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3章 賭局和小狐貍

第3章 賭局和小狐貍

庭中,沉香爐升騰起裊裊青煙,空氣中漂浮著淡淡的菡萏清香。
  “……我狐族也非知恩不報之輩,琳瑯愿意委身于山主大人?!卑凫`一手舉著筷子,拿腔拿調地學狐女琳瑯說話,從聲調到口音居然模仿得惟妙惟肖,“我們狐族對于伴侶忠誠,也希望山主可以按照我們的習俗來?!闭f到這里,她停下來看著余墨。
  余墨笑著接了一句:“你就不怕我們已是姬妾成群了么?”
  “那也無妨。只要山主將她們全部殺了,不就只有我一個了嗎?”百靈說完,一拍桌子,憤憤道,“不就是狐族嗎?有什么了不起?竟敢來這里說大話!”
  “說起來,狐族的人都生得十分美貌,性子又高傲,這也是難免的。再說這也是山主的事,你唧唧喳喳來什么勁?”元丹慈愛地拍拍一旁眼皮打架的丹蜀,“要睡出去睡,別在這里打盹?!?br>  百靈更是氣憤,指著狼族族長的鼻子:“男人的通??!花心,軟骨頭,犯賤!”
  元丹還在拍幸福得流口水的丹蜀:“醒醒?!?br>  只聽紫麟輕輕地哼了一聲,百靈立刻把手放下,元丹收回手,丹蜀擦擦口水四處看:“怎么了怎么了?”只有顏淡還是低頭對付盤子里的煮蝦,完全游離界外。
  百靈忍不住,小聲說了一句:“顏淡,你來說句話,山主肯定會聽的?!?br>  顏淡拿起手巾,將手擦干凈,挪到余墨桌前,動情地喚道:“主公!”
  紫麟噗的噴出一口清酒,忙拿起手巾擦拭嘴角。
  余墨輕握她的手指,含笑看她:“蓮卿?!?br>  “主公,臣妾什么都不求,惟愿永遠伺候身側??赡呛迥锬锉任覀兠烂舶俦?,臣妾自慚不已。只要主公高興,臣妾愿飲鳩酒了斷,絕不教主公為難?!?br>  余墨慢慢用手心覆住她的手,緩緩道:“卿如此知心,我又怎么會負了你?”
  顏淡撲哧一笑,回頭看著百靈:“山主說了,他絕對不會為了狐族殺我們的?!?br>  百靈在心里嘀咕著:“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難為山主肯配合你,山主還真是溫和啊……”
  忽聽紫麟陰測測地說了一句:“顏淡,你既然那么能干,可有法子收服那些狐族的人?”
  他們都放出話來說,寧可滅族都不會臣服,她又有什么辦法?
  “紫麟,你是在為難人了?!庇嗄粗伒?,“其實那狐女琳瑯自恃美貌,我卻覺得你也不輸給她,只是狐族最為驕傲,不會承認罷了,你可有法子讓她自承不如呢?”
  顏淡看著他,一字一頓:“我為什么要做這種無聊的事???”
  余墨一手支頤,悠然道:“蓮卿剛才說的那些話,可都不記得了么?”
  紫麟不由想,這混賬蓮花精終于掉進觳里了。
  顏淡想了又想,嘆了口氣:“主公都這么說了,臣妾也只有去辦,定不會辜負了主公的厚愛?!?br>  
  琳瑯看著桌上痛得抱腿打滾的小狐貍,長長嘆了口氣,摸著它的腦袋:“子炎你再忍忍,他們馬上就會治好你了。如果他們也不行,我再帶你去找神霄宮主,他一定能解開你身上的咒毒?!?br>  忽聽門外響起了兩聲輕叩聲,房門吱呀一聲開了,走進一位綠衣少女,手中端著果盤,正是顏淡。
  琳瑯頭也不抬,顧自安慰小狐貍。
  只聽腳步聲走近,那少女伸手過來,在小狐貍腿上一碰,焦黑的咒毒上暈開一層白氣,正痛得亂滾的小狐貍立刻安靜下來了。
  琳瑯詫然看她,許久才道:“你能治好它嗎?”
  顏淡搖搖頭,歉然一笑:“我做不到?!?br>  琳瑯一動不動,眼中失望:“對,你是辦不到的,但是你們山主可以?!?br>  顏淡垂下眼,神色真摯:“值得么?你為了狐族犧牲這樣大,他們卻未必會感激你?!彼鹧?,看著對方的眼睛:“這世間,并不只有山主大人可以解開咒毒,你還是去找別人罷?!?br>  琳瑯盯著她的眼睛,像是想看出些什么:“你讓我離開這里?你是山主的姬妾?”
  “我是花精一族,當初來這里的時候確是姬妾?!鳖伒α诵?,“我也不打擾琳瑯姑娘了?!闭f完就干脆地轉過身往門外走,待走到門口的時候忽聽琳瑯在身后問了一句:“你生得如此,山主難道還會對你不好嗎?”
  顏淡腳步一頓,簡單地說了一句:“姑娘多保重?!?br>  “你等一等!”琳瑯站起身拉住她,關上房門,“你不用怕,有什么說什么,我不會讓別人欺負你的?!?br>  顏淡心中得意,面子上還是不露半分,斟字酌句:“當初我是被強送過來的,什么都不懂。那時余墨山主說,他只要最美貌的那一個。我本來是不愿意,可是到那個地步,要活下去就先要山主看上。我們花精一族化成人形后長相都不差,于是我就向山主說,我比其他人都好,修為也深。山主很高興地收了我??墒呛髞?,我才知道,我是大錯特錯了……”
  “山主當年曾被一個生得很美的妖騙去天地至寶的異眼,直到現在那顆異眼還是沒有奪回來。所以我才會……”顏淡微一遲疑,突然動手解衣帶。琳瑯訝然道:“你這是做什么——”話未說完,突然啞了。顏淡背向著她,脊背優美,膚色猶如白瓷,泛著象牙白的光澤。只是上面遍布著好幾道焦黑的陳年傷疤,深深凹陷,可見當時受的傷是如何重了。
  “口說無憑,現下你該是相信了罷?”她低頭系好衣帶,“幸好我本來就長于治愈之術,總算保住了性命?!?br>  琳瑯露在面紗外的妙目突然淌下一串眼淚,別過頭去看著小狐貍,身子顫抖:“我該怎么辦?這世上怎么會有如此人面獸心的畜生?”
  顏淡輕聲安慰道:“琳瑯姑娘,你明日千萬要謹慎,我言盡于此,這就該走了?!比缓髱祥T,步履輕盈愉快地走遠了。人面獸心的畜生,罵得真是太好了。她微微笑了笑,直奔山主居處。
  
  余墨正站在前庭的蓮池前,往下撒魚食,引得魚兒爭相來搶。
  顏淡湊過去:“余墨余墨?!?br>  余墨斜斜地看了她一眼:“什么?”
  她從他手中的瓦罐里抓了一把魚食,慢慢往下撒:“你幫我個忙可以么?”余墨推開她的手:“別把它們喂撐了。什么忙?”
  “我要糯米,朱砂和夜明砂,晚上就要?!?br>  余墨轉過頭看她,正色道:“前面兩個沒問題,夜明砂你自己去找蝙蝠精取。反正就是蝙蝠糞便么,你盡管去拿,多少都有?!?br>  顏淡在瓦罐抓了一大把魚食,作勢要往蓮池里扔:“你不答應,我就把你的同族喂到撐死?!?br>  余墨冷著臉:“顏淡!”
  “在!”
  “難怪紫麟想活剝了你,我現在也想得很?!彼嘀b魚食的瓦罐,“把你手上的都放回來,東西晚上就送到你那里去?!?br>  顏淡依言把魚食放回罐子里,微微笑道:“還是你最好了。紫麟就兇霸霸的,半分不通人情?!?br>  余墨失笑著看她走遠,只聽身后輕咳一聲,紫麟負著手走到他身邊:“顏淡要這些東西,看來是想幫三尾雪狐解咒毒了?!?br>  余墨轉頭看他:“看來是的?!彼赶嘟?,擱在蓮池邊的憑欄上:“反正我們也不想讓狐族怎樣,就算白幫他們一個忙,他們記著也算了,不記得也無所謂。只是定要殺一殺他們的傲氣,這種話都說得出來,真是混賬?!?br>  “其實你之前說的那些話,只是讓她去看一看狐族的人。你卻知道她只要見到他們,就會出手相幫?”
  “這個么,”他笑了笑,意味深長,“認識得久了,多少還是知道的?!?br>  
  琳瑯跪在軟墊上,低著頭不敢往前看。只聽腳步聲輕響,眼前出現一幅淡青色的、蘇繡精致的衣擺,微涼的手指慢慢托起她的下巴。余墨微微一笑:“你還戴著面紗?,F在也該取下來了,我只愛容貌好的,若是不夠好,卻不想要你了?!?br>  琳瑯背后冷汗涔涔,跪著往后挪了幾步,連忙道:“不不,我生得不夠好,恐怕污了山主的眼!”
  余墨逼近兩步:“聽說狐族的女子都是絕色?!?br>  琳瑯想起昨日看到的顏淡的慘狀,連連搖頭:“不,也不是這樣的!”她隨手一指身旁端著盤子緩緩走來的女子:“山主大人,我的容貌還不如她!”
  順著琳瑯的手指看去,顏淡正站在一旁,傾身施禮:“山主?!?br>  余墨輕輕笑了:“真有你的?!?br>  顏淡很是謙虛:“哪里哪里,山主實在過獎,還遠遠不夠?!?br>  琳瑯睜大眼,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就想到肯定是哪里不對了。她的眼神如刀鋒一般尖銳,盯著顏淡:“你騙我?!彼蝗怀兜袅嗣婕?,露出底下絕美的面容:“你竟敢騙我,說你不是山主的姬妾,還說你是被人送來的!”
  余墨點點頭:“這倒是真的?!?br>  “你還說是你主動和山主說,你比其他人好,山主才會收留你!”
  “這也是真的,那時候顏淡來铘闌山境,本就是有所圖?!?br>  琳瑯氣得發抖:“那,那她還說,她背上的傷都是你下的手!”
  顏淡忍不住插言:“我那時只是給你看了傷,沒有一句話說是山主下的手?!?br>  “可是、可是你說從前有一個妖搶了山主的異眼,所以他才會痛恨所有生得美貌的妖,還要折磨她們……”她的聲音漸漸低了下去,倒是余墨聽了,反而不甚在意。
  顏淡嘆了口氣,神色誠摯而遺憾:“關于異眼的事情也是千真萬確的,只是我沒有說這件事和我受的傷之間有何關系,是你自己非要把它們聯想在一起的?!?br>  琳瑯抖了半天,臉色發青,閉上嘴不說話。
  余墨很同情地看著,回過身瞥了顏淡一眼,一拂衣袖走上臺階,在紫麟身邊坐下。
  只見琳瑯肩上的斗篷里鉆出一個蓬松的小腦袋,小狐貍那黑曜石一般的眼睛一眨一眨地看著周圍。顏淡突然伸出手去,將它捉在手中。
  小狐貍離開姐姐,凄厲地叫起來,不斷地掙扎。
  琳瑯大驚:“你想干什么?!”
  顏淡將手中托盤放在地上:“解咒毒?!彼闷鹦〉?,手指湊到刀鋒上輕輕一抹,殷紅的鮮血頓時涌了出來。
  “可你昨天說解不開……”琳瑯說了半句,又閉上嘴。她也不是笨蛋,一看托盤里的東西,就知道她說的“解不開”只是因為東西還沒準備好。
  顏淡按著小狐貍,將劃破的手指湊近它的腿,嘴角微動,似乎是念了幾句咒文,只見那道焦黑的咒毒漸漸變淡。而一團黑霧卻慢慢浮起,越來越大。顏淡放開小狐貍,抓起旁邊的糯米朱砂撒了過去,手指微曲捏了個訣要。只聽哧的一聲,黑霧消失。
  她拿起剩下的一只盤子,遞給琳瑯:“給小雪狐服下,就沒事了?!?br>  琳瑯接過盤子,傾身道:“顏淡姑娘,多謝你?!彼『傉姓惺?“快過來?!?br>  余墨看著三尾雪狐嘴里叼著的盤子,神情復雜。如果沒記錯,里面應該就是夜明砂,也就是蝙蝠的糞便,還是昨晚剛取來的。
  紫麟站起身:“琳瑯姑娘,我們也算是朋友了,之前的那些話就算是玩笑,就此作罷。庭院里已備好了宴席,貴客先請?!?br>  琳瑯微微一笑,看著顏淡:“不,已經說出口的承諾怎么能收回?既然顏淡姑娘救了我的弟弟,我該是服侍姑娘才對?!彼肓讼?,又加上一句:“如果顏淡姑娘覺得不好,我也可化為男身,盡心盡力地服侍?!彼龑⒎潭痔貏e咬了重音。
  顏淡嚇了一跳,轉頭去看余墨。琳瑯抬手一攔:“姑娘既然不是山主的姬妾,還會有什么顧忌嗎?難道是我的相貌不夠好?”
  顏淡一指叼著盤子的小狐貍:“其實,我還是比較喜歡它一點,又小又軟?!?br>  小狐貍立刻丟掉了盤子,撲到她身上,嗯嗯啊啊地往她身上蹭。顏淡將它捉到手上,只見它伸出小舌頭來,吧嗒吧嗒地舔著她的手指。
  琳瑯還是笑著:“既然顏淡姑娘喜歡,也只好如此了,只是,”她頓了一頓:“子炎他有點不懂事?!?/p>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