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7章 墓地啊墓地,干尸啊干尸

第7章 墓地啊墓地,干尸啊干尸

王小二在青石鎮上干了二十多年跑堂,還是頭一回見到如此俊秀的人物來下館子,不由感嘆今日掌柜的提早開門是對了。
  顏淡坐在桌邊,握著筷子:“有什么菜,端上來就好?!?br>  王小二一呆,賠笑道:“姑娘,這才早上,小店的掌勺師傅要到中午才來,吃熱菜恐怕還太早了罷?”
  只見那位眉目如畫的少女抓著筷子往桌上一敲:“什么管飽的就端上來!”
  顏淡露出的那種餓漢氣魄讓店小二肅然起敬,立刻下去忙碌了。
  唐周慢慢倒了一杯茶,頗為驚訝:“你真有這么餓?”
  “你可以試試二十天只喝過一口惡心的洗澡水,完全不進食,這樣你就知道會不會餓了?!?br>  “這樣說來,之前說的妖也要吃東西,那些話都是真的?”
  王小二端著一籠熱氣騰騰的包子放在桌上,問道:“廚房里還有半只昨日剩下的燒雞,要不要熱一熱給姑娘端上來?”
  顏淡將一小錠銀子放在桌上:“還有多少都拿過來?!?br>  王小二將銀子拿在手中一掂,大約有三四兩重,這樣出手很是大方了,何況還是在青石鎮這種不算繁華的小鎮。
  “我沒事說著好玩的,你千萬不要相信?!闭f話間,顏淡已經咽下一個包子,用筷子戳了第二只咬了一口,眼中還盯著第三只。
  唐周倒了杯茶推過去:“慢點。姑娘家這副吃相,也不怕難看?!?br>  顏淡瞥了他一眼,斯斯文文地撕下一塊包子皮,斯斯文文地嚼了幾下才咽下,斯斯文文地開口:“吃相難看有什么關系?最重要的是吃得快吃得多,撐死自己就能餓死別人,你懂么?”話音剛落,又繼續風卷殘云。
  唐周低下頭,輕笑出聲,笑了好一陣才停下。
  顏淡滿足地喝了一口茶,長吁一口氣:“這樣最舒服了?!?br>  “吃飽了?那該辦正事去了?!?br>  “啊,中午還有熱菜呢?!?br>  唐周作勢要走。
  顏淡連忙拉住他:“等一下,再等一下?!毖鄄ㄒ晦D,笑得有些狡黠:“你這是第一次獨自出遠門么?”
  唐周長眉微皺,復又緩顏了,帶點少年人特有的清稚:“是又怎樣?”
  “亂墳崗就在那個地方,也跑不掉是不是?所以早去晚去都是一樣的。但這里是青石鎮,鎮上的人一定知道比那個傳聞還多的事情,你說什么地方最適合聽故事?”
  唐周看著她:“你那點小聰明要是用到正道上就好了?!?br>  顏淡輕搖手指:“不不,我這是歷代圣賢推崇的大智慧,遲早要讓你見識到的?!?br>  唐周笑了笑,手指劃過她手腕上的鐲子:“我只知,你現在還是階下囚,那種大智慧見不見識有差么?”
  顏淡嘴角微動,左思右想,最后還是不說話了。
  
  臨近中午時分,飯館里的客人也漸漸多了起來,人聲嘈雜,中間混雜著幾個北地口音,鬧騰騰的一片。
  “我看兩位面生得很,不是鎮上的人吧?”一人操著當地口音走過來,拖開板凳坐下。那人獐頭鼠目,形容猥瑣,露出諂媚的神情。
  唐周微一頷首,淡淡道:“是頭一回來這里?!?br>  顏淡看著掌柜身后的竹削牌子,念得又輕又快:“爆炒豬肝,黃燜仔雞,炒三鮮,水晶丸子,醋溜排骨……”一口氣報了十幾道菜。王小二滿頭大汗:“這位姑娘,你們才兩位,四道菜已經很多了?!鳖伒沉颂浦芤谎?“這位公子付賬,一分銀子都不會少。對了,還要加上一碟醬豬肚?!?br>  唐周全當沒聽見,只是說:“小二,再加副碗筷?!?br>  那個湊過來坐的當地人臉上立刻笑開了花:“小兄弟真是爽快人?!?br>  唐周道:“不知這鎮上有什么新奇有趣的事情?”
  那當地人摸了摸臉,眼巴巴地望著王小二端上來的菜肴。顏淡微微一笑,拿了雙筷子遞到他手中,又悄悄指著角落那一桌坐著的幾個身上佩劍帶刀的大漢:“大叔,我們一路過來,就見過很多像這樣的人,一臉兇霸霸的,他們來這里做什么?”
  那當地人夾起盤子里的熱菜,流水似地往嘴里送,含含糊糊地說:“你這小姑娘一定是頑皮,從家里偷跑出來的吧?”
  顏淡點點頭,一臉驚訝:“大叔你怎么知道的?”
  那人哈哈大笑,甚是得意:“我還知道這位小兄弟是你的情郎,你們這是瞞著家里人私奔吧?”
  兩人同時在心中咒罵了一句。
  顏淡眼波一轉,笑得很乖巧:“大叔,你是在故意扯開話題了,其實你不知道那些人來這里是干什么的吧?!毕襁@種混吃混喝的人,往往又很愛充面子,這樣一說,他立刻就會把心里話往外倒了。
  “我怎么會不知道,嘿,你這小姑娘!我在這里住了大半輩子了,還有什么不知道的?!蹦侨斯媸芰思⒎?,放下筷子,“他們是來找娘娘墓穴的?!?br>  唐周道:“當今皇上怎會把自己的妃嬪葬在這里?”
  “不是現在的皇上,是已經亡了國的那個皇帝。那時候你都還沒生出來呢。當時天下三分,北燕、南楚、齊襄各據一方,我說的是齊襄的那位貴妃娘娘?!?br>  唐周更是懷疑:“既是皇族,定有自己的皇陵,又怎么會葬在這里?”
  那當地人笑了:“那時候,現在皇宮里的那位皇帝還沒當皇上的時候,是南楚的大將軍。他滅了齊襄之后,齊襄的亡國皇帝帶著他寵愛的貴妃,在手下那一批人的保護下逃走了。當時南楚那邊追得很緊,到了青石鎮的時候,那亡國皇帝手下人叛變,就把那皇帝殺了,而貴妃娘娘和亡國皇帝伉儷之情甚篤,不愿獨活就自盡了。他們出逃的時候從皇宮里帶出很多金銀珠寶,隨身帶著錢財外露,很容易招致殺身之禍,于是就想了一個法子,為那個娘娘修了一座墓穴。一來在墓穴里藏著珠寶,可以隨時來拿;二來也是因為那位娘娘是含恨而死,怕她死不瞑目化為惡鬼,也想用這座墓穴鎮著。這就是娘娘墓的由來?!?br>  顏淡隨口道:“你定是也去找過這座娘娘墓了?!?br>  “找是找過,不過,”他看了看左右,低下聲音說,“那位娘娘鬼可兇了,一定是只厲鬼,誰拿了這里面的寶貝,就會死!我們鎮上的人,寧可繞道也不從亂墳崗里走?!彼闷鹂曜?,繼續往嘴里塞熱菜,又無暇說話了。
  唐周在桌上輕叩:“想來這也是傳聞,越傳就越走樣?!?br>  那人搖搖頭,嘴里含著排骨:“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啊?!?br>  顏淡想起之前在蘭溪江上碰上的那個江洋大盜,他也說過關于青石鎮的傳聞。她抬起手,將一塊蝶形玉璧在那當地人的眼前一晃:“我昨日傍晚經過亂墳崗的時候,還撿到了這個玉?!?br>  唐周斜斜地看了她一眼。
  昨日傍晚,她明明還關在玉葫蘆里。
  那人嘴唇抖索,臉色發青:“你這小姑娘!快,快把這玉扔了,小命都不要了嗎?!”
  顏淡嘟著嘴,一副不樂意的模樣:“為什么,這玉很好看?!?br>  “我告訴你吧,我們鎮上有個年輕小伙,生得可壯實了,家里窮,又沒什么親戚,老爹死了也沒錢埋,只好埋到亂墳崗上去。他挖著挖著,就挖出幾個金銀杯子還有幾塊玉,不出十天,就死在自家里了,我從來沒見過那么難看的死狀……啊,還是不說了,吃飯,吃飯?!?br>  唐周知道再問不出什么事來了,便低頭用飯,舉止斯文,像是出自大戶人家。
  顏淡突然說了一句:“那個人的死狀,你就是不說,我也能想得出來?!?br>  那當地人只埋頭猛吃。
  “他家里沒有其他親人,等有人發現的時候一定連尸首都爛了,身上爬滿尸蟲,有老鼠啃他的肉,還有蒼蠅四處亂飛?!鳖伒瓓A起一塊醋溜排骨,“他的尸首啊,就和這塊排骨一樣,骨頭都軟了,上面沾著肉?!?br>  唐周一向細嚼慢咽,聞言也不禁噎了一下。
  那當地人正要去夾那塊最大的排骨,聽了這句話,筷子一拐,去夾旁邊的爆炒豬肝。只聽顏淡立刻道:“他的肝也定是爛了,就和這豬肝一樣,是醬色的?!?br>  那人臉色焦黃,去夾水晶丸子。
  “唉,那人的眼珠應該還在吧。聽說死人的眼珠就是白生生的?!鳖伒瓓A起一個丸子,咬了一口,“不知道是不是像這個水晶丸子一樣有韌勁,有嚼頭?!彼爝^筷子,點著盛醬豬肚的盤子:“聽說這種醬的東西要在醬缸里腌很久,所以很多鄉野小店都把那些發酸發臭了的內臟和肉腌起來。那些奇怪的味道被醬汁的味道蓋過去,就嘗不出來異味了。不知這里的是不是這樣?還有,那個人的尸首不會被黑店腌著當豬肉賣了吧?”
  話音剛落,那當地人臉色青白,踉踉蹌蹌地奔出去趴在門口嘔吐不止。
  顏淡看著唐周,又問了一句:“我說的對么?”
  唐周面無表情,取出一張符紙。
  顏淡立刻道:“我錯了我錯了,我知道錯了……”
  唐周站起身,招來店小二結了帳,然后左手拉起顏淡,右手拎包裹,把她往飯館外邊拖:“我看你還是喜歡待在法器里?!?br>  顏淡誠懇地說:“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再給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嘛?!?br>  唐周看了她一眼:“真的不敢了?”
  顏淡臉上的神情更是誠懇:“真的?!?br>  唐周松開手:“走罷?!?br>  
  他們到亂墳崗上時,已經有五六個江湖人聚在那里了,看見他們走來,立刻有人拔出兵器。倒是身后一位杏黃道袍的年老道人抬手阻攔:“這位是唐周賢侄,是凌霄觀主的弟子,都是自己人?!?br>  唐周上前施禮:“唐周見過凌虛子前輩?!?br>  那年老道人摸了摸胡子:“聽說你師父近幾年還收了女弟子,就是你身后這位姑娘罷?”
  唐周頓了頓,點頭道:“這是我師妹,還不懂規矩,失了禮數,各位莫怪?!?br>  顏淡小聲嘀咕一句,擺出怯生生的神情:“師兄……”
  其他人都笑了,連連擺手:“唐兄太客氣了,我們還怕嚇壞了你那個小師妹?!?br>  唐周又寒暄幾句,方才轉過身,壓低聲音說:“等下不要打歪主意,也不準裝神弄鬼,聽明白沒有?”
  顏淡微微一笑:“師兄盡管放心?!?br>  唐周想了想,又問:“你叫什么?”
  顏淡很是老實,立刻回答:“顏淡。顏色的顏,清淡如水的……”還沒來得及說完,唐周已經轉身往前走去。她立刻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拖著往前,不由嘆了口氣,這階下囚的滋味果真不好受。
  忽聽唐周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十分清晰:“等下你跟緊我。那些人當中有心術不正的,暗中多留個心?!?br>  顏淡看了看周圍,其他人似乎都沒有反應。
  “這是用內力傳音的功夫,所以他們都聽不見?!碧浦芩浦浪谙胧裁?。
  忽聽前方傳來一個女子清脆歡快的笑聲,宛如鈴聲叮當。身邊立刻有人錚的一聲拔出兵器,拿在手中。
  一位雪白衣衫的少女站在枯樹下面,手中抓著一把小米,正在喂樹上的鳥兒,還時不時做出傾聽的模樣,輕聲對著鳥兒說話。她突然轉過頭來,柳葉眉彎彎,未語先笑:“鳥兒說,今兒鎮上來了很多客人,果真不假?!彼牧伺氖?,很是歡喜:“我好久沒有看到這么多人,這樣熱鬧過了??墒区B兒卻說,人多,壞事也多。因為人大多喜歡作惡?!?/p>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