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40-終章:

第40-終章:

第41章 嗜好

他低頭將自己眼中的濕潤隱藏了起來,三天三夜沒走出辦公室,直到助理來報沈妗新西蘭的具體地址。

助理看著裴燁滿臉青色胡渣,布滿血絲的眼睛,心底倒抽了一口冷氣,匯報格外小心起來,“總裁,沈小姐在新西蘭奧克蘭州,具體地址已經查到?!?

“申請下午的航線?!?

裴燁洗了澡,換上干凈的衣服,在下午三點登上了飛往新西蘭的專機。

到達沈妗住址時是新西蘭的凌晨2點。

助理預定了酒店,裴燁卻在車里,在沈妗家門口,坐了一整夜。

當天邊泛著亮光,太陽升起來的時候,沈國安和袁詠寧拉著一條拉布拉多犬從別墅里走了出來,穿過草坪,打開歐式雕花大門,從車邊走過去晨練。

裴燁剛推開車門,一條長腿邁了下去,就看到二樓的窗簾被人拉開,沈妗的身影出現在窗邊。

裴燁的神色從詫異到黯然,他盯著沈妗微微隆起的小腹,一瞬不瞬。

片刻的遲疑,裴燁整個人從車里出來,走到雕花大門前,伸出手指即將按下門鈴的時候。

一只男人的手擋下了那根手指,裴燁轉頭,陸浩天站在身側。

“裴總,好久不見?!痹掚m客氣,可陸浩天的語氣里全是戒備。

“讓開?!迸釤罾涿娉谅?。

“我想裴總可能搞錯了,這里是我的家,該讓開的人是裴總?!?

裴燁抬眸盯著陸浩天的臉,眼神里閃著的光又冷又陰狠。

陸浩天扯出一個微笑,“小妗懷了我的孩子,我們在新西蘭登記結婚了。我妻子需要良好的心情養胎,所以,希望裴總不要打擾我的妻子?!?

裴燁只覺得心海翻攪,悶痛陣陣撞著心壁,他的怒意爬滿雙眼,本能的轉頭又看向窗邊,想再確認沈妗是不是懷了孕,可窗邊早已沒有她的身影。

裴燁健壯的長臂一伸,陸浩天沒有防備,踉蹌著后退了幾步。

“我要她親口跟我說?!迸釤畋〈嚼溲猿雎暤耐瑫r,按下了門鈴。

陸浩天撲上來掐住裴燁的脖子就將他從門鈴前往開扯。

“姓裴的,我說了,我家不歡迎你!別讓我報警?!?

裴燁神色冷峻凜冽,一雙眼,如修羅般盯著陸浩天。

他抓住陸浩天掐著自己脖子的雙臂腕部,發著狠,一點一點的將其移開。

陸浩天覺得手臂的骨頭都快碎了,卻也強撐著發著力。

兩個男人劍拔弩張,即將大打出手的時候,沈妗撫著肚子,挺著背從三層別墅里走了出來。

沈妗看到眼前的畫面,整個人愣在原地。

“浩天?!彼剡^神,一邊往雕花鐵門前走,一邊柔聲的喚了句陸浩天。

聽到聲音,兩個男人瞬間住了手,同時轉頭看向沈妗。

裴燁的目光粘在沈妗隆起的腹部,臉色冷沉的可怕,心像被利刃翻攪著一般鮮血直流。

沈妗打開門,陸浩天立刻迎上去,攙住了沈妗。

“浩天,我有點餓了,回家弄早點給我吃吧?!?

沈妗聲色平靜,就像沒看到,不認識裴燁一般。

裴燁眸中的光亮暗了幾分,語氣帶著隱忍的惱怒,“沈妗,你告訴我,這孩子是不是我的?”

沈妗心口一跳,一口氣勻不上來,抓著陸浩天的手不由得使著勁。

陸浩天攥了攥沈妗的手,用鼓勵期待的眼神看著沈妗。

沈妗不著痕跡的深吸了一口氣,努力擠出一個嘲諷的笑容,“裴總什么時候開始,有了亂認孩子的嗜好?”

第42章 叮囑

“你說了不算,我只相信我親眼看到的,跟我去醫院?!迸釤钅抗獗鵫an帶霜,冷言而道。

“裴燁,你我已經離婚了,再無瓜葛。我不想再看見你,請你離開我的視線?!鄙蜴∮行┘?。

他想干嘛?

要來搶自己的孩子嗎?

陸浩天拍拍沈妗的背,用眼神示意她,一切交給他。

“裴總,小妗是我妻子,我們不會因為你的懷疑拿我們的孩子冒險?!?

“不過裴總不遠萬里跑一趟,為了讓裴總死心,我會證明這孩子不是你的,請裴總確認過后,不要再來打擾我們?!?

陸浩天神色平靜的說完,攙著沈妗穿過草坪,往房內走。

裴燁面色暗沉,氣息森冷可怖,助理大氣不敢喘的緊跟其后。

“裴總,勞煩在客廳稍坐一會?!?

陸浩天將沈妗摁在沙發上,自己上了樓。

沈妗別著頭,不去看裴燁那灼熱探究、定在自己身上的眼神。

陸浩天很快從樓上下來,手里拿著一沓資料,遞給裴燁。

是沈妗的產檢資料。

裴燁一張一張翻看著,胎兒胎齡五個月。

五個月......

沈妗離開已經半年了......

裴燁眸色冷沉的嚇人,心中有什么東西在裂開,疼痛絲絲入骨。

“裴總還有疑問嗎?如果沒有請你盡快離開?!标懞铺炻暽届o的下著逐客令。

沈妗的手掌揪著沙發的墊子,極力的穩著呼吸。

裴燁看了看沈妗,將手中的產檢資料放在白色的歐式茶幾上,轉身離開。

助理亦步亦趨的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請示,“總裁,現在安排回國的航線?”

“回酒店,安排下去,不惜一切代價,一天內將陸氏做空?!?

助理愣在原地,陸家勢力雖不及裴家,可要一天之內做空陸氏,至少要耗掉裴家一半資產。

總裁一向以集團、家族利益為重,從不曾摻雜任何私人感情,更何曾如此不計后果。

一天后。

陸浩天接到父親打來的電話,一夜之間,父親的聲音滄桑沙啞不堪,“浩天,回國吧,放棄小妗吧。爸爸知道你從小就喜歡小妗,可是你是陸家唯一繼承人,你不能為了兒女情長,置陸家幾代家不顧啊?!?

陸浩天握著電話的手,骨節發白,眸底漲紅一片。

“浩天,怎么了?”沈妗看著站在窗側,渾身僵硬的陸浩天,關切問道。

陸浩天掩下惱怒的神色,深吸了口氣,轉身按著沈妗的肩,“小妗,我需要回國一趟,父親身體不太舒服,我很快回來,你照顧好自己?!?

“叔叔沒事吧?我陪你一起去吧?!鄙蜴∫荒樉o張,陸家從小待自己如親生女兒般。

陸浩天擠出一抹笑,“你都這副模樣了,哪能坐十幾個小時的飛機。沒什么大問題的,主要是父親想讓我代勞一下公司的事?!?

“那就好,那就好,你到了記得給我打電話,我自己能照顧自己,還有我爸媽呢,你不用著急趕回來?!鄙蜴÷犞鴽]什么大問題,放心的叮囑著。

“裴燁如果再來,不要見,直接報警,你好不容易才過上如此平靜的生活,等著我回來?!?

陸浩天當天下午就坐上了回國的飛機。

他剛走,沈妗就接到了陸父的電話。

第43章 守護你

“叔叔,您身體沒事吧,浩天已經坐上飛機了,我本想一起回去看望您的,可這身體確實是不太方便?!?

“小妗,叔叔沒事。叔叔腆著老臉,想拜托你一件事情?!?

“叔叔,您怎么這么跟小妗說,您說?!?

電話那段,陸父深深的嘆了口氣,間隔了半天,才又開口,“小妗,你是叔叔看著長大的,叔叔和阿姨都特別喜歡你,把你當做親閨女疼著,也盼著有一天浩天能把你娶進門?!?

“浩天從小就喜歡你,喜歡到不惜為你去坐牢?!?

“小妗,陸家快破產了,裴家做的,所以浩天才回國的。你這個樣子,叔叔本不該跟你說這些的。小妗,你若是真心愛浩天,就當叔叔沒打過這個電話??墒鞘迨逯?,你對浩天沒有那種感情,所以,叔叔想想拜托你,讓裴家收手。陸家幾代心血,不能毀在浩天手里啊?!?

沈妗掛斷電話,渾身的力氣像是被抽光了,呆呆的站了很久。

她拿出電話,按下了那個永遠不想再有交集的號碼。

她欠浩天的太多了。

她不能再因為自己,讓浩天承受這些了,讓叔叔阿姨承受這些。

“裴燁,你要對陸家做什么?”沈妗的聲音從未有過的疏離冷漠。

裴燁捏著眉心,喉嚨里像吞著玻璃一般難受。

如果不是為了陸浩天,她怕是永遠也不會再跟自己說一個字吧。

“我要你回到我身邊?!迸釤顗阂种行╊澏兜穆曇?,強勢的說道。

“裴燁,我們結束了,我不愛你了,我有了孩子,不可能回去的?!鄙蜴⌒睦镉科鸬呐?,讓她發狂。

“沈妗,我不強迫你,現在的商人根本經不住調查,陸家也一樣,除了破產,坐牢也不是不可能?!?

“裴燁!你不準動陸家!否則我不會放過你!”沈妗胸腔劇烈起伏著,嘶聲喝道。

裴燁心中怒意翻滾,母親逼她離婚她都絕口不提。

如今,對他看一眼都是不肯。

為了陸浩天卻情緒失控。

裴燁輕聲苦笑,聲音卻是不容置疑的強硬,“小妗,我在曼斯古堡等你一天,你若是確定要陸家為你破產、入獄,你大可不來?!?

裴燁知道自己卑鄙,可他能怎么辦?

她已經不愛他了。

沈妗閉上眼睛,她強撐的理智分崩離析,“裴燁,放過浩天和他的家人,放過我,我不欠你什么,我只是不顧一切的愛過你,我為我的不顧付出過慘重的代價了,我只想平靜的生活,你收手吧?!?

“收不了手了,除非我死了?!迸釤钫f完,閉上眼睛,掛斷了電話。

沈妗握著電話,聽著里面傳來的忙音,淚水在頃刻間洶涌而出,她強裝的鎮定,強裝的冷漠瞬間瓦解。

她一夜未睡,手撫在肚子上,感受著孩子有力的胎動。

天亮時,她給陸浩天發了一封郵件。

“浩天:

我從新聞上得知了陸家的事,你在國內好好幫叔叔處理公司的事,不用掛念我。

浩天,我要回到裴燁身邊了。有陸家的原因,但很少。你知道,我大學時,就喜歡裴燁,只是從未如愿。

現在,他來找我,要我回到他的身邊。你也知道,孩子是他的。我原想我可以一個人帶著孩子過一輩子的??珊⒆佑邪职?,終究好過沒有爸爸。

浩天,這一輩子,我欠你的太多太多。

我不敢說感謝。

如果有來生,就換我來守護你。

勿念。

小妗?!?

第44章 喘息不止

陸浩天看到郵件時,已經三天未闔眼。

房間的燈關著,屏幕微弱的光映在他滿是胡渣的臉上。

信上的每一個字,都如一把利刃,扎在他的心尖,讓他疼的喘息不止。

他知道她不愛他,從未愛過他,可那又怎樣。

只要能陪在她身邊,他已經心滿意足。

他以為他快要得到她了,可她最終還是走了。

屏幕上的字漸漸變得模糊,有液體順著陸浩天的眼眶無聲無息的滾落出來,宛如潮水一般覆蓋著人心的傷情。

沈妗剛走出別墅,助理就迎了上了。

“少夫人,總裁讓我在這里等您,請您上車?!?

沈妗蹙了蹙眉,永遠這么強勢不講道理。

她順著助理的指引,上了車。

三十分鐘的車程,車子開進了一座綠蔭成林,處處鮮花的古堡。

沈妗踩在幾何圖形的地毯上,踏進古堡的時候,裴燁背對著門站在窗邊。

“總裁,少夫人到了?!敝磔p聲匯報到,確認裴燁聽到后,退了出去。

“我記得你以前說過你喜歡古堡,這座還滿意嗎?”裴燁就像什么事情也沒做過一般。

“裴燁,我會離開浩天。我要你停止傷害陸家?!鄙蜴∨曋釤?,一字一句的說道。

“我電話里是不是說的不夠清楚?我要你留在我身邊?!迸釤畈[著墨色的眸子,睨著沈妗。

“我不可能回到你身邊了,我肚子里懷著別人的孩子,裴家怎么會要我這樣的媳婦?!鄙蜴〕冻鲆荒鲂?。

裴燁的面色陰沉了幾分,“我會讓你把這孩子生下來,生下來之后,送回陸家去養,這是我能做出的最大讓步?!?

“你休想!這是我的孩子,你憑什么指手畫腳!”沈妗感覺全身的血液都往頭頂涌去,她的胸腔劇烈起伏著。

“憑你還是我的妻子?!迸釤顜h然不動的站在那里。

“我們已經辦過離婚了!”沈妗要被裴燁逼瘋了。

他不是憎恨她?

他不是不愛她?

現如今,步步緊逼,又是想要做什么?

“當事人沒有到場的離婚,誰敢說它有效?!迸釤顭┰甑纳焓纸忾_袖口,擼起袖子,坐在了沙發上。

“裴燁,你到底想干什么?”沈妗聲音里滿是壓抑不住的憤怒。

“你欠裴家一個孩子?!?

“我要是不答應呢?!?

裴燁從煙盒里拿出一根煙,叼到嘴里,正欲點著的時候,想到什么,又將香煙扔到了桌子上。

他抬頭看著沈妗,聲音里沒有一絲溫度,“你如果不想要這孩子,大可以走掉試試,反正我是恨不得這孩子不要出生?!?

“從今天起,你就住在這里,直到你生下裴家的孩子?!迸釤钫f完,就徑自上了樓。

沈妗站在原地,渾身篩抖。

她恨的牙齒打著顫,手掌緊緊的握了起來。

她真想一把火燒了這古堡。

可是為了浩天,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只能暫時屈從。

沈妗深深的吸著氣,她強迫自己平靜下來,她不能讓肚子里的寶寶害怕。

“少夫人,我扶您上樓,回房休息一會吧?!眰蛉斯Ь吹恼f道。

沈妗跟著傭人到了二樓的房間,看著房內的布置,沈妗鼻尖有些酸楚。

跟當初她布置的沁園一模一樣,連擺件的位置都不差分毫。

第45章 孩子沒有了

傭人出去,沈妗躺在床上,竟然沉沉的睡去。

裴燁站在床側,看著熟睡的沈妗,用目光一點一點掃過她的眉眼、口鼻,他終于感到那顆一直懸在半空的心,回到了胸膛里。

沈妗不知道睡了多久,醒來時天色已暗。

床側的柜子上有傭人送過來的湯,還溫熱著。

她打開蓋子,用勺子喝了一口,興許是餓了,她覺得這湯特別可口,很快就喝的見了底。

勺子剛剛放進碗里,沈妗的肚子就劇烈的疼了起來。

碗被摔碎在地,發出尖利刺耳的碎裂聲。

沈妗雙手捂著肚子,疼的臉色煞白,眼淚瞬間就流了滿臉。

裴燁聞聲推門進來。

沈妗額上冷汗如瀑,她抖著嘴唇,顫聲問道,“裴…裴…裴燁,你…….你給我吃了什么!”

裴燁一言不發,邁步過來將沈妗抱進懷里。

沈妗想掙扎,可是渾身無力,石錘刀錐的疼痛快要將她吞噬,她只能任由裴燁抱著。

裴燁抱著她上了三樓一間房間。

沈妗看著房間頂上的無影燈,還有手術床,整個人都忘了要呼吸。

她使勁全力哭喊著,聲音卻是那么的微弱無力,“你要干什么?裴燁,你要是敢傷害我肚子里的孩子,我一定殺了你!”

沈妗奮力掙扎著,卻被裴燁禁錮的更緊。

她看見四個穿著白大褂帶著口罩的醫生從門外走進來。

醫生后面跟著三個護士,護士推著病床和一系列冰冷器具。

沈妗怕極了,身體的疼痛和體內的恐懼讓她顫抖不止。

她伸出手奮力的去抓裴燁,嘴里發出絕望的喊聲,“放開我!放開我啊!”

裴燁的臉被抓出了一道道血痕,他將沈妗放在手術臺上摁住。

醫生拿著針管靠近,沈妗雙腳往靠近她的人身上踢去。

“不要啊!不要!裴燁我答應你,我什么都答應你,不要傷害我的孩子!”沈妗得撕心裂肺哭喊著。

裴燁心淵深處藏著的疼痛一陣陣往上翻涌,咬著牙皺緊了眉頭,再也聽不下沈妗心裂似的求救聲,他對著醫生,聲音冷漠決絕,“快點處理!磨蹭什么!”

“不要!裴燁,這是你的……”

醫生手很準,一針下去,沈妗的話還沒說完,四肢很快便失去了反抗的力氣,望著裴燁的眼睛久久沒有閉上,眼淚在眼睛閉上那一刻,依然不停的往外流。

昏迷中,她一直在想,這世上,怎么會有這么殘忍的男人?他是魔鬼嗎?

這是一個活生生的生命,他怎么可以如此冷血?

――

等沈妗醒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的雙腿被分開,醫生已經做完手術摘下了手套。

整個房間的血腥味和消毒水味道讓她作嘔。

醫生護士出去了,房間里屬于做人流的所有器具和儀器都推了出去,血跡被清理得很干凈。

女傭人給她穿好了褲子。

沈妗伸手摸向自己的肚里,哪里平平如也,空無一物。

她懷胎七個月的孩子沒有了!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沈妗神色恍惚,巨大的悲痛讓她一口氣上不來,直接暈了過去。

第46章 殺了孩子

再醒來時,沈妗已經被抱回了臥室。

她雙眼空洞的望著屋頂,眼淚順著眼角不停的往外冒。

無論傭人說什么,沈妗都沒有任何反應。

她的雙手一直撫著肚子,不吃不喝,不眠不休。

整個人就像秋天里搖搖欲墜的樹葉,透著無盡的悲涼和死寂。

“先生?!眰蛉丝吹脚釤钸M來,恭敬的問候。

沈妗的眼珠轉動了一下。

裴燁擺了擺手,傭人退了出去。

他坐在床側,看著蒼白如紙、眼神灰敗的沈妗,心口疼的厲害。

他起身,端起床頭放著的雞湯,輕輕的攪拌了一下,盛了一勺放在嘴邊吹了吹,伸手喂到沈妗嘴邊。

沈妗突然奮力起身,用進全力,將手里握著的水果刀刺進裴燁的胸膛。

“裴燁,殺人償命!我要你給我的孩子陪葬!”

沈妗雙目猩紅,仇恨讓她面目猙獰,整個人看著可怖兇狠。

她緊緊的握著刀子不放手,看著裴燁的血順著刀口噴涌而出,她凄然而笑。

笑著笑著,眼中的水汽在氤氳中凝結成湖,淚流滿臉。

“裴燁,你知道嗎?你親手殺了你的孩子!哈哈哈!你殺了自己的親生骨ròu!”

“他都七個月了!他都會吃手指了!再有兩個月他就出生了!他每天都在我肚子里動啊動,我都摸到過他的小腳丫了!”

“你怎么能殺了他!你個惡魔!你竟然殺了自己的孩子!”

沈妗將刀子更用力的往進插了插,她看著裴燁的眼神嗜血又絕望。

“你賠我的孩子!你賠!”

她的心疼的裂開了,疼的她連呼吸的出口都找不到。

上天為什么要這么對她?

一次次奪走她的孩子。

裴燁心痛如碾,他咬著牙,任由沈妗刺著,不做任何解釋,只是抱著她,不讓她傷害自己。

傭人聞聲進來,看著裴燁滿身是血,胸膛插著刀子,捂著嘴驚呼。

“讓醫生過來,給少夫人打一針鎮定?!迸釤顚χ鴤蛉思猜暦愿?。

傭人慌忙去喊醫生。

沈妗打了針后,暫時安靜的睡了過去。

“先生,為什么不告訴少夫人?”醫生不解的問道。

裴燁眉頭深蹙,他脫掉被血浸透的襯衣,一個又大又深的血洞刺在右胸上。

醫生迅速拿來藥棉、酒精、繃帶,他用藥棉蘸上酒精,伸到血洞里轉了一圈,又轉一圈。

裴燁嘶著冷氣,任由醫生處理包扎。

“孩子的事不準告訴少夫人,你們派人24小時守著少夫人,不準有任何差池?!?

裴燁套上一件新襯衣,伸手摸了摸沈妗的臉頰,疲憊的起身向外走。

州際兒童醫院。

一個瘦小的男嬰躺在保溫箱里,因為早產,他還很脆弱。

裴燁站在病房的玻璃窗外,看著無菌病房里的小嬰兒,神色恍惚。

這是他的兒子。

是他和沈妗的兒子。

他小小的,粉粉的,那么可愛,那么脆弱。

他在商界無所不能,卻不能護兒子周全。

醫生說,孩子太小,未必能活下來。

所以,他寧愿她恨他,恨他殺了孩子。

也不想她見過孩子,又失去孩子,一輩子想念、痛苦。

第47章 夢魘

沈妗陷在深深的夢魘里,她夢見醫生拿著冰冷的手術刀,劃破她的肚皮,鮮血噴涌而出,疼痛入骨。

她想掙扎,卻動彈不得。

她看著一個渾身是血的嬰兒被醫生從她的肚子里拽了出來,肚子空下去的感覺讓她發狂。

她想搶回她的孩子。

她聽見孩子在哭。

她看見孩子被醫生拎著小腳,遞給了裴燁。

他厭惡的看著孩子,滿臉的兇殘狠毒,他看了她一眼,像是在示威,在警告。

她手足無措的乞求他,求他把孩子還給自己。

他看著她痛苦,看著她哭,卻陰毒的笑著。

他走到窗邊,打開窗戶,將還在扭動的孩子舉起,奮力的扔了下去。

“不要!”沈妗從夢中驚醒。

她大口喘著氣,心裂一般痛入骨髓。

她眼淚不受控制的淌滿臉頰,嘶嚎從胸腔發出,那聲音已不是哭,是慟,是莽叫。

在側的醫生傭人都不禁紅了眼眶。

沈妗一轉頭,看到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她抓起放在水果盤上的叉子,像發瘋的野獸一樣撲壓上去。

她的一雙眼睛大睜,眼瞳中的憎恨和絕望,憤怒和狠辣交織在一起,燃燒成熊熊的烈火。

她用叉子抵著醫生的脖子,歇斯底里的哭喊,“你們還我孩子!你們這群殺人兇手!你們還我孩子!我要殺了你們,給我的孩子報仇!我要殺了你們!”

沈妗像瘋了一般,傭人醫生都近不了身,也不敢輕舉妄動,怕傷了她。

裴燁從醫院匆匆趕回家,推開門的一剎那,面色陡然大沉。

沈妗雙目赤紅如魔,她高扯的脖子拉出青筋。

她激烈的動作,拉扯開了傷口,血浸染了整個腹部,身下的醫生純白的大褂也被染的一片鮮紅,刺得裴燁雙眼裂痛。

他心下一痛,顫聲喊出,“小妗?!?

“小妗,你放下叉子!”他喊她的名字,想要安撫她,卻難以安撫自己顫動的心墻。

沈妗抬頭,看見裴燁的那一刻,現實與夢魘重合。

她厲鬼索命一般朝裴燁撲過來,嘴里哭喊著,“你殺了自己的孩子!你把孩子從樓上扔了下去!你個惡魔!你個惡魔!”

裴燁雙臂吃力的圈住沈妗,沈妗拿著叉子在裴燁身上的奮力扎著,臉上濺滿了血點子。

她一邊刺,一邊放聲大哭!哭聲里的崩潰和絕望太重太重,要撕碎每一個人的心肺。

裴燁的心房龜裂出密密麻麻的口子,鮮血涓涓外冒。

醫生趁機蜂擁而上,沈妗在安定的作用下漸漸安靜下來,清淚卻如泉涌。

裴燁彎腰抱起沈妗,將她放在床上,聲音醇沉顛顫,“小妗,你再等等,我們的兒子會沒事的?!?

“用對身體傷害最小的方式,讓她睡一段時間?!迸釤钸蜴”鶝龅氖?,聲音透著無限的疲憊和心疼,對醫生吩咐道。

她的精神狀態太差了。

剛做完手術,傷口又被拉扯的鮮血淋淋。

這樣下去會落下病根的。

他要她安安穩穩的睡著,沒有痛苦的睡著。

等她的傷口長好了,他就帶兒子回來看她,乞求她的原諒。

第48章 大結局

裴燁從未覺得生活如此艱難過。

上天可能是在懲罰他以前那么薄情、冷待過深愛他的人。

現在才要將千萬倍的痛苦加諸在他的身上。

他日夜守著兒子,這脆弱的生命是他的希翼,是小妗康復的神藥,是他們愛情的延續。

每一次,兒子從搶救室里出來,看著兒子那插滿管子的小小身軀,裴燁都壓制不住鉆心的不忍和心痛,眼角清淚滾落。

每一次,望著沉睡的沈妗,用手也撫不平她那緊蹙的眉頭,裴燁心痛如煉獄,她在夢里究竟受著怎樣的痛苦?

他時時在想,如果,如果他晚一些再來找她,一切是不是就不會發生。

度秒如年,兩個月零10天,醫生告訴他,孩子生命體征平穩了,可以抱回家了。

裴燁緊緊關上眼簾,深深呼吸,睫毛顫動。

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觸碰著兒子那小小圓圓的指腹。

那一刻,兒子竟將他的手指包裹在自己柔滑嬌嫩的小手里。

裴燁再也克制不住,眼淚像泉水一般外流。

――

曼斯古堡。

裴燁笨拙的抱著兒子,神色緊張期待的站在沈妗的床側。

醫生給她用了藥,說應該很快就會醒。

他看到她的睫毛好像在動,他心若擂鼓。

沈妗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刺眼的光讓她不適的伸手擋了擋。

她好像睡了很久。

她只覺得心如浮萍,空的沒著沒落。

當她的目光落在裴燁和孩子身上時,裴燁屏住呼吸,一句話也不敢說。

沈妗呆滯恍惚了片刻之后,痛苦的神色開始爬上眉眼。

她揪著胸口,大口大口喘著氣。

“小妗,小妗,別怕,我們的孩子,這是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好好地?!迸釤罴鼻袇s又低聲緩說著,他怕嚇到她,他怕刺激到她。

聽到裴燁的話,沈妗瞪大著雙眼,貪戀的看著裴燁懷里的孩子。

可僅僅安靜了一分鐘,沈妗神色又變的猙獰痛苦起來?!澳泸_我!你拿別人的孩子騙我!你殺了我的孩子!我親眼看到你殺了我的孩子!”

“小妗,那不是真的。我來新西蘭第一眼見你,便知道你肚子里是我的孩子?!?

“我沒有要拿掉你的孩子,我只是為了你和孩子的安全,在古堡里備了醫生和護士。那天你肚子疼,先兆早產,醫生說孩子已經長到你手術的刀口上,我不能拿你的生命冒險?!?

“小妗,這真是我們的兒子,我們的兒子好堅強,你看看他長得多像你?!?

裴燁聲線一頓,已有哽聲。

“小妗!是我錯了!都是我的錯!你不要原諒我,永遠不要原諒我!讓我用剩下的生命補償你和兒子?!?

裴燁小心翼翼的將孩子放在沈妗的臂彎里。

孩子粉嫩的小手觸沈妗肌膚的那一刻,沈妗淚如泉涌,泣不成聲。

裴燁在床側在蹲下身來,他伸手將沈妗和孩子攬在自己的長臂里,泣聲和沈妗的混在了一起。

“小妗,謝謝你,謝謝你給我了一個孩子。我錯過了太多本該屬于我們的幸福和美好,以后,每一分每一秒,我都要你和孩子幸??鞓??!?

(全文完)

******************************

本書由玖玖為您整理推薦

如有冒犯,請聯系刪除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