和:“師兄,你要是怕人家跑出去被惡鬼纏上就直說嘛,何必要在門口貼那么多符紙呢?”
  唐周笑著道:“還不是怕師妹你盡做些頑皮事,不得已才出此下策,難為師妹可以懂得為兄的苦心?!?br>  顏淡冷下臉:“你到底何時打算拿我去煉丹?”
  唐周走進客房,在桌邊坐下:“這個不急?!?br>  顏淡站起身,撣了撣衣衫上沾到的灰:“這天下妖怪何其多,你偏生不放過我?!?br>  唐周在暮色蒼茫中看她,慢慢地嗯了一聲:“其實,我是想過到底要不要放了你,你的本性似乎并不壞?!?br>  顏淡目光灼灼望著他.
  “不過也好不到哪里去?;蛘邞撟屇阍俑乙欢螘r日,把心性再磨一磨?”
  顏淡立刻道:“你還是快點把我煉成丹藥罷?!?br>  
  庭院中火光點點,可這又不是普通的火光,透著鬼氣森森的藍綠色。過了一陣,那磷火又自己慢慢熄滅了。
  唐周輕輕走進庭院,低下身將地上的土包了一些拿在手中。他正要折回客房,忽聽西廂傳來一陣似哭似笑的怪聲,聲音隱約熟悉,像是聽過一般。他輕輕走到西廂,側身貼在門邊,往門縫里看。
  只見一個杏黃道袍的年長道士坐倒在地,捶胸頓足,又哭又笑,正是凌虛子。此人也算是一代宗師,竟然會落到如此的地步,讓人嘆息。
  唐周轉過頭,忽見眼前寒光一閃,鋒利的長劍幾乎是貼著他劈過。唐周用兩指一拈,立刻將劍身夾在手中,只見那執劍的人竟是沈湘君!他微微一怔,想來夜色蒼茫,她一下子沒有認出他來。他才剛松開手,沈湘君又是一劍刺來,又快又狠。
  只見她面色陰郁,眼中兇狠,竟和白天變了個人似的。
  唐周不想傷她,便用劍鞘在她的肩井穴上一點,沈湘君手一松,手中長劍咣當一聲落了地。他轉過身,單足一點,輕飄飄地離去了。
  從西廂回東廂,必須要經過庭院,只見一人慢慢走過來,卻是沈老爺。他背著一只背簍,還拖著一把花鋤,看起來十分吃力。他解下背簍放在一邊,拿起花鋤開始挖起坑來。唐周步履輕捷,繞到他附近的樹上,什么聲響都沒發出。
  只見他挖了很久,一直挖了三尺多深,方才停手。他拿起腳邊的背簍,慢慢把里面的東西倒進坑里去。唐周藏身于樹上,只能看到他的側影,卻看不清他埋進去的是什么。他想了一想,突然記起之前幫陶紫炁找回的那支簪子還在他這里,便看準遠處的石磚投去。
  簪子落地之時發出叮當一聲,沈老爺立刻尋聲而去。
  唐周躍下樹枝,借著月光往坑中一看,只是周圍實在太黑,只好伸手從里面取了一些出來,和之前的那包土包在一起。剛做完這些事,就聽見沈老爺的腳步聲又近了,他身形如青煙一般,回到東廂客房。
  顏淡房門口那幾張符紙依舊貼得好好的,房中的燭火已經熄滅,想來她已經睡下。唐周回到自己的房中,借著燭火看著取回來的東西。那包土的土質很雜,可能是時常翻攪所致。而沈老爺埋下的東西更是奇怪,竟是幾片鮮嫩的桃花瓣。唐周不覺奇怪,一個商人,怎么會去葬花,葬的還是剛摘下來的花瓣?庭院中的土為何會那么雜,難道有人時常在那里挖掘填埋什么東西嗎?
  他吹熄滅了燈,隨便洗漱一番便躺在床上,只是心中想著事情,一時不能入睡。朦朦朧朧之中感覺有人站在自己床前,他一下子清醒,卻見床前空空蕩蕩一片,房門早已被風吹開,在風中啪啪作響。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