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1

上海下起了小雨雪,干冷的空氣融進了一股清新的濕潤。上海麗宮國際會議酒店,一個有關軍事安全問題的國際學術研討會正在這里舉行,包括東道主中國以及美國、英國、法國等11個國家的代表參加會議,加上聯合國以及國際非政府組織派出的觀察員,參加會議的人數有200多人,酒店周圍加強了警戒,出入酒店的大部分都是各國記者。

張志誠不是軍人,也不是軍事專家,是國家安全部下屬機構的一個辦公室主任,作為中國代表成員出席會議。

上午的會議開到臨近中午12點,各國的與會人員陸續離開會場,大部分代表都是先回各自房間,準備到餐廳進午餐。張志誠跟十幾個中國代表一起出來,一起乘電梯上樓,出了電梯拐進走廊時,他發現周秘書站在他的房間門口,顯然是在等他。

張志誠40多歲,方臉,中等身材,烏黑的頭發里夾雜著少許白發,眉宇之間透著一股沉穩的精干。他走近了門口,說:“不是說了午飯不等我了嗎?”

周秘書說:“北京來個電話,有情況?!?/p>

張志誠開門進屋,先去了趟洗手間,出來問:“什么事?”

周秘書說:“紐約《nrg世界民主聯盟周刊》登了一條消息,僑居柏林的葉子農被任命為德國nrg世界民主聯盟政治部部長,nrg聯盟是老冤家了,這個事件有政治影響,上面指示要關注一下,由您負責經辦?!?/p>

張志誠問:“葉子農是什么人?”

周秘書說:“是已故葉輝將軍的兒子?!?/p>

張志誠明白了,點點頭,然后拿上厚外套和羊毛圍巾說:“下去說吧,上海局的車子在下面等著呢?!?/p>

剛一出門,迎面碰上幾個正要去餐廳的中國代表。酒店里的溫度非常適宜,如果不到外面是不需要厚外套和圍巾的,一看就是外出的裝束。參加會議的中國小組有規定,會議期間不得擅自離隊,有事須提前請假,經組長同意后方可離隊。

一個海軍軍官隨口打招呼:“出去???”

另一個陸軍少將跟張志誠很熟,笑著說:“嘿,想擅自離隊咋地?”

張志誠笑道:“哪里,哪里,特批的?!?/p>

旁邊一位老將軍是組長,說:“志誠是上海局出來的,準他吃頓娘家飯吧?!?/p>

……

下樓的一路上都是人來人往的,不能談工作。張志誠也趁著下樓這段時間在腦子里思考怎么安排北京的工作,他對這個叫“葉子農”的人一無所知,但是對葉輝將軍的大名還是有所耳聞的,在戰爭題材的影視劇里也時常能看到這位已故將軍的名字。

外面小雨夾著雪粒還在下,上海國家安全局的車子已經停在酒店門口了。車里的人看見張志誠走來就下車迎上去,張志誠對他說了幾句什么,那人又回到車里,張志誠這才到酒店大廳一處無人的地方跟周秘書交代工作。

張志誠說:“你給秦處長回個電話,一、這是急茬急辦的事,要快。二、先從外圍摸摸情況,渠道要可靠,不要貿然靠近,看清點脈絡了再說,別情況不明就弄出一堆動靜,一旦有哪兒不合適的不好收拾。三、找幾個政工專家候選,如果沒有特殊情況,正常的處置是選個合適的人以合適的方式找他談談,曉之以理,做了我們該做的就行了。娘要真想嫁人,誰也攔不住。這個工作要做在前頭,要先有個準備?!?/p>

周秘書說:“明白,我馬上去辦?!?/p>

張志誠說:“跟老秦說,后天下午開個碰頭會?!?/p>

周秘書提醒道:“研討會后天上午結束,會后還有活動和歡送晚宴?!?/p>

張志誠說:“活動和晚宴我都不參加了,研討會一結束我就回北京?!?/p>

周秘書說:“好的,機票的事我去辦?!?/p>

張志誠交代完工作,出去坐上車走了。

2

上海的軍事安全問題國際學術研討會剛一結束,張志誠就馬上趕回了北京。

北京的氣溫比上海低了許多,冷冽的北風刮在臉上像針刺一般,灰蒙蒙的天空飛揚著零星細碎的雪花。前來接機的秦處長、焦干事和張志誠的司機、保衛4個人在大廳等候,一見張志誠和周秘書出來了,大家迎上去。

秦處長也是40多歲,面相比張志誠顯得老些,已經有不少白頭發。焦干事則是30出頭的年紀,方正的臉上戴著一副眼鏡,精干而不失穩重。司機和保衛的年齡更年輕些,雖然他們都穿著便衣,但從舉止和眼神中不難看出都有一種受過訓練的軍人素質。

張志誠說:“干嗎來這么多人?”

張志誠的司機說:“秦處長安排的?!?/p>

秦處長說:“咱們和小焦坐一輛車,周秘書跟他們坐一輛車?!?/p>

出了大廳,張志誠上車后笑著說:“形式主義?!?/p>

秦處長問:“咋啦?”

張志誠說:“我一說急茬,你連路上這點時間都不放過?!?/p>

秦處長笑了,說:“看,主觀臆斷了不是?碰頭嘛,在哪兒碰不是碰?遇上堵車,你有個事聊著時間還好過點?!?/p>

焦干事開動車,解釋道:“主任,這您可誤會秦處了。根據掌握的情況,秦處估計您會去趟刑偵局,怕您時間不夠,去晚了人家就下班了?!?/p>

張志誠敏感地問:“是葉子農嗎?”

秦處長說:“是,葉子農涉嫌特大偷渡犯罪,紅川警方幾個月前就立案了。我們從北京機場的出入境管理記錄查到,葉子農在近幾個月有兩次入境記錄,每次都是去紅川,前后在紅川待了近兩個月,做了一筆利用勞務輸出變相移民的生意,被人舉報了。葉子農生活圈子很小,幾乎沒什么朋友,可這案子涉及不少人?!?/p>

秦處長說著,把調查材料遞給張志誠。調查材料分別來自紅川公安局、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中國駐德國大使館、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葉子農戶籍所在地派出所、陜西延秀葉子農下鄉所在地村委會、黃埔政法大學、六祖佛學院……調查材料里其中有一份就是方迪調查葉子農的文件,是原件傳真過來的。

張志誠看材料這段時間車里的人誰都沒有說話,汽車一直往市區行駛。大約過了20多分鐘,張志誠有詳有略地大致看了一遍材料。

秦處長拿出一個小記事本,翻開看著說:“柏林這條線是截止到德國華僑聯合商會輪值主席錢靜輝,紐約這條線是截止到紐約華商會主席許亞夫,紅川這條線是截止到紅川公安局刑偵處,北京是截止到葉子農戶口所在的居委會。調查全部局限在外圍,對紐約的林雪紅、慕容久、方迪、徐紅、沈彪,紅川的黃書寧、余其偉,還有演藝圈的戴夢巖、梁士喬,這些近期跟葉子農有關聯的人都沒去碰?!?/p>

張志誠說:“這小子膽兒夠大的,一次弄出去一百多人。還有那個方迪,敢仗著方將軍的影響利用行政資源搞調查,也不怕給她爹捅婁子?!?/p>

秦處長說:“除了慕容久,紐約那邊沒人知道調查報告是方迪搞的,我們也是根據線索從北京這邊查出來的。我是這么看的,紐約那邊,華商會提供的情況我認為是可信的,而且也得到了其他渠道信息的印證。慕容久沒有任何政治背景,與葉子農接觸純粹是出于面館生意的考慮,而方迪僅僅是給慕容久幫忙,與葉子農更沒有關系,這條線可以排除。戴夢巖與林雪紅是一條線,也可以排除。那么剩下的就是布蘭迪這條線,據許亞夫說,布蘭迪在柏林就注意葉子農了,對方迪的調查報告也很有興趣,很可能跟布蘭迪有關系,至少也有間接的關系。如果這個也排除,那就只能說明葉子農與nrg聯盟是蓄意已久的?!?/p>

張志誠說:“蓄意已久……不像。這人怎么看都不像個政客?!?/p>

焦干事說:“那布蘭迪的可能就更大了,他在離開柏林前特意拜訪過葉子農,而方迪的調查報告則起到了決定性作用?!?/p>

張志誠搖搖頭說:“方迪的調查報告并沒什么新東西,只是起到了證實的作用?!?/p>

秦處長說:“政工專家找到兩個,一個是駐德使館的政務參贊,一個是中德人民友好協會駐德辦事處副秘書長,都在柏林,但是找葉子農談話實際上已經不現實了。我把各路匯總的情況梳理了一遍,我認為焦點是在葉子農涉嫌特大偷渡犯罪上?!?/p>

車子進入市區后開始出現堵車,走走停停。正如秦處長所說,有個事聊著時間確實好過了許多,不會覺得那么煩躁了。

秦處長說:“紅川警方在葉子農的問題上大致有3種可能,一是證據不足,撤案;二是證據充分,發出拘捕令;三是事實不清楚,傳喚葉子農到案說明。問題是這是一個被擱置的案子,不立案不行,立了案又查不下去,你不知道他什么時候又查了。在這種情況下去找葉子農談話,顯然是極不恰當的。談得好,是不是就可以不查他涉嫌犯罪了?不是嘛,一樣要查,談好談不好都要查。那我們最怕什么呢?最怕的是你前腳去談了,警方后腳傳喚,你不能干預紅川警方辦案,可這事它確實又有聯系,也就是說談好談不好你都是政治迫害,你渾身是嘴都說不清,政治影響會比‘部長事件’更嚴重?!?/p>

這會兒正堵車,焦干事轉過身子說:“紅川的案子被擱置,不能排除有地方利益保護的成分,但不是主要原因,事實上當事干部是希望查的,有個結論就不留辮子了。紅川警方也很為難,是為經濟保駕護航?還是漠視犯罪?吃不準了。勞務輸出是個新事物,法律確實沒有禁止戶口遷移的條款,可這事又確實不符合常規,這摸著石頭過河,不知道該咋摸了??鐕鴦趧詹皇羌t川一家的問題,紅川警方是想拖一拖,看看結果,看看政策走勢?!?/p>

秦處長說:“我認為有必要跟紅川警方協調一下,要傳喚就傳喚,要撤案就撤案,實在吃不準也可以向最高檢最高法尋求司法解釋。其實沒那么嚴重,也沒那么復雜,只要是刑法沒有禁止的,你是定不了罪的,這一點他們個個心里都清楚,只是有人舉報,警方就得受理,不能沒這個過程。這案子不能再拖了,再拖就擋道兒了?!?/p>

車子又開了,但是車速很慢。焦干事說:“先談后傳,很容易被社會誤解,也肯定會被反華勢力渲染成政治迫害?!?/p>

秦處長說:“以現在的情況,警方選擇刑事傳喚最為恰當,不說有罪沒罪,只是傳他到案說明情況。如果葉子農拒不回國應訊,那是抗法,必要時可以通過外交途徑引渡。如果他回國應訊,那就有罪定罪,沒罪就談,也可以采取限制出境?!?/p>

焦干事說:“傳喚先于談話,順序合理。刑事傳喚至少說明nrg聯盟任命的是涉嫌特大偷渡案的犯罪嫌疑人,對降低負面政治影響有利無害?!?/p>

汽車一會兒遇到堵車,一會兒遇到紅燈,時走時停。張志誠一邊聽,一邊思考,就這樣過了好久。在離機關辦公樓只有幾公里的時候,他說:“前面找個地方停車,小焦跟他們一起回去,老秦跟我去刑偵局?!?/p>

焦干事回答:“明白?!?/p>

秦處長說:“好,我開車?!?/p>

焦干事開車下了主干道,拐進一條不寬的小街,找個空當停下車,跟在后面的車見狀也停下了。秦處長走到后面的車前跟周秘書說了幾句,然后回來坐到駕駛座位。張志誠也從后座下車了,坐到了前面副駕駛的位置。于是,兩輛車分別按各自的路線開走了。

秦處長把著方向盤笑道:“咋樣,這不算形式主義吧?”

張志誠笑笑,然后困惑地說:“這個葉子農……我怎么覺得那么蹊蹺呢?怎么一點征兆都沒有就突然發生了呢?太突然了?!?/p>

秦處長說:“這一點我也想過,可nrg聯盟的公告總是事實吧。因為慕容久在紅川跟葉子農待了一個月,我想過從方迪這里作為切入點了解點情況,可慕容久這種人根本不關心政治,葉子農真有政治上的動作也決不會讓慕容久知道,他們之間也沒這個基礎?!?/p>

張志誠說:“我看了這段,刑法將來會增加騙取出境證件罪,但現在還沒增加,只要勞務輸出是事實,不管你當面對質還是出賣,都沒法律問題。這小子雖然挺賴,但他還是有分寸的。還有個疑點,如果他有心政治,會不會為羅家的事去冒涉嫌犯罪的風險?拿幾個錢表示一下就行了嘛,既安全又體面?!?/p>

秦處長說:“傳他一下。他敢不敢回來,也許就是鑒別真偽的分界線?!?/p>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