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1

戴夢巖拍完《紅顏至尊》回到香港,人沒休息,心也沒休息。

10月初的北京已是秋高氣爽,而香港天氣卻還依然很熱,戴夢巖在北京穿的衣服到了香港都穿不上了,一趟航班又把她送回了夏天。由于常年在各地奔波,她對不同地區的氣溫差異早已經習慣,只是那種回家的放松會讓她突然感到身心很累。

戴夢巖住在景色秀麗的淺水灣,別墅不是很大,在這片豪宅林立的地段里還算不上很好的房子,但也是依山傍水,寸土寸金,非尋常人家可及。別墅是庭院式的,高高的圍墻隔離了外面的視線,一道電動大門連接著一條下山的柏油路,道路兩邊綠樹掩映。室內裝修秉承了香港人的審美,傳統的中國風格融進了大量的歐美元素,簡約而不單調??蛷d、餐廚和書房的窗戶都朝向大海,舉目望去能讓人墜入一種海天一色的虛幻。

此時,她正在家里等一位約請的打火機專賣店的老板。

門鈴響了,從客廳的監視器屏幕上看到大門外停了兩輛車,阿英帶著兩個男人在門口等著開門,其中一個中年男人正是打火機專賣店的老板,他身邊還有一個小伙子手里提著一只皮箱,顯然是跟班的伙計。阿英對著攝像頭說:夢姐,趙先生來了。戴夢巖看沒什么異常就摁下電鈕開門,見面客套幾句,大家在客廳落座。

趙老板一邊打開箱子一邊說:“阿英小姐說要好的,我不知道您喜歡什么,就把幾個壓箱底的都帶來了?!?/p>

箱子里有20多只打火機,趙老板戴上白色手套,把每只打火機逐一打開盒子攤開在大茶幾上,品牌有美國zippo,有法國都彭,有英國登喜路……每只打火機除了精美的包裝盒外都有防氧化的塑料袋封裝。戴夢巖雖然看不懂,但也知道這些打火機都價格不菲,也正因為不懂,所以只能憑對外觀的喜好挑選。

戴夢巖指著一只打火機說:“看看這個?!?/p>

趙老板取出這只打火機,從各個角度讓戴夢巖審視,介紹說:“這是法國都彭,燃燒式火石氣體打火機,純銀鑲鉆,全球限量500個,特制豪華機盒,售價6萬?!?/p>

戴夢巖又指另一只問:“這個呢?”

趙老板介紹:“這個是zippo,純金全球限量,售價9萬?!?/p>

戴夢巖的目光停留在一只塊頭很大的金色打火機上,問:“這個是什么牌子?”

趙老板取出火機介紹說:“這個叫純金重型盔甲機,火石汽油式燃燒,沒牌子,是著名火機設計大師威爾遜的私人作品,此款全球只此一只,具有唯一性,機殼、內膽全都是純金手工打造,極致簡潔,沒有任何文字圖案,重量是406克,有威爾遜先生的親筆證書,有上家的購買收據,有香港萬盛拍賣行的拍品證書,接受全球任何一家專業機構的鑒定?!?/p>

戴夢巖問:“我可以拿一下嗎?”

趙老板說:“當然可以?!闭f著從箱子里取出一副嶄新的手套遞給戴夢巖。

戴夢巖戴上手套,剛拿起火機就驚訝道:“好重??!”

趙老板說:“這是今年4月我在拍賣會拍到的,成交價17萬,本來我是打算以后升值了再出手的,可最近周轉有點問題,還是拿來了?!?/p>

戴夢巖問:“這個你要多少?”

趙老板說:“戴小姐要是喜歡就給20萬吧,我確實資金遇到點麻煩,見利就走了,戴小姐也不要還價了。說實話,這火機再拍賣絕對不止這個價?!?/p>

戴夢巖考慮了一會兒,說:“趙先生,這火機是大師的作品,這一款有唯一性,又經過公開拍賣,懂行的人應該能認出來。我想說的是,不管以后這只火機出現在什么地方,我不希望外界知道是我買的,原因我就不解釋了?!?/p>

趙老板說:“明白。這個請放心,沒有合法程序我們是不會透露客戶信息的?!?/p>

戴夢巖說:“好,那就辦手續吧,我需要你也開一張證書?!?/p>

趙老板開完收據,手寫了一份金盔甲火機交易證書,蓋上公司印章和個人簽名,連同先前已有的證書、票據一并交給戴夢巖審閱。戴夢巖仔細看過之后沒有問題,就去里屋從保險柜里拿來一本支票,填了一張20萬港幣的現金支票交給趙老板。

趙老板收好支票起身告辭,阿英出去送客。

戴夢巖把票據、證書、火機整理好放進盒子,再把盒子放進手袋,又查看了一下手袋里的機票,見阿英送客回來了,就說:“準備一下,去公司?!?/p>

阿英問:“要不要先給梁哥打個電話?”

戴夢巖說:“不要,一打電話他就來了?!?/p>

通常情況下,不管是工作往來還是朋友往來,戴夢巖都會預先打個電話的,別人來訪也要先打電話預約。阿英沒有再問,去準備車了。阿英這個人是從來不多嘴的,不該問的一句不問,不該說的絕口不說,恪守職業戒律。

2

香港星際演藝經紀公司在九龍一幢高層寫字樓里。

星際演藝是一家在香港和內地都很有影響的經紀公司,但是起初的發展并不順利,由于經營業績不佳,幾位股東先后離開公司另謀發展,只剩下梁士喬一人苦撐,直到與戴夢巖簽約才有了轉機。戴夢巖向來與經紀公司合不來,這在演藝圈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她性格獨立而倔強,屢屢與簽約公司發生沖突,出道十幾年里換了幾次經紀人,與經紀公司打了兩場官司。梁士喬博學、謙忍,沒有大牌經紀公司那種江湖老大的做派和利益要求,從一開始就與戴夢巖訂下了3個原則:一是協商一致的原則,雙方均不得在違背對方意志或對方不知情的情況下做決定;二是違約不同損的原則,特指戴夢巖如對影視公司、廣告商以及其他合作商罷演、違約,不但要承擔與合作商的違約責任,還要承擔經紀公司的經濟損失;三是合約無時效的原則,給予了雙方充分的合作與不合作的選擇自由。尊重、理解、溝通奠定了雙方的合作基礎,經紀公司也從運作戴夢巖的演藝事務逐步擴展到戴夢巖的房產投資、房屋租賃等財務管理,星際演藝實際上已是一個專門管理戴夢巖演藝與財產的經紀公司,而星際演藝自身也獲得了可觀的經濟利益和業界知名度。

阿英把車開到寫字樓前的停車場,戴夢巖戴著大墨鏡下車,兩人進了寫字樓,上了電梯戴夢巖才把墨鏡摘下,很快就來到星際演藝經紀公司辦公室。

會計阿秀在工作,一見戴夢巖忙起身相迎,熱情招呼道:“夢姐,你怎么來了?”

助理小江也在,從辦公椅上站起來跟戴夢巖打招呼。

戴夢巖問:“梁哥在嗎?”

小江答道:“在里面談事呢,時間可不短了?!?/p>

正說著,經理辦公室的門開了,梁士喬和一位客人滿臉笑容走了出來。這位客人戴夢巖認識,是香港一位著名男歌星的經紀人。

戴夢巖握手寒暄道:“你好!”

對方謙恭地說:“喲,是夢姐!三弟要在上海搞個演唱會,我來請夢姐捧場??!”三弟就是那位著名男歌星,與另兩位男歌星并稱“歌壇三杰”,因為在三杰中年齡最小,人緣也很好,所以在香港娛樂圈里都叫他三弟。

戴夢巖不知道梁士喬跟對方談的結果,所以只能含糊地說:“祝賀!祝賀!”

送走客人,梁士喬問戴夢巖:“你怎么來了?有事?”梁士喬的“你怎么來了?”與阿秀的“你怎么來了?”雖是同問,但性質卻是截然不同。

戴夢巖說:“嗯,有點事?!?/p>

進到里屋經理辦公室,戴夢巖在沙發上落座。

梁士喬關上門也坐下,責怪地說:“你看你,打個電話我去一趟就是了。這兒有好幾單事我都壓著呢,就是不想打擾你,現在是需要你休息?!?/p>

戴夢巖說:“我今天是私事,不是找梁總,是來找梁哥?!?/p>

梁士喬一笑說:“喲,這話怎么聽著心里發毛呢?!?/p>

戴夢巖說:“梁哥,你怎么看葉子農這個人?”

梁士喬不解:“怎么想起問這個?”

戴夢巖從手袋里拿出香港—柏林的機票和打火機盒子放到茶幾上,說:“我想和這個人接觸一下,這火機就算個表示,剛買的,付過錢我就來了?!?/p>

梁士喬愣住了,愣了好久,拿起機票看了看,說:“葉子農不在紅川嗎?”

戴夢巖說:“不在,躲老九了。老九你知道吧,大高個兒,開飯店那個?!?/p>

梁士喬問:“他去紅川干什么?”

戴夢巖說:“據林雪紅說,老九的飯店不景氣,去紅川找葉子農了,葉子農好吃好喝招待了幾天,就躲了,把老九晾在了紅川,就是趕他走呢。老九不走,葉子農在紅川還有一攤子事呢,老九知道他躲幾天還得回來,就在紅川等?!?/p>

梁士喬看著戴夢巖,看了有幾秒鐘,然后拿起盒子打開,端詳了一番打火機,又看了看票據和證書,淡淡地說:“嗯,夢姐風范,也夠誠意?!?/p>

戴夢巖說:“梁哥,你有看法就直說,不用這么藝術吧?我就是接觸一下,我相信葉子農不是那種浮淺的人,我會讓他承諾保密的,公司不會受影響?!?/p>

梁士喬平靜地說:“放心吧,你沒有機會讓他承諾的,他不會接受你。梁哥再貪財,還不至于在這種事上給你擋道,況且也擋不住,這個你也可以放心?!?/p>

戴夢巖不屑地說:“你是說,他看不上我?”

梁士喬說:“這不是誰看不上誰,是雞同鴨講,不通?!?/p>

戴夢巖問:“怎么不通?”

梁士喬想了想,說:“比如這兒有一塊黃金和一條魚,讓你和貓來選擇?!?/p>

戴夢巖說:“那我肯定拿黃金,貓肯定把魚叼走了?!?/p>

梁士喬說:“這就是打個比方,一個群類一個活法,相互價值無效。這種事不需要用腦子想的,你就是再給我多安個腦袋我也不會想到那兒去?!?/p>

戴夢巖說:“都說人在人情在,可羅家明已經不在了,這小子還是把事扛了。我以為這種人世上已經絕種了,沒想到還有存活的?!?/p>

梁士喬起身從辦公桌上一沓待簽的合同里抽出一份協議遞給戴夢巖,說:“這是布蘭迪發來的傳真,你簽個字那邊就打款。你既然來了,就看看吧?!?/p>

戴夢巖看了看,說:“債權轉移?什么意思?”

梁士喬說:“他先來的電話,我也問了。他說他很尊敬葉先生,不希望再看到葉先生被戴小姐刁難,愿意替葉先生清償抵押債務?!?/p>

戴夢巖說:“哼,討巧人情。這不疼不癢的,不會就這點意思吧?”

梁士喬說:“那當然,這只是個示好的姿態,肯定有實質內容在后面。布蘭迪是搞新聞綜述的,吃的是政論這碗飯。葉子農是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專家,你再看看國際局勢和葉子農的背景,隨便瞅一眼都知道布蘭迪想干什么?!?/p>

戴夢巖說:“那也得看葉子農吃不吃他那一套,我覺得不會?!?/p>

梁士喬說:“布蘭迪不可能是個人行為,迪拉諾公司是不會讓面子落地的角色,葉子農吃不吃那套這件事都不簡單。演藝圈是最忌諱政治的,如果布蘭迪這事成立,你這個時候接近葉子農,那就不是找沒趣了,是找死?!?/p>

戴夢巖輕輕點了下頭,問:“梁哥,那你說貓叼的魚是什么價值?”

梁士喬說:“這個不好單說某個人,只能說有這么一類人吧??鬃诱f:朝聞道,夕死可矣。什么意思呢?就是說早上明白了道,晚上死了都可以。這也是打個比方,大概就是這意思吧。娛樂圈是個名利場,有名才有利,沒票房就得餓死。你從一踏入這個圈子一些東西就被注定了,你只能比名氣、比身價,慢慢就成性了,由不得你自己。很多女明星要么豪門婚戀,要么獨身,那不是偶然的,是她的心氣和周圍評價要求她只能那樣?!?/p>

戴夢巖說:“梁哥,我說句沒大沒小的話,你別介意。如果是你,你要我嗎?”

梁士喬想都沒想,說:“不要。拿著燙手,扔了可惜,除了鬧心沒別的。但這還不是雞同鴨講,雞同鴨講是超出了利弊權衡,是相互價值根本無效?!?/p>

戴夢巖沉默了好久,說:“梁哥的話我記住了,我會想的。機票是我自己訂的,火機是我親自買的,這一步邁出去是福是禍都是我自己的選擇?!?/p>

梁士喬搖搖頭,嘆了一聲:“唉……”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