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4章:

第4章:

如今的大魏,內憂外患不斷,自己手上的牌還太少。

現在還不是撕破臉的時候,不過,卻可以一點點的割宇文家的肉!

今天,秦宣便要當著大魏百官的面,割宇文家的肉!

啪!

一聲清脆響聲傳出。

龍椅之上,秦宣將手中的選妃名冊,重重的摔向了宇文乾。

“哼!”

“自己看看,你的好兒子都干了些什么!”

“朕選妃,他卻敢私自給朕擬定選妃名冊!”

“竟然還敢蠱惑朕,讓朕不顧祖制,將百名秀女,全部納入宮中!”

“朕倒要問問你!”

“這選妃,是朕選妃!”

“還是你的好兒子......這個混賬東西選妃!”

秦宣的怒吼聲接連傳出,百官盡皆震驚。

而后,竊語之聲紛紛響起......

“什么!這宇文懷竟然如此大膽!”

“是呀......此舉簡直是大逆不道啊?!?

“單單擅闖后宮這一條,便可治這宇文懷死罪了呀?!?

“唉......宇文大人怎么如此莽撞......”

“是呀,陛下一向對其寵信有加,大好前程,非要自己作死?!?

百官竊語聲傳來,宇文乾臉色瞬間陰沉無比。

而這個時候,龍椅之上秦宣的怒吼聲再次傳出。

“朕的左相大人!”

“你來告訴朕!”

“今日,是朕選妃,還是你兒子選妃!”

“說啊,你不是讓朕給你一個交代嗎?”

“現在怎么不說話了?”

“給朕說話啊!!!”

“說話!!!”

道道雷喝之聲,炸響在大殿之上。

百官驚愕而又顫畏的看著龍椅之上的秦宣,在他們的印象里,秦宣這個大魏皇帝,一向對宇文家言聽計從。

像今日這般,當著百官的面,問罪宇文家,還將以前最寵信的宇文懷打個半死,那可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同時,面對盛怒的秦宣,百官心中皆驚懼異常。

原來,這廢物皇帝發起怒來,竟然也這么可怕!

不管他是不是昏君,只要他坐在龍椅之上,他便是大魏的主人,大魏權勢地位最高的那個人!

百官之中,看到秦宣問罪宇文乾,有人惶恐,有人幸災樂禍,有人眉頭緊皺,甚至還有人眼中泛著淚光......

他們的表情,秦宣盡收眼底。

而跪在地上的大魏左相宇文乾,這個在大魏,除了秦宣外,權勢最高的大魏左相,此刻手捧選妃名冊,眼中盡是不可置信。

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秦宣是為此而問罪宇文懷!

擅自替皇帝選妃,擅闖內宮,蠱惑君王......

這些罪狀,無論哪一條,單獨拎出來,那都是死罪!

而且,眼下更是鐵證如山!

宇文乾顫抖的起身,他知道,今天的事,如果處理不好,宇文家都會因此蒙難。

最重要的是,會耽誤了自己醞釀了數年的計劃!

想到這里,宇文乾渾濁的老眼中,閃過了一絲一絲決然之色。

“......陛下!”

“這個逆子該死!”

“老臣也沒想到,這個逆子,竟然敢如此大逆不道!”

“老臣......”

“這就給陛下一個交代!”

宇文乾低沉的聲音傳來,秦宣斜靠在龍椅之上,雙目頓時微瞇。

“呵呵......”

“好啊!”

“那朕就看看,你怎么給朕交代!”

秦宣話語落地,宇文乾站在殿下,猛然挺直了自己的身子。

渾濁的老眼中,倆道精光,攝人心扉!

宇文乾一步一步向前走,竟然一步跨上了大殿的高臺上!

高臺之上,便是龍椅!

而龍椅之上,則是眉頭皺起的秦宣。

這高臺,雖然沒有律法規定,不允許臣子踩踏,可數朝以來,向來只有帝王跟身旁的宦官才能踏足......

這宇文乾,竟然敢這么就踏了上來!

高臺之下,百官再次紛紛倒抽了一口涼氣,驚駭的看著走上了高臺的宇文乾!

“嘶......左相大人,這是......”

“左相大人,竟然踏上了高臺!”

“這......左相大人,想干什么!”

大殿右首,身為大魏右相的姜全,再也無法壓抑心中的怒火。

頓時怒喝出口!

“哼,宇文乾!”

“你簡直放肆,那里是你能去的地方嗎!”

宇文乾無視了姜全的怒吼,而是仍舊一步步邁步,逼近龍椅上的秦宣。

魏賢無舌臉色慌張,一步便擋在了秦宣身前。

龍椅上,秦宣依舊鎮定的邪靠在龍椅之上,心中卻翻江倒海。

嘶......

這老東西!

想干什么!

他想當堂造反不成?

難道宇文家的勢力,已經連皇宮都徹底把控在手中了嗎?!

不對!

宇文家絕不敢這個時候造反!

朝中內有文官集團與其對持,還有一些諸如大魏右相姜全一類的人,死忠于皇室!

外還有齊王秦淵這頭猛虎,在邊疆手握重兵。

若是宇文家敢這個時候造反,不說與其對立的文官集團,還有跟死忠于皇室的朝臣。

單單一個齊王秦淵,便會立馬手握重兵,趁機回京,以為自己報仇的名義,將宇文家鏟除,而后自己登上帝位!

所以,宇文家斷然不敢這個時候造反!

想通了這一點,秦宣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宇文乾,嘴角頓時掛上了一抹譏笑。

而就在這時,宇文乾已經走到了距離秦宣不足三米的距離!

噌!

突然,一聲嘹亮的劍鳴在大殿之中響起!

鋒銳的劍光,瞬間脫鞘而出。

大殿內,看到這一幕,百官驚懼。

魏賢更是身上的氣勢一變,雙目死死盯住了面前的宇文乾。

“呔!大膽!”

“宇文乾!誰給你的膽子,敢在陛下面前拔這斬天劍!”

“宇文乾!你焉敢如此!”

魏賢尖銳的而又憤怒的聲音響起,宇文乾卻宛若沒聽到一般,直接將其無視。

而后越過魏賢,看向了龍椅上,依舊斜靠在那里的秦宣。

“魏賢,閃開?!?

“朕倒要看看,我大魏左相,想做什么?!?

“朕倒想看看,你宇文乾,想如何給朕一個交代!”

“全都給朕閃開!”

秦宣突然幾聲雷喝,將原本便就驚駭的群臣,嚇的紛紛跪倒在地。

宇文乾手持斬天劍,眉頭緊皺,眼中盡是疑惑的看著眼前的秦宣。

他心中驚駭,這一向懦弱無為的廢物皇帝,為何今日如此不同?

帝王威儀,連他感到心神震顫!

在驚疑中,手持斬天劍的宇文乾,也噗通一聲跪倒在地,而后緩緩開口。

“陛下!”

“這斬天劍,是先帝所留!”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