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25-40章:

第25-40章:

第25章 修羅

裴燁滿腔的怒意,已經讓他失控像的是索命的修羅。

他掄起拳頭,又狠厲的朝著絡腮胡的臉頰砸去,這一拳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恨不能一拳取了絡腮胡的命。

絡腮胡感覺臉上猛烈一痛,口中鮮血涌出,吐出一口血的時候,一顆牙齒也被他吐了出來。

他近身上前,接連兩拳,重重的打在裴燁的頭上。

裴燁踉蹌幾步,跌靠在墻上,頭上嗡嗡作響。

他甩了甩頭,掄起手邊的椅子,朝絡腮胡砸去,絡腮胡吃痛倒地,頭上鮮血直流。

裴燁掄著椅子一下一下繼續砸著,直到椅子被砸的散成碎片,絡腮胡倒在了血泊中一動不動,裴燁才滿臉狠厲,扔掉手中僅剩的椅背。

他俯下身將沈妗攔腰抱起,搖晃著一步一步朝鐵門邁去,絲毫沒有注意到從血泊中艱難爬起的男人。

裴燁另一只腳即將邁出鐵門的時候,絡腮胡用盡最后一絲力氣將一把尖刀,狠狠插入裴燁的后心。

裴燁抱著沈妗應聲倒地,沈妗的頭被嗑在鐵門的一角,摔得痛醒。

她睜開眼睛,驚恐的看到胸口不斷冒著血的裴燁,渾身戰栗。

她慌忙用手去堵,可那血還是順著她的指縫不停地往外漏。

她捂著裴燁的胸口,想喊卻發不出聲音,她滿眼是淚,來回轉著頭,誰能來幫幫她?幫她救救阿燁。

助理帶人趕來的時候,沈妗眼里滿是驚恐害怕,醫生將裴燁抬走的時候,沈妗舉著滿是鮮血的手抖得根本停不下。

她大口大口喘著氣,內心的恐懼像是要將她吞噬,幾個人才將渾身癱軟的她從地上扶起來。

“讓我陪著阿燁,讓我陪著阿燁,讓我陪著他?!被剡^神來,她嘶聲央求著。

助理將她送上了裴燁躺著的救護車,她抓著裴燁的手,眼淚順著眼眶不停地往外淌。

醫生要給她處理傷口,她也不要。

她看著裴燁唇色泛白的臉,她不明白。

她不明白他為什么要救她?

裴燁被送進搶救室,沈妗抱著雙膝,蹲在搶救室的門口,大腦一片混沌,眼淚一顆接著一顆砸到醫院的地板上。

突然有人扯著她的胳膊,將她從地上拽了起來。

她還沒反應過來,臉上就被元雨晴狠狠扇了兩個耳光。

元雨晴抖著身子,嘶聲質問,“沈妗,你要害死阿燁才甘心是不是?”

沈妗神情呆滯,愣愣的看著元雨晴,臉被打的紅腫高聳卻毫無反應。

元雨晴鼻翼鼓動,氣息不平,眼神可怖憎恨,高揚起手又朝著沈妗的臉上扇去,她要打死這個女人!

她為什么沒死?

阿燁卻為了救她,生死未卜!

元雨晴的手快要打到沈妗臉上的時候,被陸浩天一把攥住了手腕。

元雨晴轉頭,發瘋的沖著陸浩天喊,“放開!你們都瘋了嗎?都為這個女人出頭!放開!”

陸浩天攥著元雨晴的手狠狠得加著力,一雙墨色的眸子狠厲的盯著袁雨晴,警告道,“離小妗遠點!再讓我看到你傷害小妗,我就宰了你!”

第26章 捏碎

元雨晴感覺手腕的骨頭都快被捏碎了,她疼的臉擰成一團,心里的妒恨像火一般熊熊燃燒。

陸浩天一甩手,元雨晴踉蹌著退了好幾步。

她捂著手腕,滿臉猙獰怨毒的看著陸浩天和沈妗,突然眸里精光一閃,轉身離開。

陸浩天看著神色恍惚,臉頰紅腫的沈妗,一股子火氣往上竄,“她打你,你就那么受著!”

沈妗抬起水汽氤氳的眸子,失魂的看著陸浩天,“天,我又害他受傷了,我永遠也還不清了?!?

沈妗痛苦的捂著臉,眼淚順著指縫溢了出來。

老天可真會作弄人。

他害的媽媽昏迷不醒,她已經下定決心要恨他。

現在,他卻為了她,躺在搶救室里,她又該怎么辦?

內心的痛苦、矛盾,恨、愛,要將她撕裂一般,她痛的渾身篩抖。

陸浩天將沈妗攬進懷里,他多希望,去救小妗的那個人是自己。

“我們找最好的醫院、醫生給他治療,我們還的清?!?

陸浩天摁著沈妗的雙肩,將她拉開一段距離。

他看著她干裂起皮的嘴巴,還有沾著血跡的嘴角、額頭,眉頭深蹙,“小妗,我帶你去處理一下傷口?!?

沈妗搖著頭,一臉的抗拒痛苦。

陸浩天嘆了口氣,將她摁在排椅上,“你在這等我,我去拿點東西?!?

陸浩天剛走,裴燁的母親薛佳華紅著眼睛,一臉慍怒的從電梯里走了出。

她走到沈妗跟前,還沒等沈妗反應,“啪”“啪”抬手又是又狠又重的兩個巴掌。

沈妗本就紅腫的臉頰頓時變得更加火辣刺疼起來,她錯愕的看著薛佳華,“媽……”

“別叫我媽!”薛佳華有些失控的沖沈妗喊道。

她用一根手指指著沈妗,整個人顫抖著,“阿燁受傷這么大的事,你竟敢瞞著家里?!蹦惆寻詈Τ蛇@樣!”

“要不是雨晴告訴我,我們裴家還一無所知!沈妗,我們裴家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你要這么惡毒!”

“你!你!你明知懷孕,你還故意去領家法!活生生把我孫子打死腹中!人說虎毒都不食子,自己的孩子你卻能狠的心!你真是畜生不如!畜生不如啊!”

薛佳華唇片發抖,眸底漲紅一片,“活該你失去子宮!活該啊,你知道嗎?這是老天爺對你歹毒狠辣的懲罰!讓你這個惡毒至極的女人一輩子也休想再當母親!你不配!你不配你知道嗎!”

沈妗如墜冰窖,渾身發冷涼。

她雙眼圓瞪,一雙眼里全是不解,驚詫的看著薛佳華,婆婆到底在說什么?她沒有子宮了?

薛佳華看著沈妗這副故作無辜的惡心模樣,心里的火海愈加翻騰洶涌。

她從包里掏出離婚證,摔在沈妗的頭上,咬牙切齒的說道,“阿燁心善,怕你想不開。我們裴家容可不得你這種蛇蝎心腸的惡婦!你現在就給我滾?!?

那暗紅色的離婚證在沈妗的頭上發出“嘭”的一聲,弄散了她的頭發,從頭頂滾落在她的面前。

第27章 呆滯

沈妗渾身篩抖,垂著頭,雙眼呆滯的看著。

她還沒從薛佳華說她沒有子宮的話里回過神來。

她怎么可能沒了子宮?

她在醫院住院的時候,醫生護士從沒跟她這么說過!

一定是元雨晴為了讓薛佳華趕她走才故意這么說的,一定是。

薛佳華看著一動不動的沈妗,面色漲紅,伸手將沈妗狠狠推倒在地。

“我讓你滾啊!以后不準出現在我們裴家的地方?!?

沈妗跌坐在地上,忍著屈辱和震痛,卻無比堅持的說道,“離婚的事,裴家決定就好??砂钍且驗槲也攀艿膫?,我要在這里等他醒來?!?

薛佳華的臉瞬間扭曲起來,這害的阿燁生命垂危的歹毒女人,還要跟自己說她不在乎跟裴家婚姻?

還要繼續留在這里等阿燁醒來?

薛佳華顧不得裴家夫人的形象,用兩只手推搡沈妗,恨不得將她直接推下樓去。

陸浩天一出電梯,看到跌坐在地上、頭發蓬亂,被薛佳華推的連連后退的沈妗,他手上端著的托盤摔落在地,上面的棉簽、繃帶、消毒水、碘伏都隨之四處滾落。

他疾步上前,挺拔的身軀護在了沈妗前面,看向薛佳華的眸里閃著要殺人一般的怒火。

薛佳華勾了勾起嘴角,冷笑著,嘲諷開口,“不知羞恥!不知檢點!幸好那個孩子沒了,不然還得做DNA鑒定?!?

沈妗的身子顫了顫,撐在地上的手指緊緊的扣著地,她死死壓抑著已經溢上喉頭的酸澀撕痛。

沒人相信她根本不知道那孩子的存在吧?

他不被期待,父不疼、母不知。

他已經那么慘烈的從這個世界離開了,卻還要被奶奶如此詛咒……

沈妗覺得心被鑿出了一個大洞,疼的她不斷抽著氣,她對不起這個孩子

她顫著聲音解釋道,“我跟浩天什么都……”

沈妗話沒說完,就被陸浩天打斷,“既然離婚了,我們也不稀罕你們裴家?!?

陸浩天低身,拉著沈妗的胳膊,將她從地上扶起,“阿姨情況不好,走吧?!?

沈妗心上又是一痛,所有的事情壓的她快喘不上氣來。

孩子,子宮,阿燁,媽媽……

她的頭痛的快要炸掉了,五臟六腑也疼如刀割。

她任由陸浩天拉著,機械的邁著步子。

在快要進電梯的那一刻,沈妗回頭,定定的望著搶救室門上那一直亮著“搶救中”的燈,直到電梯門關上都久久未轉頭。

沈妗剛走,元雨晴就拎著水出現在電梯口。

薛佳華又氣又急,正坐在排椅上抖著身子,院長抹著額上的汗恭敬的站在旁邊。

元雨晴跑過去,在薛佳華身側蹲下,“伯母,你還好吧?!?

薛佳華紅了眼眶,“阿燁還沒出來?!?

元雨晴也紅了眼眶,眼淚順著臉頰滑落。

她輕輕撫著薛佳華的背,乖巧又輕柔的安慰著,“伯母,阿燁一定會沒事的。我陪您等著!”

薛佳華看著元雨晴欣慰的點了點頭,將手覆在元雨晴按在她膝蓋上的那只手背,“好孩子!”

第28章 不知道

“要不是你,阿燁這么危險,我都要不知道……”

“那女人的如此惡毒、不知廉恥,我也不知道……”

元雨晴睜著一雙無辜又為難的大眼睛,哽咽出聲,“伯母,我就是太愛阿燁了,才萬不得已找您說了一切,讓您受氣了,對不起?!?

“阿燁這樣,我心里太難受了。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自己可以替阿燁去承受?!?

薛佳華將元雨晴拉起來,讓她坐在自己身側,“你對阿燁的心伯母都知道,伯父從小看著你長大了,等阿燁好了,伯母就讓阿燁娶你?!?

元雨晴眼里波光粼粼,閃著希翼欣喜的光。

搶救室的門打開了。

薛佳華、元雨晴都緊張的站了起來,疾步走到搶救室門口。

醫生滿臉倦容的從里面走了出來,摘掉口罩,對著她們說道,“好險,就差一毫米就捅到心臟主動脈了。目前脫離生命危險了,不過傷的很重,我們會將先生轉到ICU病房,密切觀察?!?

薛佳華踉蹌著身子、淚流滿面,被元雨晴攙著跟在推床后面,看著

三天后。

元雨晴正出神的盯著裴燁俊逸倜儻的臉看,裴燁睜開了眼睛。

元雨晴放大的臉映入裴燁的眼中,他不由的蹙起了眉。

“阿燁,你終于醒了!我這就給伯母打電話,伯母快擔心死了?!痹昵玳_心的滿眼是淚。

薛佳華很快就出現在病房里,拉著裴燁的手,還沒說話眼淚就流了滿臉,“你可嚇死媽媽了!”

裴燁微微彎了完嘴角,聲音沙啞干澀,“我沒事?!?

薛佳華抬手就要打裴燁,手舉到半空,又舍不得的收了回來,“命都差點沒了!還說沒事!你再這么不負責任,我就不要你這個兒子了!”

元雨晴倒了一杯溫水,插上吸管,端到裴燁頭前,“阿燁,先喝口溫水吧。我已經讓家里燉了粥,馬上就送過來?!?

薛佳華滿意的看著元雨晴,轉頭對著裴燁說道,“雨晴在醫院寸步不離的守了你三天三夜了,你以后可得好好對雨晴?!?

元雨晴羞赧的一笑,“能照裴燁,我每一秒都是開心的?!?

薛佳華呆了幾個小時,就被元雨晴勸回去了。

“伯母,您回去休息吧,我會照顧好阿燁的,你放心吧?!?

薛佳華走了,裴燁的臉上一絲柔和都沒有。

元雨晴端著粥碗,輕輕的的攪拌著,舀起一勺,放在嘴邊吹了吹,遞到裴燁嘴邊,“阿燁,醫生說現在可以吃了?!?

裴燁冷冷開口,“沈妗呢?”

元雨晴舉著勺子的手抖了一下,抬眸為難又怯懦的看著裴燁。

“阿燁,你先喝粥吧?!?

裴燁神色凜冽,聲音低沉郁怒,“說!”

元雨晴將勺子放進碗里,面露擔憂的看著裴燁的眼睛,“阿燁,小妗走了,跟陸浩天?!?

“你快給小妗打電話吧,我跟伯母攔不住她?!?

元雨晴聲音低了下去,好像生怕她說的話會刺傷裴燁。

“她怎么能私自離婚,你對她那么好,為了她挨刀子,生死未卜,她怎么能和別人走?!?

第29章 燃燒

裴燁臉色青白交錯,異常森冷可怖,眼中血紅一片。

元雨晴眼中陰狠的精光一閃而過,沈妗,你休想再回到阿燁身邊!

翌日。

元雨晴拿藥從走廊過來,看到病房門口的沈妗時,心里的火將她整個人都燃燒起來。

她快步堵在病房門口,壓低聲音,怒意出聲,“你都和陸浩天走了還回來做什么!阿燁不想再看見你!”

沈妗一把將元雨晴扯到一邊,按下門把推門而入,并從里面將門反鎖了上。

元雨晴打不開門,氣的奮力的錘砸著,聲音卻柔弱祈求,“沈妗!你把門打開!阿燁剛醒,你不要再刺激他了!”

裴燁一雙陰冷han涼的眸子,盯著進來的女人,默不出聲。

沈妗心情復雜的一步步走近裴燁,“雖然我們離婚了,但你為我受傷,我必須要照顧你,等你好了我就走?!?

裴燁如同被撫了逆鱗,渾身散發著陰鷙可怖的氣息。

他冷笑著,聲音han涼的能將人打入地獄,“不需要。你這種掃把星,離裴家越遠越好?!?

沈妗深深吸了一口氣,“我知道你不需要,可是照顧好你,我才能心安理得的離開,我沈妗不愿意欠別人的!尤其是你裴燁的!”

裴燁徹底被激怒了,他伸手拿起床頭柜上的粥碗,就朝沈妗身后墻上砸去。

瓷碗應聲碎裂,瓷片賤的到處都是,沈妗的耳朵和胳膊瞬間冒出了血。

外面,元雨晴找醫院的工人,將門鎖撬了開。

元雨晴沖進來,看著碎落面地的瓷片和沈妗冒血的身體,心里滑過一絲絲快感。

很快,元雨晴換上一副為難又不忍的表情,“小妗,你走吧。阿燁才剛醒,不能生氣?!?

“既然你已經打算離開阿燁了,離婚證也辦了,你就和陸浩天好好過日子,不要回來了?!?

“阿燁的為人我知道的,他不會為難你的。他現在不想見你,我會勸勸他的,等他好點了,愿意見你了,你再來好嗎?”

“算我求求你了,阿燁真的傷的很重,醫生說只差一毫米就沒命了?!?

“你就算不愛阿燁,看在阿燁舍命救你的份上,就別傷害他了好嗎?”

元雨晴說的動容動情,用一雙滿是眼淚的眼睛望著沈妗,看著不勝柔弱誠懇。

“滾出去?!?

病床上的男人暴怒開口,聲音陰森凜冽的像從地獄傳來一般。

沈妗看著裴燁和元雨晴,心一直往下沉。

雖然她想彌補、想照顧,可在這里好像確實是打擾。

他醒了就好,她是該走了。

沈妗從包里掏出大紅色的婚書,那是她和裴燁結婚時,爺爺親手寫的。

那時,她穿著喜服,一個人跪在偌大的祠堂里,磕著頭,聽著管家念著那些冗長的裴家家規,接受著裴家眾人投來的,夾雜著憤恨、厭惡、可憐等各式各樣的目光。

她卻滿心歡喜。

即便裴燁可能再也醒不過來,她卻仍覺得得到了全世界。

第30章 強求不來

不過,不是你的,終究不是你的,強求不來。

沈妗將婚書放在病床床側的柜子上,輕輕又鄭重的對著裴燁說了句,“早日康復?!?

她決然轉身,邁出的每一步都帶著決心。

這一次,她要斷的干干凈凈。

裴燁看著婚書,眼里冒著火,抬手將一柜面的東西一把掃落在地。

元雨晴從未見裴燁發過如此大的火,張了張嘴,終是沒敢說話,蹲下來慢慢撿著地上的東西。

薛佳華推門進來,元雨晴抬頭趕緊叫了聲“伯母”,聲音里帶了些委屈。

薛佳華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元雨晴,又看了一眼滿臉郁怒的裴燁,“阿燁,怎么發這么大脾氣?雨晴這些天可是沒日沒夜的守著你?!?

裴燁看向薛佳華的眼睛沒有一絲溫度,聲音森冷迫人,“誰辦的離婚?”

薛佳華愣了一下,隨即滿臉的傷心欲絕,“你這是在質問我?把你害成這樣,在搶救室門口還跟陸浩天不清不楚,為了這樣的女人你竟然質問我?”

“我看你是忘了沈妗在裴家祠堂已經執意離婚了!”

裴燁心上的經絡猛地一扯,看著躺在地上的婚書,胸口洶涌的怒火讓他眥紅了眼睛。

一周后。

裴燁出院,剛踏出病房。

陸浩天臉色陰沉,眸里巨浪翻滾,壓制著巨大的怒氣,找了過來。

“裴燁,小妗呢?”

裴燁抬頭瞇眸盯著陸浩天,半晌后,嘴角扯起一抹譏誚和陰冷,“你還敢來問我要人?”

陸浩天上前一把揪住裴燁的衣領,嘶吼出聲,“裴燁,小妗說你因她受傷,她欠你的,她要照顧你到康復?,F在你出院了,小妗人呢?”

裴燁眼里泛著冷光,雙手攥著陸浩天的手腕,將他的手一點一點從自己的衣領上扯了下去。

“要人,自己去找,別再我這里撒野?!?

陸浩天看著裴燁這副模樣,將手從裴燁的手掌抽了出來。

他心里不安更加強烈起來,咬牙切齒的說道,“裴燁,你最好沒騙我,你要是敢傷害小妗,即便是你裴家再強大,我也要你付出代價?!?

陸浩天說完轉身離去,他不知道小妗去了哪。

他原以為小妗一直在照顧裴燁,強迫自己忍耐等待。

可裴燁出院了,小妗卻消失了,消失的無影無蹤。

裴燁蹙著眉,墨眸微瞇,盯著陸浩天離去的背影,沉默片刻,冷然開口,“查沈妗的行蹤?!?

“是?!敝砉砘卮?,立刻安排下去。

一天后。

裴燁坐在沁園三樓的書房看文件,助理來見。

“總裁,沈小姐半年前就遞交了移民申請。一周前,她和家人移民去了新西蘭?!?

助理說完,雙手遞上沈妗辦理移民的調查資料。

裴燁接過資料,一雙暗黑的眸子看著紙上的移民申請時間,眼底暗涌翻滾。

半年前……

這女人半年前就計劃著離開了,可惡。

裴燁蜷起手指,將手里的紙用力的攥成一團,狠狠丟進垃圾桶。

第31章 點燃

助理看著面色郁怒的裴燁,硬著頭皮繼續匯報,“總裁,沈小姐在新西蘭的詳細住址還需要幾天時間才能確認?!?

“不需要?!迸釤盥曇衾滟?。

助理攥了攥滿手心的汗,欠身退了出去。

裴燁看著書桌上沈妗擺放的碗蓮,面上一陣厭惡。

“來人?!?

管家應聲敲門。

“把家里那女人的東西全部扔掉?!?

傭人樓上樓下、客廳臥室、廚房書房,整理了整整一天。

“少爺,全都整理完了,您看看還有沒有需要我們再清理的地方?!崩瞎芗夜碜?,恭敬的問道。

裴燁推門進了臥室,衣柜的門開著,沈妗那些顏色繽紛的衣服都被拿走了,整個衣柜空了一半,只剩下他非黑即白的顏色。

衛生間沈妗的那些瓶瓶罐罐也被收走了,除了他的牙具和毛巾,整個空間寂白一片。

裴燁神情肅冷,又在客廳走了一圈。

傭人收拾的很干凈。

衣服鞋帽、洗漱護膚用品、花花草草、杯杯碗碗、擺件擺設、書籍照片,傭人整理的很徹底,沈妗的一絲氣息也沒留下。

管家抱出一個小箱子,“少爺,沈小姐的其它東西,已經按照您的吩咐都扔掉了?!?

“這箱子里面是沈小姐整理的您的病例和一些筆記,您看是不是也要處理掉?!?

裴燁拿起一本放在最上面的筆記本,隨手翻了兩下。

里面全是沈妗抄寫的針灸理療穴位按摩筆記,滿滿、厚厚的一整本。

這筆跡怎么如此眼熟?

她為了給他按摩,抄了這么整整一本?

裴燁的心像是被什么拉扯了一下,盯著筆記本上的字跡神色怔忪。

回過神來,他繼續翻看著,箱子里還有他昏迷三年間的病例,被她按日期整整齊齊的收著。

每一份病例后面都附著她手寫的他的身體狀況,體重、肌ròu狀況、吃過什么藥,有哪些變化和異樣,她做了哪些按摩。

他的心揪的更緊了一些,他好像從未了解過她。

在他的記憶里,她一直在挑戰他,惹怒他。

裴燁看到壓在最下面的那本淡黃色筆記本,身子一頓,這是六年前那個女孩落下的筆記本。

管家誤以為是沈妗的東西了。

裴燁抽出筆記本,翻開,只看了一眼,整個人呆在原地。

這是同一個人的筆跡。

沈妗就是六年前那個女孩?

四年前。

江城名流宴會,裴燁喝了幾杯酒,身體異樣的難受讓他意識到自己被人下了催情藥。

他用僅存的理智上了頂樓的客房,沖進浴室將自己泡進冷水里。

他艱難的忍受著,身體焚燒的欲火讓他口干舌燥、全身緊繃。

藥效太猛,加上酒精的作用,他感到視線漸漸模糊,神志也變得恍惚起來。

這時,一抹清麗的身影開門走了進來,看到他的樣子,似乎有一瞬間的震驚和不適。

裴燁已經看不清來人的容貌,只能感受到這抹身影離自己越來越近。

當女孩彎下腰,纖細柔滑的雙手觸上他健壯臂膀的那一刻,他的身體像是被點燃了。

第32章 不會放棄

裴燁的極力隱忍完全失控,他整個人被藥性刺激著,一把將女孩拉進懷里,用雙臂禁錮著,菲薄的嘴唇強而有力地碾壓入她的唇間。

女孩的身體頓了一下,顫抖著卻沒有抗拒,羞澀笨拙的回應著他。

裴燁的呼吸愈罷粗重灼熱起來,他抱起女孩,扔在床上,粗暴的撕開女孩的衣服,那美好雪白的胴體刺激的他體內的猛獸叫囂狂躁。

裴燁扯掉自己的衣服,傾身壓了下去,身下的人兒抖的更厲害,卻沒有一絲絲的遲疑閃躲。

他早已喪失了理智,挺身而入,女孩好像低聲痛呼了一聲。

一夜瘋狂,不知道發泄了多少次,等他醒來,房里早已沒了那女孩的身影。

如果不是床上那抹鮮紅,還有地上遺落的淡黃色筆記本,一切都像是一場夢一般不真實。

裴燁將筆記本收了起來。

他認定,下藥的是裴家那些覬覦他權勢地位的叔伯兄弟。

雖然他沒有看清女孩的長相,可她的心甘情愿、全情投入他感受的真真切切。

他等著她來找他,等著下藥的人。

可六年過去,他卻等來這樣一個結果……

那個跟他第一次,給他第一次的女孩,竟是沈妗。

整整六年,她卻只字未提。

裴燁握著筆記本的手越發用力,他墨色的眸子暗涌翻滾,心像是被人捏揉著,酸脹難耐。

這女人還瞞了他什么?

“阿燁?!痹昵缏曇糗疤?,拎著一堆補品,出現在沁園客廳。

元雨晴因為在醫院日夜照顧裴燁,出入沁園,傭人們都已不再通報確認。

“抱去書房?!迸釤羁戳艘谎坌σ庥脑昵?,將手里的淡黃色筆記本放進紙箱,對管家沉聲交代。

“阿燁,我給你帶了一些上好的蟲草、海參,你要記得吃,早點把身體養好?!?

元雨晴莞爾一笑,將手上的東西遞給傭人,幾步上前,挽住裴燁的臂膀。

裴燁抽出臂膀,神色鄭重的開口,“雨晴,去找更好的。我對你只有愧疚、感謝,沒有情感?!?

元雨晴的笑僵在臉上,臉色剎那灰白。

她雙目圓瞪,盯著裴燁的臉,眼里全是震驚傷心和無法接受。

為什么?

為什么阿燁還不能接受她?

她恨不得把心掏出來給他,他已經離婚了,為什么還不能接受她?

元雨晴聲音顫抖哽咽,“阿燁,你就是最好的!除了你,我誰也不要?!?

“我不奢望你給我身份、給我婚姻,只要你讓我留在你身邊照顧你、能看到你,我就滿足了?!?

“你一日不再婚,我一日照顧你!”

“我先走了,改天再來看你?!痹昵缪劭舴杭t,聲音透著無比的堅定,轉身跑了出去。

裴燁望著元雨晴的背影,吸了一口氣。

除了感情,他會傾盡可能去補償她。

元雨晴從沁園跑出來,雙手緊緊握著方向盤,將車開的飛快,眸里全是陰狠妒恨。

她不擇手段、窮盡一切,才趕走了沈妗,她不會放棄!

第33章 妻子的身份

她一定要站在裴燁身邊,以他妻子的身份!

元雨晴將腳下的油門踩到底,車子發狂般的朝著薛佳華的住區駛去。

元雨晴拜訪的時候,薛佳華剛午睡起來。

“雨晴,你過來了。來,快坐,怎么又瘦了?”薛佳華一臉慈笑,拉著元雨晴的手關切的問道。

元雨晴從年少到現在,對阿燁的一往情深和在醫院的悉心照顧,讓從小就喜歡元雨晴的薛佳華,現在更甚。

元雨晴眼眶一紅,鼻頭泛著酸,無盡委屈的叫了一聲“伯母……”后,就再說不出話來,眼淚如同開了閘的洪水般傾瀉而出。

“你這孩子,怎么哭了?有什么委屈,你跟伯母說,伯母給你做主?!毖讶A拉著元雨晴的手,在她手背上來回婆娑安撫著。

元雨晴知道薛佳華喜歡她。

在醫院時,薛佳華說過,讓阿燁以后好好對她。

“伯母,從小到大,我……我心里只有阿燁,我惦記他,想他一切都好,為了他我連命都可以舍棄?!?

“我今天去看他,阿燁讓我去找更好的,伯母,我這輩子,除了阿燁誰也不要!”元雨晴幾度哽咽,委屈的說不下去。

“你對阿燁的好,伯母都知道。雨晴……”薛佳華頓了一下,雖然有些殘忍,可是該說的話還是要說的。

“雨晴,伯母知道你為阿燁付出了很多??墒?,你跟阿燁是不可能的?!?

元雨晴愣在原地,她不相信她聽到的,薛佳華以前最喜歡她了,經常拉著她的手說,“你要是做我的兒媳婦多好,阿燁真是沒福氣?!?

她不可置信,顫聲問道,“為什么?伯母,為什么我跟阿燁不可能?”

“雨晴,裴家不可能為長孫娶一個沒法生育的女人為妻?!毖讶A嘆了口氣,心疼的看著元雨晴。

她知道,元雨晴也是因為阿燁才沒了子宮。

可是,她就是再喜歡雨晴,也不會拿自己的兒子,自己的孫子開玩笑。

“雨晴,你做伯母的干女兒,伯母會給你找個好人家,會把你當成女兒疼一輩子?!?

“不要!”元雨晴使勁的搖著頭,痛哭出聲。

“伯母,我可以移植子宮的,阿燁說過會為我移植最好的子宮,我能給裴家生孩子的!”

“伯母,我愛阿燁,求你讓我嫁給阿燁吧,我從小到大的愿望就是嫁阿燁為妻?!?

元雨晴泣不成聲,她連最后的希望也沒有了?

她“撲通”一聲,跪在薛佳華面前,雙手拉著薛佳華的手,滿臉掛淚,聲音微弱帶著乞求,“伯母,從我懂事起,我的眼里就只有阿燁。以前,因為昏迷,我錯失了成為他的妻子,照顧他的機會,我恨的自殺,卻被救了下來?!?

“現在,他單身了,求您看在我一片癡情的份上成全我吧,您不是最喜歡我了嗎?我可以先去移植子宮,等懷孕了再結婚,只求您幫我留在阿燁身邊?!?

薛佳華狠著心將手從元雨晴的手里抽了出來,聲音冷涼了很多,“雨晴,你對阿燁照顧、對阿燁的好,我都記在心里。裴家不會虧待你的,可是婚姻,裴家給不了你,你回吧?!?

第34章 猙獰

薛佳華說完,轉身上了樓。

元雨晴跌坐在地上,淚水順著臉頰滾滾而落。

她的手指狠狠扣著地板,面上猙獰一片。

為什么?

她做了這么多,連命都能給,他們卻還沒有一個人愿意接納她?

她不甘心!

元雨晴爬起來,跌跌撞撞的朝外走去,她不會,不會就此善罷甘休!

郊外的廢舊工廠。

助理匯報,抓到視頻里跟沈妗見面的外國人了。

裴燁半個小時就出現在關著外國大漢的地方,那個口口聲聲說沒做過的女人,他要看看,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裴燁的身體靠在椅背上,雙腿疊加搭在桌子上,目光冷冷的看著被綁在椅子上的外國大漢。

“誰指使你綁架的?”

外國大漢嘴唇緊閉,搖搖頭示意自己聽不懂。

裴燁眼神凜冽的看了站在外國大漢身側的保鏢一眼,保鏢對著大漢的臉是重重的掄了幾拳。

外國大漢被打的頭歪到了一邊,鼻子、嘴角瞬間流出了鮮血,臉高高的腫了起來。

助理將元雨晴的照片舉在外國大漢眼前。

“誰讓你綁架她的?”裴燁再次沉聲問道。

外國大漢操著蹩腳的中文,“我只是為了錢,有個女人找到我,轉錢給我,讓我將這個女人擄走,扔到這個廠房就好?!?

裴燁拿起桌上的刀子,對著陽光看著閃著銀光的刀刃,將長腿從桌子上挪了下來,緩緩站了起來,走向外國大漢。

裴燁將那天外國大漢跟沈妗在一起的視頻截圖給大漢看了一眼,“為什么見她?”

“是她約我見面的,她就是指使我綁架的人?!?

裴燁目眥欲裂,氣血一陣上涌,抬手就將刀子扎進了大漢的大腿。

血順著刀口往外冒,大漢“嘶”著氣,疼的臉色慘白。

裴燁伸手拔出刀子,慢條斯理的,在大漢胸前的衣服上來回擦拭著刀刃上的血跡。

在快要擦拭干凈的時候,裴燁又將刀子擦在了外國大漢的另一條大腿上,他握著刀把,緩慢的轉動著刀子。

外國大漢咬著牙,額上的汗順著臉頰大顆大顆的往下淌。

“想清楚再回答,若是有一個字的不實,就讓你體驗體驗極致的痛苦?!?

外國大漢疼的抖著聲,“是她打電話約我在咖啡廳見面的?!?

“我按著她給的包間號找到她。我坐到她對面,用外文跟她打招呼,問她什么時候動手?!?

外國大漢吸著氣繼續說,“我話還沒說完,她神色不對,站起來走掉了。我再打給她,她說哪里不安全,她看過我了,很滿意,讓我按計劃將那女人扔到這倉庫就好,還打了一半錢給我?!?

“事成之后,這女人又打了尾款給我,讓我回我的國家,我就回去了?!?

“你沒傷人?割人子宮?”裴燁瞇著危險的眸子,盯著外國大漢的眼睛。

“我只是按照要求準備了人血,潑在這女人的下半身。我沒傷人,傷人的事我也不敢做,我就是好賭貪財,并不謀人性命,我說的句句屬實,先生放了我吧?!?

第35章 殺氣

裴燁逆光而立,滿臉殺氣、硬朗的面容在陽光下刀削斧劈般深刻,周圍的空氣都凝結了。

助理斗著膽子,顫聲說道,“總裁,我再去核查通訊,如果是沈小姐所為,應該不會傻到約他直接見面?!?

裴燁轉身往外走。

元雨晴從薛佳華那里回來后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里,看到裴燁電話的時候,眼睛都亮了。

元雨晴接通電話,聲音興奮又柔膩,“阿燁,你找……”

“我在元宅門口?!?

元雨晴的話沒說完,就被裴燁冷han的聲音打斷。

雖然有些意外,也感知到他的冷淡,可是裴燁的到來,還是讓元雨晴感到無比的開心。

她從衣柜里拿出最新買的裙子換上,精心的畫了妝,不敢停留的就朝門外跑出。

出了門就看到裴燁暗黑的豪車停在百米左右的前方,元雨晴壓抑著內心的喜悅,跑過去拉開車門,坐到了副駕駛。

安全帶還沒系好,裴燁就發動了車子。

她含情脈脈的看著裴燁,“阿燁,我們去哪里?”

“醫院?!?

元雨晴臉色煞白,聲音怯懦,“去,去醫院做什么?”

“檢查身體,你不是想嫁給我嗎?”裴燁的聲音沒有一絲變化,就像沒感知到元雨晴的不安。

元雨晴的心慌亂不已,她強迫自己鎮定下來,“阿燁,我這幾天身體不舒服,不適合體檢。等我好了,我自己去。你這么忙,不用陪我的。不如我們現在一起去看看伯母吧,我好幾天沒去探望伯母了?!?

裴燁沒有回答,只是意味深長的看了元雨晴一眼,繼續朝醫院開著車。

元雨晴瞳仁中的驚恐不斷放大,她手心里滿滿是汗,“阿燁,我不想去醫院。我不想面對體檢結果。我跟伯母說了我會移植子宮的。阿燁,求你了,別帶我去醫院,我害怕?!?

元雨晴淚如放閘,用滿是淚水的眼睛望著裴燁乞求道。

裴燁冷著一張臉,沒有絲毫動搖,“我說過,我會負責的?!?

車停在萬和醫院門口的時候,元雨晴的心沉了谷底。

裴燁先行下了車,迫人的站在車側。

元雨晴手抖的厲害,安全帶解了幾次才解開,她挪著異常沉重的步子,跟在裴燁身后。

在走出電梯的那一刻,元雨晴拉住裴燁的胳膊,站在原地。

“阿燁,可不可以不去?我不想去,你知道我害怕什么。我的身體已經這樣,還能體檢出更糟嗎?”

裴燁攥住元雨晴的手腕,往里走,“我會幫你安排移植手術?!?

早就等待著的醫生迎上來,將元雨晴帶進了檢查室。

一個小時后。

元雨晴神色痛楚的跟在醫生后面出了檢查室。

醫生摘掉口罩,向裴燁匯報到,“除過子宮問題,元小姐身體健康?!?

元雨晴走到裴燁身側,紅著眼睛,“阿燁,都檢查完了,帶我離開醫院吧,我好難受?!?

裴燁眸底閃過一抹意外,他誤會了?

“她的身體能否隨時接受子宮移植手術?”

第36章 移植手術

他說過要幫她做最好的子宮移植手術。做了手術,讓她去找更好的人,過新的生活。

“只要有匹配的子宮,元小姐的身體可以隨時接受移植手術的?!贬t生肯定的說道。

元雨晴身體抖的厲害,面色蒼白如紙,聲音虛弱飄忽,“阿燁,我真的很不舒服,我們離開醫院吧?!?

裴燁看了一眼如此孱弱的元雨晴,心里有些許動容。

“盡快幫元小姐聯系匹配器官,安排子宮移植手術?!迸釤罡t生吩咐道。

“好的,裴先生。找了匹配的子宮,我們會第一時間跟您聯系。元小姐切掉自身發育不全的子宮,移植上新的子宮,完全可以懷孕生子的?!?

醫生的話讓元雨晴險些栽倒在地,她眸中光芒陡然一顫,也不知道是驚恐還是絕望。

裴燁瞇起狹長的雙眼看向醫生,“自身發育不全的子宮?”

“是,元小姐子宮發育先天不足,無法滿足女性懷孕生育的需求?!?

元雨晴的心尖涼了下去,她帶著哭腔急切的解釋著,“阿燁,你相信我,子宮的事我真的不知道,我爸媽從來沒有告訴過我,我不是故意隱瞞欺騙你的?!?

“我被綁架是真的,滿身是血是真的,阿燁,我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求你不要不理我?!?

元雨晴淚盈余睫,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裴燁眸色冷涼的看向元雨晴,聲音疏離冷漠,“以后不要再來裴家?!?

在元雨晴委屈的哀求解釋聲中,裴燁神色恍惚的邁步向醫院外走去。

“我認罪。但不是綁架元雨晴的罪,是愛上你的罪?!?

沈妗的話一遍遍回響在裴燁的腦子里。

他不信她,他被什么蒙蔽了身心?

他的心緊緊的揪著,為了逼她認罪,他無極不用。

給警局施壓,她被拷在審訊室的椅子上三天四夜,日夜不眠。

讓沈家破產,讓陸浩天加刑,讓律師每天將這些消息帶給她。

裴燁心臟深處的疼痛一陣一陣往上翻涌。

三天后。

當初搶救元雨晴的醫生被兩個壯漢按在地下室的墻壁上,頭發凌亂、鼻青眼腫、滿臉血跡。

裴燁偏頭懶坐在椅子上,隨意把玩著手中元雨晴當時的病歷。

他聲色平靜,有點冷han,“有沒有子宮你判斷不了?”

“總裁!你饒了我吧!我是被迫的,是元小姐拿著我的把柄逼我這么說的。她那個子宮確實無用,跟沒有是差不多?!贬t生怕的渾身篩抖。

裴燁的身體依舊懶懶的靠坐在椅子上,瞇眼掃視著病歷上的字,薄唇中說出的話讓人不han而栗,“沒有和被割你也分不清楚?你這雙眼睛著實沒什么用?!?

醫生身上冷汗如瀑,抬著腫的睜不開的眼睛哀求,“總裁,元小姐子宮的事是我騙了您,我罪該萬死??墒?,求你,求你看在我保住沈小姐子宮的份上饒了我吧?!?

裴燁捏著病例的手頓了一下,看向醫生的眸子閃著懾人可怖的暗光。

第37章 慘叫

醫生的身體不受控制,抖的更加厲害,他滑向地面噗通一跪,痛哭流涕,“總裁,沈小姐從看守所門口暈倒那日,被送來醫院剛好是我接的診,那時候沈小姐的胎兒已經很不穩了,元小姐讓我裝作不知情,給沈小姐正常用藥?!?

“總裁,雖然我害怕元小姐毀我前程,我還有一家老小要養活??晌沂且幻t生,傷害生命的事我沒有做。后來沈小姐流產被送來醫院那日,元小姐讓我切掉沈小姐的子宮,我也沒有做啊?!?

裴燁騰的站起來,將椅子帶翻在地,發出的聲響讓醫生全身的毛孔都哆嗦起來,他疾聲解釋著。

“總裁,元小姐在場,我當時不得不騙您切了沈小姐的子宮??墒怯幸惶煸〗憬K究會發現的,我寧愿辭職帶著家人移民,也沒傷害沈小姐?!?

醫生爬過去,跪在裴燁腳邊,抬著頭,滿臉乞求。

“總裁,求您看在我還有一絲良知的份上就饒了我吧,我也是個受害者,我不得不背井離鄉,我并沒有害人,我只是不得已騙了您兩次?!?

裴燁氣息憂沉郁怒,他抬腳將醫生踹翻在地,“沈妗知道她懷孕嗎?”

“不知道,手術結束,沈小姐才知道自己剛剛流了產,心痛的暈了過去?!?

醫生說到這里,眼里閃過一絲怯懦,視線變得閃躲起來。

“我想知道的事情沒有一件能逃過,你敢有一絲隱瞞,你國外的家人可能都要為你回國?!?

醫生趴在地上,滿臉恐懼,“總裁,我不敢,我都說,我都說?!?

“總裁,我是答應過你,不告訴任何人沈小姐沒有子宮的事??墒悄赣H不知道從哪聽說了,在醫院打了沈小姐,逼著沈小姐跟您離婚?!?

“沈小姐后來找過我,問我她是不是沒了子宮,要求看了當時的手術病歷?!?

醫生聲音嘶啞發顫,音量越來越低。

“一步錯,步步錯,我不敢說出真相,只能當做一切都是真的?!?

“總裁,您母親哪里真的不是我說的?!?

裴燁定定的站著,他來時想到摘子宮的事是元雨晴自導自演。

卻沒有料到聽到這些關于沈妗的事。

她不知道懷孕。

她失去孩子,心痛到暈厥。

她被母親責難,跟他離了婚。

她以為自己沒了子宮。

裴燁竭力控制著呼吸平穩下來,他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攥緊,眼底風起云涌,再難處變不驚。

“真是笑話,你的被迫,害我失去了孩子,失去了妻子?!彼淅湫χ?,聲音的han氣太重,像是一條吐著信子的毒蛇。

裴燁轉身走上臺階,一步一步緩緩的,空蕩的空間里回響著“踏,踏”的腳步聲。

醫生屏住呼吸,不敢說話,他看著裴燁快要走到臺階盡頭的時候,呼了一口氣。

“既然看不清病了沒病,就不要做醫生了,留著一只手、一只眼睛就夠了?!迸釤畹穆曇魪母咛幚淅鋫鱽?,由近及遠。

緊接著,地下室傳來凄厲的慘叫聲。

第38章 不能自抑

次日。

元家的股票昨日還好好的,突然間跌停大盤,接連三天。

散戶心里沒底,跟著拋售,私募力量低價大量吸籌,股價略有上升,散戶又跟風買進,連漲兩日之后,股票又跌停三天。

散戶恐慌性拋盤,再不敢跟進。

不管國有銀行還是商業性銀行,一夜之間,商量好似得都不批元家的貸款,元家只能將全部身家砸到救市上,甚至將房產都抵押了出去。

裴燁要元家破產,元家也就撐了不到兩周。

元家抵押掉了所有資產,無家可歸,一家三口擠在五十多平的舊樓里。

元雨晴找到裴燁,笑的凄厲,“是你做的對不對?有什么你沖著我來,我父母毫不知情?!?

裴燁垂眸,沒有一絲人類情感的看向元雨晴,反問道,“你要殺我孩子,我為什么不能對你父母動手?”

元雨晴先是一愣,隨即笑的癲狂。

“你不是恨她入骨嗎?你怎么能跟仇人生孩子呢?”

裴燁眉心一緊,厲聲喝道,“夠了!元雨晴,綁架、陷害、做胎兒、摘子宮,你真是惡毒!”

“我惡毒?你不惡毒嗎?”

“你鐵石心腸,冰冷淡漠。我愛了你這么多年,你視而不見。我為你自殺,為你費盡心思,為你綁架傷人。是你!是你逼著我一步步走上這條不歸之路!”

元雨晴雙目赤紅,涕淚并流,嘶聲質問。

“為什么?為什么你不說沈妗惡毒?她嫉妒成性,撞你昏迷三年;她用心險惡,謀害裴家子孫;她水性楊花,跟陸浩天奸淫茍合;她忘恩負義,棄救她身負重傷的你而去!這樣的沈妗,你還念念不忘,真是好笑!哈哈哈……”

元雨晴滿臉嘲諷,瘋癲的笑聲回蕩在整個辦公室。

“裴燁,你愛她!你從始至終都愛她!”

“你想不想知道你對你愛的人都做了什么?”她看著裴燁,笑的詭異陰冷。

“車禍是我做的??上?,沈妗沒死,還有個癡情種要替她坐牢。你恨了她多久?”

“沈妗罵你殘廢,說你離開裴家的視頻是我改的!你虐待了她多久?”

“綁架摘子宮的事是我嫁禍的!你逼著她認罪了多久?”

“離婚的事是你媽媽一手辦的!你怨她了多久?”

她滿面猙獰,一臉報復得逞的快感。

“六年前,我偷偷下了藥給你,我愛你愛的發狂,我想靠近你,不擇手段的得到你,我要你娶我!”

她像是神志不清,喃喃自語,“為什么我一轉身就找不到你了,為什么你跟她過了一夜!”

“我用盡心思,憑什么她坐享其成!憑什么!”

元雨晴突然捂著胸口,像是承受著巨大的痛苦,哭得不能自抑。

裴燁全身的肌ròu都在收緊,心房也跟著收緊。

元雨晴的話像是帶著鐵釘的鞭子,狠狠得抽在裴燁的身上。

他呼吸漸漸緊促,手握成拳,手背上的青筋突突的跳。

這些年,他從未試圖去了解過真相。

他恨她,恨她口口聲聲說愛她,卻形影不離的跟著陸浩天。

第39章 不理不睬

恨她為了陸浩天減刑跟他結婚。

恨她對裴太太身份滿不在乎,隨時可棄的樣子。

他一直在誤會她。

裴燁猛的吸了一口氣,心口疼的厲害,他要不斷的深呼吸,才能讓自己的疼痛得到片刻紓解。

他抬手按了按手邊的按鈕,對著應聲進來的助理說道,“立刻查新西蘭那邊的具體住址?!?

說罷,指了指元雨晴,“這女人瘋了,把她送到精神病院?!?

元雨晴也不反駁,看著裴燁發狂的笑,“你以為你還能找回她嗎?找的到人找不回心,她若還愛你,怎么會在你重傷的時候離開?哈哈哈哈哈……”

助理看著面色越罷陰冷的裴燁,凜著眉、心跳的宛若擂鼓,迅速將元雨晴帶了出去,安排人送去了精神病院。

裴燁呆坐在辦公桌前,往事如電影一般在他眼前幀幀回放。

他們是在一次全國優秀大學生交流會上認識的。

年少時,沈妗扎著馬尾,穿著藍白相間的百褶裙校服,眨著亮晶晶的眼睛,攔在他面前,紅著臉卻沒有一絲退縮的跟他說,“裴燁,你長得真帥,從今天起,我要追你!”

他看了她一眼,她剔白透紅的漂亮臉蛋上那勇敢的神色,讓他的心跳了一下。

他沒做聲,只是繞過她走開了。

從哪以后,沈妗每周跨域大半個國,從南方的湘城來到北方的江城找他。

她帶好吃的給他,寫信給他,不管他多麼沉默,多麼冷漠,她的臉上總是掛著笑,好像只要站在他身邊就很滿足,就很開心。

他好像被她打動了,他想為她做點什么。

他翹了一天的課,飛到她的城市,想裝作只是順路,給她一個驚喜。

可當他站在教室外,透過窗戶看著她跟陸浩天勾肩搭背,笑的肆意開懷。

他心里涌上的異樣情緒讓他一秒也看不下去。

他回到江城,第一次動用家里的關系調查了陸浩天。

沈陸兩家是有意聯姻的,媒體撰寫――畢業完婚。

沈妗再來江城,裴燁冷著一張臉,一句不言。

一連四周,任憑沈妗使出渾身解數,裴燁終是不理不睬。

那是裴燁第一次見沈妗哭,她長長的睫毛上沾染著淚水,“你若是真的這么討厭我,我以后再不來打擾你就是了?!?

之后沈妗便再也沒來了。

再見,就是半年后的那場晚宴。

不,四年前那場晚宴,他清醒的時候根本沒看見她。

他一定很粗暴,一定弄得她很疼,那是她的第一次。

想到這里,裴燁墨色深瞳中的痛苦快要滿溢出來。

他以為是陷阱,他根本沒想過去找尋她。

沈妗跟陸浩天來江城飆車,沒想到,元雨晴在車子上動了手腳,竟想取她性命。

陰差陽錯,撞了他和元雨晴。

他竟然昏睡了三年。

他從未想過這三年她是怎么過的。

他睜開眼看到她的那一剎那的歡喜頃刻間就被昏迷前她跟陸浩天在一起的記憶覆蓋。

裴燁想起沈妗那厚厚的,抄滿按摩、護理筆記的本子。

第40章 強勢堅韌

他靠在椅背上,閉上眼睛,深深的吸著氣。

半響之后,裴燁睜開眼睛,他的手扶上鼠標,點在一個加密視頻軟件上猶豫不決。

這是他當時為了安全,給公司和家里安裝的世界頂級監控設備,可以存儲十年的視頻影像。

之前他不敢承認,他不敢打開,是他不想看到沈妗如何不愛他。

現在他不敢打開,是怕看到沈妗這三年過的多麼無助凄苦。

最終,裴燁還是打開了。

新婚之夜,沈妗穿著鮮紅的嫁衣,跪在他床頭,雙手攥著他的右手抵在自己的下巴上。

那嫁衣穿在她的身上真的是美極了。

她笑中帶著淚,“阿燁,我竟然做了你的新娘,這一幕我在心中幻想過千萬次,沒想到真的實現了?!?

她將他的手扶在自己的臉頰上,“阿燁,你一定很恨我是不是?我不知道,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我欠你的,我會用一輩子來還,這一生我都陪著你,照顧你。阿燁,你知道嗎?即便是這樣,我也覺得很滿足,又痛苦又幸福?!?

裴燁看到沈妗的眼淚一滴滴順著他的手指滑落下去。

她就這樣跪坐在他的床頭,抱著他的胳膊到了天亮。

天亮的時候,她吻了吻他的額頭,換下禮服,去給母親敬茶問安。

母親臉色怨恨,不接她的茶?!拔覂鹤右蝗詹恍褋?,你一日就是我的仇人,我就當你是伺候我兒子的仆人,你要是有半點不安分,就用家法打斷你的腿?!?

她面色平靜,聲音里沒有一絲委屈和不滿,那么順從恭敬,“媽,從今天起,我會傾盡我全力去伺候阿燁,如果有做的不好的地方,甘愿受罰?!?

那天起,她晨起為他擦臉剃須,刷牙喂食。

她臉上掛著溫柔的笑,白皙的手浸入水中,擰干毛巾,一點一點,仔細的擦過他的俊眉眼窩、高挺的鼻子還有菲薄的嘴唇。

她拿著牙線,一顆一顆的幫他清理完牙齒,再用紗布蘸著漱口水,幫他擦拭牙齦和口腔。

傭人端上為他特質的流質食物時,她用鼻胃管小心的喂給他,一喂就是一個小時。

白天她跟著醫生學習按摩,一個小時就幫他翻一次身。

他看見她纖細的手臂,使盡全力翻轉他時泛起的青筋還有被汗浸透的頭發。

夜里,她給他讀書放音樂,擦洗換衣,摟著他安眠而睡。

他看見她看向他眼里的愛意和溫柔,看見她為他擦洗換衣時臉上的羞澀和紅暈。

一日一日,一月一月,一年一年,除去去公司的時間,她從不讓傭人代勞一分。

裴燁看見,沈妗坐在堆積如山的文件中,一連整月,通宵伏案;看見裴家叔伯兄弟,找上門來羞辱刁難;看見她抱著膝蓋,靠坐在墻角,埋頭痛哭。

視頻里她日漸消瘦,從那個張揚愛笑的姑娘變成沉穩、強勢堅韌的裴家長孫媳。

裴燁的視線有些模糊,是她日夜不辭照顧他,是她忍著淚水扛起裴家家業。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