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0章-15章

第10章-15章

第10章 長長久久

沈妗再次醒來,已經回到了她再熟悉不過的臥室。

傭人站在旁邊一臉擔憂,“少夫人,您可醒了,今天是您和少爺的結婚紀念日,按照家族祖訓要去祠堂磕頭的,您要穿的中式禮服我都幫您準備好了?!?

沈妗看了一眼傭人,扯出一抹苦笑,往年都是她一個人去。

孤零零跪在地上,虔誠得向裴家祖宗祈愿,保佑他們長長久久。

而今,呵!

她強打起精神,梳洗換衣,一下樓,就看到裴燁翹著腿,背靠在客廳沙發上喝著茶。

沈妗一時怔忪,這場景就好像,這幾日他們之間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看到沈妗下樓,裴燁起身率先走出客廳上了車,沈妗隨后。

兩人一路無言,車里的氣氛壓抑的可怕,司機手心里全是汗,連呼吸都不敢發出聲音。

到了祠堂,裴家老爺子看著裴燁和沈妗一臉慈笑。

裴家眾人也都一一落座。

“跪祖宗――”老管家洪亮醇厚的聲音響起。

“我有話要說?!鄙蜴〈驍嗔斯芗业脑?。

眾人皆是一愣,隨即不滿的議論起來,“祠堂之上,她一個女人家怎么能打斷管家的話……”

裴燁滿臉陰鷙的盯著沈妗。

“我沈妗,裴家第四代長孫孫媳,因夫妻感情不和,提出離婚,我愿意凈身出戶?!?

裴燁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手背上的青筋暴起。

這女人,好大的膽!

砰!

裴老爺子更是氣的直接摔了杯子,裴家還沒人違背過這條家規!

“小妗,離婚是要受家法的?!?

沈妗抬著頭,一臉倔強,“是,離婚是我提的,我自己一個人受?!?

“抬家法,杖三十?!?

裴燁至始至終沒有說話,他和裴家其他人一樣,看著家法抬來,看著沈妗被摁到長凳上。

“撲!”

“撲!”

“撲!”

寬厚的板子,聲聲入ròu。一下下,重重落在沈妗的身上。

力道之大,每打一下,沈妗瘦弱的身子就跟著彈起一下,那聲音在祠堂回響著。

聽的人心驚ròu跳!

而她,用手指死死扣著長凳,雙眼緊閉,咬著牙,喉嚨里偶爾發出低低悶哼。

那一臉慘白,像是要融化的蠟像,冷汗如瀑。

每一次劇痛,沈妗就提醒自己,這是她該受的,從此以后她再不靠近裴燁半步。

“撲!”

“撲!”

執杖的人還在一下一下的打著。

暗紅色的中式禮服,已被血浸透,滴答滴答落進暗色地毯里。趴著沈妗,突然一歪,險些從凳子上翻下去。

裴燁走過去,一把拽起沈妗的手腕,“夠了!給爺爺道歉?!?

沈妗沒有回答,她臉色慘白的就如同一個死人,劇烈的疼痛已經讓她虛脫,終于再也撐不住了,滾到地上。

裴燁心里突然一緊,抱起沈妗就往外跑。

沈妗擰著眉心,神情痛苦,肚腹傳來的疼痛要將她撕裂吞噬。

裴燁目光向下,沈妗滴下的血越來越多,隔著鞋面,他似乎都能感覺到那灼燙的溫度。

頭皮一陣發麻,呼吸越來越亂。

朝驚慌的人群吼道:“開車過來,通知家庭醫生!”

沈妗疼的攥上他后背上的衣料,死死盯著他的眼睛,凄然一笑,聲音輕飄,“用我的孩子賠她,她不虧?!?

說完,細弱的手指陡然松開,整條手臂無力的垂了下去……

第11章 血流不止

家庭醫生滿頭大汗,手忙腳亂的做了簡單檢查和處理,可沈妗還是血流不止。

司機一路并線開著快車,裴燁把沈妗抱在懷里,她血色全無的緊閉著眼睛。

這女人從未如此的安靜過,安靜的讓人煩躁。

醫院,醫生、護士早就神情緊張的候在門口。

裴燁將沈妗放在推床上,她臉色慘白,一動不動,就像紙糊的一般脆弱不堪。

醫生護士推進她疾步向搶救室跑著,轱轆接觸到地面發出的聲音,尖利又刺耳。

裴燁站在搶救室門口,手上、衣服上全是沈妗的血,那血色醒目的刺眼,黏在他的皮膚上,灼燒著他的身體。

他抬腳想走,結果出來了自會有人通知他,可腳下卻挪動不了半分。

他周身han氣漸漲,盯著搶救室的眸子愈發駭人,他要在門口等著,看這個蛇蝎心腸的女人對裴家的孩子到底做了什么。

元雨晴紅著眼睛,默默無聲的站在了裴燁身旁,一臉自責的用那一汪水眸看著搶救室的門。

醫生突然推門,從搶救室里急匆匆出來,向著裴燁徑直走了過來?!翱偛?,少夫人懷孕45天,目前胚胎半脫落在宮口,子宮大出血控制不住,情況十分危急,建議切除子宮,否則會有生命危險?!?

說完,醫生將子宮切除的手術同意書和筆遞到裴燁面前,目光閃爍的和元雨晴對視了一眼。

裴燁眉頭緊蹙,看著手術書上的各種風險,握著筆的手緊了緊,在病人家屬哪里簽下名字。

這個女人膽大包天,竟敢瞞著他!

瞞著他懷孕,瞞著他提出離婚,瞞著他不要孩子。

他氣顫咬牙,抬手用力摁著眉心。

看著醫生拿著手術同意書轉身再次進入手術室,元雨晴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猙獰和陰狠。

沈妗,我沒有的東西,你也休想有!

阿燁是我的,你霸占三年,我會加倍拿回來。

僅僅一瞬,元雨晴就換上了一副怯怯又滿是自責的表情,扶上裴燁的胳膊說道,“阿燁哥,都是我不好,我不該去找你,不該打擾你們的生活。否則,也不會......”

“我――我是個沒有意義的存在......”

元雨晴捂著臉,悲戚的哭著,一轉身,順著樓梯向頂樓跑去。

裴燁追上來的時候,元雨晴的一條腿已經邁到了欄桿外面,懸在半空中,身子搖搖欲墜。

他一把將她扯了回來,帶著些怒意,“雨晴,別做傻事,跟你沒關系?!?

“阿燁,我已經沒有子宮,這輩子也沒法做母親,也不能如愿陪在你身邊。我活著一點意義也沒有?!痹昵珙j然的跌坐在地上,滿臉淚水的望著裴燁。

裴燁蹲下身來,“雨晴,她欠你的,我會補償你,會請世界上最權威的專家給你移植子宮?!?

元雨晴拼命的搖著頭,“我不要你補償!不要!”

“我只想你平安,只想你幸福。我可以退出,再也不打擾你。不管多痛苦,為了你,我都愿意做?!?

第12章 沒有回應

裴燁站在搶救室的門口,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搶救室的門。

六個小時過去了,搶救室的門終于打開了。

醫生硬著頭皮走到裴燁的身邊,“裴先生,手術很成功,少夫人修養一段時間,身體就沒什么大礙了?!?

裴燁斜眸盯著醫生,沒有回應,若有所思。

醫生緊緊攥著垂在身側的拳,極力克制著不讓身子抖的太厲害,額上密密的滲著han,后背也被汗浸濕了一大片。

“少夫人切掉子宮的事,不許告訴任何人?!迸釤罾淅溟_口。

醫生長舒一口氣,渾身緊繃的神經一下子放松了下來,抬手抹了抹額上的汗,畢恭畢敬的回道,“是,裴先生?!?

裴燁來到重癥監護室,低頭瞇眼睨著病床上的女人。

因為挨了板子身上有傷,沈妗被護士側放在病床上。

雖然做了處理,整個腰身的衣服還是殷紅一片,她蜷縮在偌大的病床上,頭發凌亂,面色慘白,就連唇色都透著蒼白,安靜的就像死過去了一樣。

裴燁有一絲恍惚,他見過年少叛逆張揚的她,見過熱烈如火的她,見過強勢堅硬的她,見過狠厲惡毒的她……

現在這脆弱不堪的女人又是誰?

醫生敲門的聲音打斷了裴燁的思緒。

“裴先生,現在我們需要給少夫人腰背上點藥,哪里創面太大,手術時只做了簡單處理?!?

裴燁蹙眉看著男醫生,暗啞開口,“把藥留下,交代會護士,我來?!?

醫生和護士相視一眼,強壓著震驚和詫異,按照裴燁的吩咐,醫生囑咐完注意事項后退身離開。

裴燁低身,修長的手指繞過沈妗領口的扣眼,緩緩的,一顆一顆解開她身上的病號服。

她白皙細膩的身體和胸前的旖旎風光便展現在他的面前。

裴燁眸色暗了暗,繞到沈妗身后,將上衣輕輕的疊了上去,血ròu模糊的傷口赫然刺目。

他眉頭深蹙,又極近小心的拉下她腰間的褲子,那兩個半圓更是皮開ròu爛。

身旁的小護士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身上的雞皮疙瘩起了一身,端著托盤的手也顫了幾下。

“拿來?!迸釤盥曇衾涑恋目膳?,面色也比剛才陰厲的很多。

護士哆嗦著將沾好藥水的棉棒遞給裴燁。

裴燁用棉棒在沈妗的傷口上涂抹著,眼底漲紅一片,周身的怒意愈發的可怖駭人。

為了離開他,她還真是狠。

挨了二十多板子,被打成這副模樣。

還要裴家親手打沒了孩子。

沈妗突然哼了一聲,“好疼?!?

她緊閉著眼睛,慘白不堪的俊臉皺成一團,嘴里嚶嚶囈語,“不要打我,好疼?!?

裴燁拿著棉棒的手在半空停了一下,又繼續在沈妗的傷口上涂抹起來,只是涂的比剛才更慢了一些。

沈妗不安分的扭動著身子,似乎想躲開身上這疼痛的觸感,可人卻沒有半點清醒的樣子。

她的臉色變得一片潮紅,“不要碰我,好疼啊?!?

“你要站起來,你那么完美,怎么能躺在床上。我一定要你站起來?!?

“你為什么不相信我!不是我,我沒綁架她?!?

“我錯了,我再也不糾纏你了……”

沈妗的聲音透著無盡的委屈,從高到低,最后哽咽著漸漸暗了下去,緊閉著眼簾不斷顫聲抽氣,她肩膀抽動著,眼角有淚水不斷滑落。

裴燁頓在那里,眸光晦暗不明的盯著不斷囈語的沈妗,好像有什么東西在扎著他的心臟,身體里涌起一陣一陣奇怪的抽痛。

第13章 血滴

醫生來的時候,裴燁已經給沈妗整理好了衣服。

護士剛將針頭扎入沈妗纖細白皙的手腕,這女人就扯動著胳膊,“疼,不要,不要打了?!?

針頭被扯了出來,針眼瞬間冒出了血滴。

裴燁眉頭緊蹙,英俊的臉上han霜瞬布,他走過去鉗住沈妗的手腕。

護士擦了擦額上的汗,在裴燁凜冽的目光下,手抖的厲害。

他托著她的手,手腕細細的,好像稍一用力就能捏碎,皺著眉頭,“抖什么!去叫你們護士長!”

護士長白白胖胖的,用手搓了搓沈妗手背上細弱的血管,快準狠的將針頭又重新扎了進去。

“裴先生,少夫人剛做完手術,流產加上手術創面,還有少夫人背后的傷,高燒會持續幾天,我們會隨時觀察,您有需要隨時按鈴?!闭f完跟護士退了出去。

沈妗難受的蹙著眉,嘴唇慘白干裂,迷糊中一直緊緊抓著裴燁的手,不松開。

液體里加了退燒藥,不一會,沈妗身上的衣服就被汗水浸透,額上也掛滿晶瑩的汗珠。

因為后面的傷口,不能蓋被子,發過汗后的沈妗又蜷縮起身子,微微抖著,看起來脆弱不堪。

裴燁用另一只寬厚的大手壓著她的手背,額上密密的冒了一層汗。

沈妗像是沉浸在什么夢魘中無法掙脫,抓著裴燁的手愈發的用力,身體也劇烈的掙扎起來。

“浩天!不要!不要去開車!”她焦急驚恐的嘶喊出聲。

沈妗跟陸浩天在監獄里的那些照片瞬間浮現在裴燁的腦海中。

裴燁的眸光驟然陰戾,抽出手掌,將沈妗的手丟在床上,渾身森冷的轉身離去。

沈妗,離婚,你試試。

“讓人去查,找到監控里的外國男人?!迸釤顡芡娫?,沉聲命令。

他眸中的光又暗了幾分,面上浮現出一片狠厲。

翌日。

沈妗醒來,對上裴燁沒有一絲溫度的眸子,心里一陣抽痛,冷冷開口,“你放心,我會盡快跟你辦完離婚手續,離開裴家,退出你們的愛情?!?

裴燁眉色不動,嘴角輕輕扯著冷笑,眼里濃重的恨意滿溢而出,“你殺了裴家的孩子,還想一走了之?!?

孩子?

沈妗的背狠狠顫了顫,手捂上胸口,她的心口不斷涌著血,痛到不行。

他為了那個女人,恨不得殺了她,置沈家人于死地,她怎么能讓這個被親生父親恨著的孩子來到這世上受苦?

沈妗凄然一笑,滿臉決然,“殺了孩子的是你們青梅竹馬的愛情,我沈妗不欠你們了?!?

裴燁眸底幽暗,修長的手指用力捏住她的下頜骨,聲音陰冷恐怖,“欠不欠不是你說了算,離不離婚也不是你說了算?!?

他甩開沈妗的下頜,氣息可怖的推門穿過醫院走廊,抬腳邁進電梯。

一個俊逸的男人迎面從電梯走出,就在電梯門合上的那一刻,裴燁伸手,攔住了陸浩天。

第14章 出獄

“站住?!迸釤罾涑脸隹?。

陸浩天回頭,瞇著眸子睨了裴燁一眼,將他的手臂推開,繼續往病區走去。

他徑直走到了沈妗的病房,輕敲了兩下門,推門而入。

沈妗趴在病床上,抬頭對上陸浩天滿眼關切的眸子,一臉驚詫,視線瞬間模糊起來,顫抖出聲,“浩天......”

“小妗,我出獄了?!标懞铺煅劭羲崦?,聲音暗啞。

沈妗嘴角上翹,開心的笑著,眼淚卻更加不可抑制的一顆顆順著臉頰滾落。

她太開心了,開心到想哭,浩天為了她入獄三年,終于,終于出獄了。

“傻瓜,別哭。我帶你回家?!?

陸浩天走到了沈妗病床前,蹲下身子,抬手要幫她抹去眼淚。

沈妗看著陸浩天笑著,難為情的自己用手胡亂抹了抹臉。

她好久不曾這么開心過,也不曾這么失態的哭過了。

陸浩天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發,站起身子,攥住她的手腕要將她拉起來。

“嘶”沈妗皺起眉頭,疼的倒吸一口冷氣。

“傷的很重?”陸浩天滿臉焦急,捏住被角,就要掀開。

沈妗急忙握住他的手,面上一紅,“不要?!?

“跟我有什么難為情的,讓我看看傷成什么樣?!标懞铺煊昧硪恢皇帜瞄_沈妗的手。

站在門口的裴燁,眸色冷沉的嚇人。他大步上前,一把扯住陸浩天的手,“沈先生這樣對我的妻子好像不太妥當?!?

陸浩天眸色幽暗的盯著裴燁,一字一句,聲音強硬,“小妗跟裴家已經沒關系了,該還的我們都還了,小妗再不欠裴家一分一毫?!?

“今天,我要帶小妗走?!?

裴燁攥著陸浩天的手腕越發用力,他嘴角冷涼的笑意點點滲出,“三十板子沒挨完,她就是還是裴家的人,誰也不能帶走?!?

沈妗笑的譏誚又自嘲,她冷冷開口,“我可以回去繼續?!?

裴燁淡淡的瞥著她,聲音沒有一絲溫度,“沒空再和你跪祠堂?!?

“沈妗,爺爺因為我們離婚的事,病了,私自提離婚的事我不和你計較,但爺爺有點什么事,咱們要算的不止一筆賬?!?

沈妗心口一滯,爺爺病了?

她撞了裴燁,為了贖罪嫁進裴家,裴家人人都道她是害了少爺的兇手。

愛裴燁的恨不得殺了她,覬覦裴燁身份財富的也恨不得剁碎了她。

這三年她在裴家撐的很辛苦,可爺爺是真心對她好的。

即便是她將他最疼愛的長孫撞成了植物人,爺爺也未曾怪罪她一句。

反而一直幫她撐著腰,不讓那些人為難她,不讓她受委屈,讓她身份尊貴的做著裴家長孫媳。

她就算是再想離開裴燁,再想離開裴家,也不能不顧爺爺身體。

沈妗深吸了一口氣,咬了咬牙,“浩天,你先回去,我處理好離婚的事去找你。你剛出來,別讓伯父伯母擔心?!?

陸浩天看著沈妗,欲言又止。

他知道小妗的性格,決定的事情不會改變。

“有事打給我?!彼麑⑹謴呐釤钍掷锍榱顺鰜?,深深的看了小妗一眼,轉身離開。

第15章 悲涼

一周后,沈妗出院,管家裴安親自將她接回了裴家。

站在沁園門口,腳下像黏了一塊吸鐵,她心里再也沒有期盼和歡喜,只?!瘺?。

“裴太太這是在等我?”裴燁的聲音冷冷的突然響起,不等沈妗回神,人已經被抱著進了沁園。

“放開!”沈妗低聲喝道,奮力掙扎。

裴燁冷著一張臉,充耳未聞,在傭人們吃驚的目光中,泰然自若的穿過客廳,直接將沈妗抱進臥室,摁在了床上。

“你以為我想抱你?那兩團又丑又黑的疤,看的倒胃口!”

沈妗轉開臉,心里慪氣。

裴燁見她不再出聲,大手按在她的腰上,“嘶啦”一聲,將她寬大的褲子扒了。

沈妗驚的差點跳起來,紅著臉,瞪著眼,眼神里全是怨氣。

裴燁感覺心被撓了一下,故意嫌惡的哼了一聲,“在醫院連個紗布都不蓋,在家遮什么遮?”

他拿著藥棉,好像很嫌棄的樣子,在那兩個圓潤細滑的臀瓣上粗略的上著藥。

“好好躺著,別出去給我丟人!”

沈妗趴在床上,咬著嘴唇,羞憤的揪著床單,她又沒叫他給自己上藥。

“爺爺病好了,我就離開?!彼龕灷涑雎?。

裴燁手上頓了一下,墨色的眸子暗了幾分,隨即狠厲的在沈妗那兩個微微顫動著的半圓又抹了幾下,扔掉藥棉,轉身出了臥室。

沈妗疼的蹙起了眉,轉頭朝著他離開的方向,狠狠得在瞪了一眼。

隨即,她收回視線,好看的眸子一點一點的看過房間里歐式的家具、一件件脫俗的擺件、暗藍色地中海風格的窗簾,還有水晶燈上一顆一顆的剔透斑斕的珠子。

這些都是她一點一點傾心布置的,元雨晴住進來大概是要將這些都嫌惡的一并扔了。

沈妗感到心上一堵,深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閉上眼睛,不去想這些她無法左右的事情。

渾渾噩噩中,她不知什么時候睡了過去,再睜開眼天已泛亮,自己竟然枕著裴燁的胳膊,躺在他的懷里。

她的臉貼著他結實的胸膛,耳朵里是他強健有力的心跳聲,她一只胳膊還緊緊的摟著他精健的腰身。

沈妗微微一愣,心里有點發酸,輕手輕腳的想要從裴燁懷里退出來。

她剛輕輕一動,就對上了裴燁幽深han涼的眸子。

沈妗不著痕跡的挪著胳膊,壓制著窘迫,強作鎮定的冷聲問道,“你怎么在我房間?”

裴燁身側的胳膊直接壓在了沈妗想要挪走的胳膊上,用那雙好看的眸子盯著沈妗看了半晌,才戲謔開口,“這么快就忘了,是誰拉著來拿鑰匙的我不撒手的?!?

沈妗被裴燁看的心跳不穩,她別過頭去,裴燁今天給她上藥確實是將鑰匙拉在她房間里了。

她閉上眼睛,懊惱的深呼吸,睡著的她就這么沒出息?

睡著就不記得他多恨她?

不記得為了元雨晴,他恨不得親手殺了她?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