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4章:老祖洞

第4章:老祖洞

潁川郡東南千里之外,紅陽初升,云霞漫開,一陣悠揚的晨鐘傳出,響徹谷野,群鳥驚飛,翩翩而去。

在峻極中天、云霧繚繞的山巔之上,亭臺樓閣相連,金頂懸空,鐘聲正是從其中傳出來的。

一個道人在敲鐘,一個童子在灑掃庭除,山上山下,煙云蒸騰,花草樹木爭奇斗艷,儼然是一派脫塵的世外之境。

突然間,一道流光從山巔劃落,一柄飛劍“當啷”入鞘,兩個人影從半空中飛下,吵鬧聲瞬間打斷了這山中的安寧祥和:

“到了我這云夢山,就給我閉嘴!”

“我偏不!”

“再吵鬧,我拔了你舌頭!”

“忘恩負義,狼心狗肺的女人!”

“你再說一句?!”

“中山狼!白眼狼!蛇蝎婦人!”

“啪!”

一聲脆響響起,罵聲終止。

道人和童子都驚愕的看了過來。

一個冷艷的皂衣女子面帶寒霜,怒氣沖沖,把一個高大瘦削、臉色蒼白的俊俏少年打翻在了地上。

這兩人自然是葉南星和陳義山了。

千里之地,葉南星御劍飛行,本來只需要兩個時辰就能到達云夢,但是加了一個陳義山之后,飛劍的速度就慢上了許多。

更要命的是,陳義山在飛劍上并不安寧,反復要求葉南星放自己回家,葉南星越是呼喝,陳義山越是不聽,鬧的葉南星心煩意亂,御劍的速度更慢,直到天亮,才飛回來。

葉南星開始的時候還故意恫嚇陳義山,把他推下了飛劍然后又接住,本想以此來給陳義山弄個下馬威,讓他老實點,卻沒想到反倒是更激怒了他。

陳義山從小到大吃軟不吃硬,本就是個不怕死的人,不但沒認慫,反而叫罵的更狠了。

葉南星幾次都想真的把陳義山給踹下飛劍去,把他活活摔死!

可到底還是念著陳家早年間的那點恩情,唯恐恩將仇報有損自己修行大道,所以強忍著不發飆。

下了飛劍,陳義山仍不聽話,葉南星忍無可忍,終于一巴掌扇暈了陳義山。

這下好了,整個世界都清凈了......

那敲鐘的火工道人和灑掃庭除的童子早就跑了過來,火工道人恭恭敬敬的對葉南星施禮:“恭迎葉仙長回山!”

童子跪下磕頭:“參見師父!”

“嗯?!比~南星不咸不淡的應了一聲,十分威嚴。

童子看了看暈死過去的陳義山:“師父,這個人是——”

“一個......賤人!”葉南星看見陳義山就氣不打一處來,心想百年來修出的平靜祥和,被這小子一夜間給攪鬧沒了!

要不是......真想掐死他!

她揮揮手,吩咐童子道:“你去把他關到老祖洞里去!”

童子一怔:“老祖洞?可是師姐正在里面閉關啊?!?

“雨晴的閉關期限已經到了,此時應該出來了,你帶這賤人過去吧!”

“是!”

“什么不明不白的人,都能進老祖洞了,偏偏我沒福享用......”童子有些不情愿的暗中腹誹了一句,走上前來,一把揪住陳義山,往金頂下走去。

金頂下方,草木層層遮掩之中,有個很不起眼的山洞,石門與山壁仿佛連在一起,不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眼下那石門緊閉,童子拖著陳義山到達的時候,石門緩緩而開,一個明眸皓齒的紅衣少女從里面走了出來。

“恭喜師姐出關!”童子滿臉笑容的拱手行禮。

“師弟,你這么著急進洞啊?我還沒出來,你就守在洞口等著了?怎么,我要是不出來,你還打算進洞趕我?”少女雨晴冷笑著說道,一雙妙目瞥了眼陳義山:“他又是誰?”

“師姐誤會我了?!蓖有闹邪盗R,臉上賠笑道:“小弟才什么修為,哪里有資格進洞修煉?至于說趕師姐出關,就算給小弟十個膽子也不敢啊。是師父說師姐要出關了,然后才吩咐我帶這個人過來,讓他進洞的?!?

雨晴臉色稍稍緩了些:“哦?這個人是師父新收的徒弟?”

她細細打量陳義山,覺得這少年相貌英俊,倒是不招人討厭,只是氣色很差,而且看年齡也不小了,師父會收這么個人做弟子?

童子搖頭道:“不像是師父收的弟子,師父喊他賤人?!?

雨晴:“......”

童子道:“也不知道師父讓他進洞干什么?!?

“師父讓你做什么你就做,哪那么多廢話?”雨晴不明所以,擺了擺手:“我先去見師父了?!?

“恭送師姐?!?

雨晴走后,童子沖著她的背影撇了撇嘴,心想本事沒有師父大,脾氣倒是學了十足!

嘟嘟囔囔的,童子滿臉不忿的拖著陳義山進去。

那童子年齡本就不大,個頭更是十分矮小,而陳義山的身量則相當高大,所以童子拖著他走路就顯得滑稽且不便,正拖行之際,一個不留神,那童子把陳義山的腦袋撞到了凸出來的山石上,登時鮮血直流。

陳義山也就此被疼痛驚醒。

“你是誰?!”

陳義山沒看見葉南星,只見一個小小童子正冷眼盯著自己,又覺得腦袋生疼,伸手一抹,血肉模糊,不由得驚怒交加。

“我是葉仙長的徒弟水月!奉仙師之命,帶你進老祖洞,你老老實實在這里待著,聽候仙師的仙旨!”

“哼!什么狗屁仙旨,她還真把自己當仙女了!”

陳義山哪里把這個小童子放在眼中,起身就往外走,水月劈手揪住他后衣領,一把摔在地上,嘴里罵道:

“讓你老實待著就老實待著,聽不懂人話?!”

“小兔崽子你找打!”陳義山一聲怒喝,奮然跳起,揮手要打水月,卻被水月一腳又給踹翻。

這下踹中腰窩,疼的陳義山倒抽冷氣,渾身上下使不出半點力氣,站也站不起來了。

水月罵道:“真是,賤人一個!”

陳義山岔著氣,說不出來話,只惡狠狠的看著水月。

水月啐了一口:“瞪我?我可告訴你,我們云夢派源自于希夷老祖,是傳承了數百年的修仙門派,不是你們凡夫俗子眼中的紅塵俗境!這個山洞是希夷老祖曾經修煉過的地方,洞中靈氣濃郁,又有老祖殘存的仙力護持,對修煉者極其有益,是我們云夢派的圣地!你是積了八輩子的福才能進來,敢在這里撒野犯渾,活不耐煩了!”

陳義山此時方緩過一口氣來,當即譏諷道:“就這破洞也叫圣地嗎?我們家的雞窩都比它強些!”

“呵呵,真是俗子一枚!”

水月伸手指了指后面石壁:“睜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那是希夷老祖的像,可不是刻上去的,而是老祖在這里面壁悟道,經年日久,自然而然形成的一副像!旁邊還有老祖親手所書的七字仙旨,蘊含著極其深奧的大道,尋常人連看一眼都難!連我都沒福進洞閉關修煉,你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運,被師父特許進來,就這還敢胡言亂語,褻瀆圣地?小心折了你的草料!”

“誰愛待在這里就待著這里,本公子不稀罕!”

“你少跟我耍公子脾氣,在這里你也不是公子,我也不是你家的奴仆。老實待著,再動打斷你的狗腿!”

水月冷笑一聲,大搖大擺的往外走去,順手把石門給掩住了。

陳義山躺在地上歇了許久,這才狼狽起身,暗想打不過那個臭女人也倒罷了,連一個小屁孩子也打不過,對方連打帶罵的,自己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他歇了片刻,起身去扯拽石門,卻發現入手沉重至極,咬牙切齒憋得滿臉通紅硬是紋絲不動。

“放我出去!”

他狂拍石門,外面卻了無聲息。

喊了許久,聲嘶力竭,他喘息了幾聲,扭過頭來仔細打量這個洞穴,只見里面空蕩狹窄,倒懸著許多鐘乳石柱,涼意森森,當中亮著一盞長明燈,燭光如豆,還有一個蒲團靜靜的躺在地上,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臭女人,把我關在這里,分明想是要折磨死我!”

“沒有吃的,沒有喝的,臭女人好毒!”

“我越喊叫,她肯定越得意,不如節省些力氣,等有機會再見到她,自有理會!”

“打不過她,難道還罵不過她?”

“嗯,君子動口小人動手!”

“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

“哼!”

陳義山自我安慰了一番,平心靜氣下來,走向洞穴深處,只見盡頭有面石壁,光滑如同明鏡,上有一道淺淺的人影,側面而立,身著一條麻衣長袍,生的長發長須,仙風道骨。

人像旁邊還有七個矯若游龍般的字跡——劈破旁門見明月!

陳義山突然想了起來,臭女人帶走他之前,曾經說過,要把他放在什么老祖洞里悟道,剛才那個水月又說這是本門的圣地,什么靈氣充裕,殘存仙力,連他都沒福進來......這洞,難道真是個好地方?

這幅人像,就是希夷老祖嗎?

陳義山雖然是一介凡人,卻也聽說過各種各樣有關希夷老祖的傳說——

陳摶仙師,道號希夷,千余年前得道成仙,誅滅群妖,滌蕩群魔,仙法無邊!推演易數,著述無極,以至于河出圖,洛出書,異象紛呈!那時候,天下大亂,民不聊生,他騎驢從橋上過,見一婦人挑個擔子,一前一后各有一個男孩兒,希夷老祖從驢背上笑翻了下來,言道:“一擔兩天子,從此天下太平矣!”

果然,兩個男孩兒長大,平定天下,開創宋國江山,成為大陸最富庶的國家。

后來希夷老祖神龍見首不見尾,不知去往了何處,有傳言說他一睡五百年,夢中悟大道,只等有緣人度化成仙......

陳義山端詳那畫像良久,心想希夷老祖自然是天地間最厲害的仙了,而且是保佑萬民的大仙,葉南星、葉明這類云夢派的人,嘴臉可惡,怎么可能跟希夷老祖有關?

還有這七字仙旨——劈破旁門見明月,蘊含極富奧義的大道?

扯呢吧?

七個字而已,能蘊含什么大道?

“嘶!”

陳義山正在胡思亂想,一陣刺痛陡然傳來,接著便是奇癢無比,還有一股股寒氣開始在臟腑之中升騰而起,漸漸游走進血脈,陳義山低頭一瞧,左臂上又有黑色的刺毛緩緩長出來了!

妖氣又發作了!

他強忍不住,“咚”的一聲,栽倒在地,渾身瑟瑟顫抖,難受至極,卻緊咬牙關死不吭聲。

萬一臭女人和小兔崽子在外面聽見自己喊叫,必定會幸災樂禍。

死,也不能讓他們小看了自己!

只是地上也好冷啊,他朝著那蒲團緩緩爬了過去......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