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4章:

第4章:

溫昀表示他真的想好好活下去,他是活得不耐煩了么,敢讓牧玄霄伺候他沐浴,想想都覺得很窒息啊!

所以等阿寧一走,溫昀立馬表態,“咳…徒兒啊,剛剛的話你就當沒聽到,為師自己完全可以自己藥浴!”

溫昀邊說邊小心翼翼地觀察起牧玄霄的臉色來,隨時準備好說好話來順毛。

但看了半天,溫昀都沒從牧玄霄臉上看到一絲一毫的不爽。

這人有那么好的脾氣?顯然不可能!

察覺到溫昀目光的牧玄霄嗤笑一聲,抱著手懶洋洋地掃了他一眼。

笑?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溫昀被牧玄霄帶著鄙夷意味笑聲弄得腦袋一熱,但是再不高興他也只敢在心里暗戳戳地腹誹幾句。

管他的!療傷要緊!

溫昀憋著一股氣,忍著劇痛撐著身子才勉強坐了起來,但力氣一松差點又躺回床榻上了。

怎么回事!他怎么感覺自己越來越嚴重了!

看著擺在房屋中央離床榻還有好幾米遠的浴桶,溫昀陷入了沉默……

就憑他現在這副病入膏肓的樣子能順利爬過去嗎?就算能那也得忍受傷口的劇痛。

溫昀想象了一下覺得自己可能會被疼死。

難道剛剛牧玄霄嘲笑他是因為料定他沒辦法自己過去?溫昀出神地想著下意識看了牧玄霄一眼。

果然看著自己狼狽的樣子,牧玄霄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眼底的譏諷也更加刺眼了。

想暴粗口了怎么辦!不行得忍住!好歹他生前是一名人民教師。

溫昀深呼吸,打算嘗試別的辦法,少說他也是個仙尊。

對了!剛剛他不是用靈力隔空取物來著,那直接操控靈力把浴桶給抬到床榻便不就行了!

溫昀覺得這法子甚好,他點點頭施展起靈力來。

但浴桶紋絲不動,

溫昀又試了幾次,還是不動……

他真的是仙尊對吧!對吧?

溫昀懷疑起自己來,但也可能是浴桶太重了,看似普通其實暗藏玄機。

現在只有試著用靈力把自己給挪過去了。

想著,溫昀就開始了第二輪嘗試,這一次他操控靈力包裹住自己的身體。

一運轉靈力,溫昀的身體就搖搖晃晃地懸在了床榻上方。

這次鐵定能行!

溫昀心下一喜忙不迭操控著自己的身體朝浴桶的位置飛去。

但在經過牧玄霄時,靈力好像不受控制般四散,溫昀心一慌,身體在空中劇烈晃動。

下一秒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不偏不倚還就摔在牧玄霄的腳邊。

……

溫昀呈五體投地般不雅的姿勢趴在地上,傷口的劇痛已經疼得他眼淚花都快出來了。

故意的吧?這絕對是故意的吧!溫昀咬牙切齒地揚起腦袋卻先看到一雙黑色的靴子。

很快鞋子的主人發話了,“師尊不是要自己來么?繼續啊?!?

“……”

他還敢繼續嗎?還怕摔得不夠慘?不過他真的搞不懂牧玄霄了。本來以為真讓牧玄霄幫他藥浴才會惹惱對方,怎么現在看來不是這樣?還是說牧玄霄只是想和他對著干?

不管了,溫昀長嘆一聲,伸出手指戳戳眼前的黑色靴子。

卑微道:“好徒兒,可以幫幫為師么?”

“哦?師尊不是說自己來嗎?”

“呃…不,為師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是嗎?”

牧玄霄眉梢一挑,表情甚是愉悅,“那徒兒就來好好幫幫師尊!”

“好好”兩個字被咬得很重。

一絲詭異的危險感浮上溫昀心頭,還沒等他反應過來。

他整個人就牧玄霄抓著衣領給提起來了。

“等一等!”

溫昀打了個冷顫,他猛地想起阿寧師姐告訴他藥浴一定要把衣袍脫掉。

“等為師脫個衣服!”

溫昀趕忙把自己青青草原綠的外袍脫掉了,但還有一件白色透薄的褻衣。

只是白色的衣袍早已被干涸的褐色血跡大片沾染,仔細一看上面還冒著絲絲黑氣。

不出意外的話,傷口和衣服粘在了,看來有些不好脫啊。

溫昀小心翼翼地脫了還半天才堪堪脫下半只袖子。

饒是如此,溫昀還是不停地吸著冷氣,太疼了!每扯一下衣服血淋淋的傷口就重新被撕開,黑霧也就再一次侵入傷口,帶來二次傷害。

溫昀咬著牙,繼續艱難的脫衣服,忽然他感覺自己后背的衣領被人抓了起來。

他轉頭一看,牧玄霄正黑著臉不耐煩地看著他。

“不好意思,為師盡量快一點脫……”

還沒等他說完,只聽見“撕拉”一聲。

緊接著溫昀感覺后背一涼,劇烈的疼痛如洪水般席卷,下一秒他的眼淚就奪眶而出。

“牧玄霄你丫的在干什么?”

溫昀瞪大紅得跟兔子似的濕漉漉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地上四分五裂的衣服和一臉“不用謝”的牧玄霄。

真是孽徒啊!孽徒!

但還沒等溫昀從疼痛中恢復神智,就感覺自己忽然被人抱了起來。

突如其來的失重感,讓他下意識環住了牧玄霄的脖子。

!!

當溫昀意識到自己環住的是牧玄霄的脖子后,他立馬撒開了手。

并且溫昀感覺自己的身體開始變得僵硬,他一動不動,相當不自在。

可能是察覺到了他的僵硬,溫昀感覺牧玄霄在他耳邊輕笑了一聲。

溫熱的氣息帶著幾分嘲笑,沒入了他已經紅得充血的耳朵。

溫昀的身體越僵硬卻也越敏感,灼熱的手掌始終禁錮在他的腰間,他甚至能感受到牧玄霄手掌的粗糙。

因為是被抱著的,牧玄霄的衣服不斷摩擦著溫昀腰背破損的肌膚,又疼又癢。

好在浴桶并不遠,也就幾步路,可這幾步路對溫昀太過煎熬。

當看到云霧繚繞的浴桶時,溫昀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氣。

“可以放為師下來了,謝謝徒兒!”

話落溫昀就眼巴巴地望著牧玄霄等待著他把自己放下來。

但當溫昀看到牧玄霄的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時。

一種不祥的預感瞬間充斥了溫昀的胸膛。

果然下一秒他就被牧玄霄直接扔進了浴桶內。

“噗通”

一時間水花四濺。

咕?!緡!?

溫昀猝不及防地喝了好大一口洗澡水,掙扎著翻了個身才在浴桶內坐好。

如果被在浴桶內被淹死就太滑稽了。

溫昀咬著牙,狼狽地抹了抹臉上的水,真是氣死他了!

他真想狠狠地瞪幾眼牧玄霄,可是理智告訴他要忍住,不要沖動!

呼!

溫昀深吸一口氣,反復給自己洗腦不要生氣,不要生氣!

冷靜了一點的溫昀忽然想起自己之前好像生氣吼了牧玄霄一句,這孽徒該不會這么記仇吧?

緊接著牧玄霄冰冷的聲音就在耳畔響起。

“師尊的火氣消了嗎?”

“……”

果然!

溫昀壓下心底的無語,忍辱負重道:“呵呵消了,徒兒想的真周到,為師謝謝你?!?

“師尊客氣了?!蹦列鲐撌侄⒀劬ξ⒉[,似乎對溫昀的回答還算滿意。

見牧玄霄這副毛被捋順的樣子,溫昀有些心虛,看來牧玄霄沒聽出他的陰陽怪氣。

不過比起這個溫昀現在更關心自己的傷,這藥浴確實神奇,不到一盞茶的功夫,傷口處的黑霧就消散不見了。

沒了魔氣,傷口也在藥浴的作用下肉眼可見的愈合。

不光如此,溫昀還感覺自己的丹田處漲漲的。

丹田是這個世界儲存靈氣的地方,如果說剛剛他的丹田就如沙漠般靈力枯竭,那么現在就如大海般充盈。

看來牧玄霄的魔氣還有壓制靈氣的作用!

怪不得他之前不能用靈力將浴桶給抬起,不是他太菜,是牧玄霄太逆天了。

想著溫昀就下意識地看了眼牧玄霄,正好對上了那雙冷冰冰的眸子。

“把這個吃了?!蹦列雒畹?。

“這是什么?”

“腐骨丹,吃下不會立刻死亡,每七天毒發一次,我會按時給師尊解藥?!?

看著牧玄霄手掌中紅色的毒丸,溫昀內心忍不住害怕,他知道牧玄霄就是想用這種慢性毒藥控制他,但這毒藥的名字真的有些嚇人。

溫昀咽了咽口水,顫聲道:“毒發時是什么癥狀?”

“如其名,毒發時骨頭如被腐蝕啃咬般疼痛?!?

牧玄霄歪著頭,唇角微揚,“師尊可是怕了?”

“怕,可以不吃嗎?”

“師尊你覺得呢?”

看著眼前人愈發冰冷的眼神,溫昀識趣地閉上了嘴,吃就吃吧,沒辦法。

他認命般朝牧玄霄點點頭,下一秒紅色的藥丸就朝他拋來。

溫昀不情愿地伸出雙手做好接毒丸的準備,毒丸從空中劃過一個優美的弧線,然后擦過他的指尖,徑直掉進了浴桶內。

“……”

看著空空如也的手心,溫昀忽然感覺到了壓抑的恐怖氣息鋪面而來。

他根本不敢抬頭去看牧玄霄的臉色想必非常駭人。

求生欲的驅使下,溫昀趕忙屏住呼吸潛入水里找那顆紅色的毒丸。

好在他沒過多久就找到了,溫昀捏著那顆濕乎乎的紅色毒丸,卻陷入了沉思,是他的錯覺嗎?他怎么感覺這毒丸變小了。

難道是被藥浴泡化了一部分,那會不會毒性就沒那么大了?那感情好啊!

溫昀壓下心底的猜測,怕牧玄霄也看出藥丸的不對勁來,于是忙不迭把毒丸扔進了嘴里,咽了下去。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