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2章:

第2章:

溫昀腦海中的警鈴大作,可是癱軟如泥的身體支撐不了他腦海里任何逃跑的念頭。

“怎么?師尊連看都不想看弟子一眼了嗎?”這次低沉的聲音里帶了些不悅。

“沒…沒有…”

察覺到了對方情緒變化的溫昀抿著唇顫聲回應,求生欲使他不得不迅速睜開了雙眼。

入目的是一個空曠陰冷的房間,墻壁皆由石塊砌成,奇怪的是房屋中央擺放了一個巨大的石鼎。

當然這并不是重點,重點是正架在他脖子上那冒著森冷寒氣的白骨制成的長劍。

再往上方看,溫昀見到了劍的主人,也就是他的“好徒兒”牧玄霄。

那個會讓他魂飛魄散的人。

不!他真的不想死。

恐懼瞬間爬滿了溫昀的瞳孔,他也不知道從哪生出了勇氣,朝眼前近在咫尺的黑袍少年吼了一句,“不要!”

溫昀只聽見一聲輕笑,緊接著他眼睜睜地看著一身黑袍的牧玄霄轉手用長劍挑起了他的下巴,那樣輕薄。

溫昀腦海里不合時宜地蹦出“流氓”兩個字,不過這樣總比劍橫在他脖子上好。

被強迫抬頭的溫昀終于看清了那張俊美無濤,但又讓人望而生畏的臉。

斜飛入鬢的劍眉張揚之極,而那上挑的充滿貴氣的丹鳳眼只有“凌厲”兩個字能充分形容,這看起來就是一個恣意狷狂的少年郎。

但最讓溫昀心驚的是牧玄霄那深淵般不可測的墨黑色瞳孔,那冷漠無情的眼神,絕不像是個少年所擁有的。

“師尊在怕什么呢?”牧玄霄勾勾唇角,眼底卻愈發冰涼。

寒意凍得溫昀一激靈,連帶著腦子都清醒了幾分,直覺告訴他這是個送命題,可是自己該怎么回答呢?

溫昀的心情愈發焦灼,但越急他的思緒越是一片混亂。

“叮,文件發送成功!”

穿書小助手的機械音突兀地在溫昀腦海內響起。

對了!

他還有劇情介紹!

抱著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心態,溫昀忙不迭打開文件,以生前作為語文老師批改學生試卷的速度,光速瀏覽起了劇情介紹。

乍一看這就是一個挺套路的師徒文副本,前世牧玄霄被師尊背叛,然后入魔歸來復仇,殘忍手刃師尊后,逐步成為魔界至尊,卻因為一個意外回到過去,重活一世。

如果只看到看到這里溫昀一定會松一口氣,因為這和他之前過的兩個副本一個套路,他只需要對重活的牧玄霄很好,有技巧地刷對方的好感就行了。

但偏偏這次的副本不一樣就在于,重活的牧玄霄光速走劇情,直接入魔,功力大成,于是乎現在站在溫昀面前的牧玄霄已經具備屠戮整個師門的能力。

并且牧玄霄也絲毫不想耽誤時間,直接就提著劍,準備取師尊的項上人頭。

現在溫昀走的就是這一段情節。

了解這令人頭疼的劇情后,溫昀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現在最要緊的是回答牧玄霄的送命題。

那個問題是什么來著,好像是問他為什么那么害怕。

可這不是廢話嗎?面對死亡誰不害怕!這劍都架到他脖子上了。

等等!

溫昀心底咯噔一下,按劇情來說他確實不應該害怕,因為在原身的視角來看,牧玄霄是他徒弟,發現徒弟突然要殺自己,更多的應該是憤怒和不可置信。

自己表現得那么恐懼,太反常了,就像是早知道自己會死在對方手里一樣……

溫昀越想越覺得后脊背發涼,冷汗止不住從手心滲出,千萬不能讓牧玄霄再察覺到他的異樣。

想通這一點后,溫昀猛地用手捂住胸口,皺起眉頭,努力裝出一副痛心疾首地模樣。

“害怕?”溫昀搖搖頭,“為師只不過是沒想到你會墜入魔道,欺師滅祖!”

說話間,為了使自己的演技更加真實,溫昀還強撐著膽子佯怒瞪著牧玄霄。

希望他這遲來的五毛錢演技能夠起點效果。

溫昀在心底嘆了口氣,閉上雙眼以此來逃避牧玄霄冰冷的視線。

但是等了好一會兒,溫昀都沒聽到任何回應。

隨著對方的沉默,溫昀心底的不安被無限放大。

“呵”

一聲冷笑打破了沉默。

牧玄霄饒有興趣地注視著跪坐在地上故作生氣卻在瑟瑟發抖的人。

真是可笑至極。

“砰—”

隨著一聲巨響,溫昀陡然發現自己被一團黑色的霧氣包裹住了。

漸漸的黑氣凝化成了一條黑色的巨蟒纏住了他那纖細的脖子,然后將他整個人粗魯地拽離地面。

窒息感很快就席卷了溫昀,他能感覺到自己是生命在一點點流逝,散發著黑霧的巨蟒朝他吐了吐信子,猩紅的瞳孔冷冷地凝視著他,就像在看即將入腹的食物。

不要啊!溫昀只覺得自己的視線逐漸模糊,意識渙散,強烈的求生欲使得他竭盡全力做出反抗,一股股白色的靈氣從溫昀的掌心涌出,像是泉水一般涌入黑霧中,以此來抵抗巨蟒的束縛。

但沒用,白色的靈氣一觸碰黑霧就被污染同化,不管溫昀釋放多少靈力都如石沉大海,驚不起一絲波瀾。

見狀溫昀嘴角忍不住泛起一絲苦笑,也對,現在的牧玄霄已經魔功大成,無人能敵。

自己的反抗對牧玄霄來說只能是不痛不癢。

可是自己真的好難受,空氣被一點點一點抽離肺部帶來的痛苦,讓他意識逐漸渙散。

而對新鮮空氣的強烈渴望,迫使溫昀開始劇烈掙扎,他用手拍打抓撓著勒住自己脖子的黑蟒。

懸在半空中的腳也開始亂踢亂蹬,溫昀瞇著紅潤的眼睛,任由晶瑩的熱淚滴落在冰冷的黑蟒身上。

模糊間,溫昀看到了牧玄霄正負手而立對著他冷笑。

像極了十八層地獄而來的鬼王,以折磨他為樂趣。

為什么不給他個痛快!還要這樣慢慢欺負他?

奮力掙扎的溫昀一時間氣極了,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垂首,對著眼前折磨了他許久的黑蟒狠狠來了一口。

反正自己的靈氣攻擊對黑蟒一點作用也沒有,溫昀也沒指望自己的“口頭攻擊”能有作用。

只是為了臨死前泄泄憤。

嗷!咬死你!

力氣耗盡的溫昀左一口,右一口忍著惡心和窒息感,無力地對著黑蟒來了好幾口。

看起來不像是咬蛇倒像是親蛇。

這一幕成功讓牧玄霄神情微變,連帶著他手上操控巨蟒的動作也停滯了一瞬。

牧玄霄皺緊眉頭,看著自己那蛇寵身上被沾到的口水,臉色愈發黑沉了。

沒人知道蛇寵是和牧玄霄通五感的,那種若有似無的癢酥酥的啃咬感持續地刺激著少年的脖頸。

牧玄霄抿著唇,眉頭越鎖越緊,終于他忍受不了了,咬牙切齒地擠出兩個字“師、尊!”

下一秒溫昀就感覺自己被甩到了半空中,緊接著巨大的蛇尾朝他用力一拍直接將他從半空中砸到了房屋中央的煉丹石鼎上。

一時間,石齏四濺,溫昀只覺得后背劇痛,五臟六腑都快破碎了。

溫昀喘息著,一絲殷紅的鮮血自他嘴角溢出,順著他脖子上觸目驚心的紅紫色勒痕,滴落在了早已四分五裂的石塊上,綻開一朵血蓮。

看著趴在地上虛弱狼狽的溫昀。

牧玄霄胸膛翻涌的暴虐情緒得到一絲滿足,他揚起唇角,俯視著那個曾經高高在上的人。

“師尊怎么不繼續裝了?”

什么意思?還在咳血的溫昀瞬間怔住了,可怕的猜測迅速占領了他的思緒。

難道牧玄霄已經看出來他在裝生氣,并且猜測他也是重生穿越,擁有前世的記憶。

不過也對,之前自己表現的過于害怕了,牧玄霄會這樣想很合理。

但是,這樣的后果就是,他后續對牧玄霄怎樣好都會被對方認為是別有心機,以前的感化套路根本用不了。

這樣的話,哪怕他僥幸存活下來也不知道該怎么完成副本任務。

當然這是最壞的可能性!不管怎么樣他現在得硬著頭皮裝下去。

溫昀故技重施,怒目圓睜瞪著牧玄霄,弱弱地罵了一句,“孽徒你胡說什么!”

他還不敢罵得太過分,怕牧玄霄一生氣直接把他砍了

但讓他感到意外的是牧玄霄沒有絲毫氣惱,反而笑了。

只是這笑容,很是滲人。

緊接著,溫昀看到牧玄霄朝他蹲下,伸出骨節分明的右手猛地鉗住了他的下巴。

溫昀只能被迫抬起頭與牧玄霄對視。

漆黑如墨的眸子,陰沉地像深不見底的寒潭,一望便讓人心生寒意。

牧玄霄嗤笑一聲,“是嗎?那還請師尊說這些話的時候不要發抖,不然徒兒真的很難相信師尊的話?!?

“……”

溫昀嘴角抽搐了一下,他也不想啊!但生理上的恐懼他也控制不了。

有沒有可能牧玄霄其實在詐他?溫昀仍舊不死心地想著。

直到牧玄霄的一番話給他判了死刑。

“師尊害怕是因為想起了自己前世是怎么死的嗎?”

說著牧玄霄手掌上的力度便加大了幾分,他歪著頭湊到溫昀的耳邊,輕聲道:“還是師尊想換一種死法?”

溫熱的氣息伴著惡魔的低語而來,輕飄飄地擊潰了溫昀的所有的防線。

牧玄霄他果然看出來了啊!

那么自己現在不光會死,而且會死得很慘。

溫昀只感覺前所未有的委屈與無助,自己怎么就這么倒霉進了這個副本?

他該怎么辦啊,現在連體面的魂飛魄散都成了奢望。

現在唯一的生路是搞清楚原生是怎么得罪牧玄霄的,有沒有回旋的余地。

而這些都只有在文件包里找答案了。

思及此,溫昀重拾動力,在腦內再一次快速瀏覽起了劇情介紹,剛剛時間緊迫他只看了個大概。

那段內容到底在哪呢?怎么他沒找到?

在哪?

到底在哪?

溫昀還在腦內進行頭腦風暴,絲毫沒意識到周圍的氣壓越來越低沉。

“師尊在想什么呢?”

牧玄霄的胸膛內沒由來地竄起一簇怒火,他想在這個人的臉上看到恐懼、后悔,而不是一次又一次被眼前這個人忽視。

嘖,真是煩透了!

這一次,牧玄霄沒打算給溫昀回答的機會,他松開了捏緊眼前人下巴的手。

白皙的臉龐立馬出現了一道駭人的紅印。

牧玄霄死死地盯著那道紅痕,隨即站起身,揮手招來了自己那柄散發著森森寒氣的鬼骨劍。

骨劍懸浮在半空中,離溫昀不過三丈遠,劍尖就正對溫昀的頭顱。

正在認真瀏覽劇情介紹的溫昀也后知后覺到了危險氣息,他猛地抬頭一看,差點沒被嚇死。

怎么突然!!

溫昀哆哆嗦嗦地咬著嘴唇,內心前所未有的焦灼。

那段劇情劇情到底在哪?

但是不論他怎么找,關于那段劇情的描述只有只言片語,根本不能讓他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

難道這并不是關鍵?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