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5章:暗流

第5章:暗流

“陸漸紅,你別跟我耍渾,這酒是你自己要喝的,我可沒答應你什么!”劉部長內心很是不滿。

陸漸紅也不氣,慢條斯理地道:“看來劉部長是覺得我態度不夠誠懇。好,那我再來一瓶?!闭f著,又開了一瓶茅臺,咚咚咚喝了下去。

看著陸漸紅那不顧一切地架勢,劉部長嚇了一跳,他的心里也是有些打鼓,今天要是把陸漸紅喝出個好歹來,他是難辭其咎。

于是趕緊站了起來,伸手要搶下陸漸紅手里的酒瓶,陸漸紅一邊喝著,一邊伸手阻攔劉部長。

“小陸,行了,別喝了?!?

“陸漸紅,我命令你,放下,不許喝了?!?

眼看著又是一瓶茅臺就要喝光,劉部長終于怕了,大喊一聲:“陸漸紅,算我怕了你了,我答應了!四十萬!”

話音方落,陸漸紅第二瓶酒正好喝完,他打了個嗝,撲通一聲倒了下去。

……

陸漸紅醒來的時候頭痛欲裂,口干舌燥,腦子里一片空白。

睜開沉重的眼皮子,才發現自己躺在醫院里,手臂上還打著點滴,清涼的液體緩緩注入體內,讓他的身體稍有舒服之感。

窗子正好直對著街道,路燈告訴他現在已經是晚上。

陸漸紅揉了揉太陽穴,想起中午和劉部長喝酒之事,自己差不多喝了三瓶酒,也算是極限了。

這時傳來一陣腳步聲,跟著便聽到高蘭的聲音:“陸委員,你終于醒了?!?

陸漸紅看向門口,高蘭穿著件花格素裙,出水芙蓉一般的秀麗,咧嘴笑了笑。

高蘭的手里拿著瓶礦泉水,擰開蓋子遞給陸漸紅,埋怨道:“你還笑得出來,嚇死人了。陸委員,以后可不準這么喝酒了?!?

陸漸紅狂灌著礦泉水:“我是海量,沒事,再說了,喝酒也是工作?!?

高蘭沉默了一下,下午的時候,縣里打電話過來,說爭取資金的事已經落實了。

劉部長本不想把資金放到高河,但陸漸紅的將軍讓他騎虎難下,而且話是他說出來的,只好讓陸漸紅遂了愿。

高蘭將這事說了,陸漸紅松了口氣,自嘲道:“這酒喝得總算值了?!?

“陸委員,你是個好人?!备咛m想起下午陸漸紅幫她擋酒的模樣,目光有些熾熱。

陸漸紅一時不知道怎么回答,還好,這時他的點滴打完了。

拔了針頭,陸漸紅搖搖晃晃地下了床,高蘭趕緊扶住他的胳膊,關心地道:“陸委員,您小心點?!?

倉促間,高蘭幾乎是貼在了陸漸紅的身上,女孩身上淡淡的清香好聞得很,陸漸紅不由靠了靠身子,讓這種香氣更多地涌入鼻端。

陸漸紅有些心猿意馬,說道:“小高,時間有些晚了,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吧?”

高蘭正要回答,眼神不經意間瞥到了病房門口,表情就有些不開心了,說道:“李飛,我不想見到你,你走吧!”

陸漸紅順著高蘭的目光看過去,只見一名穿著打扮都很時髦的年輕人走了過來,手里還捧著一束花。

此時,那年輕人的目光牢牢釘在高蘭扶著陸漸紅的手臂上,臉色難看,指著陸漸紅道:“小子,你是什么人?誰讓你接近高蘭的?”

還沒等陸漸紅回答,高蘭已經不開心了,“李飛,你亂說什么呢?這是宣傳辦的陸委員。別說我們之間什么都沒有,就算是有什么,那又怎么樣?你管得著嗎?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

高蘭的話,狠狠地掃了李飛的面子。他額頭暴起了青筋,看了陸漸紅一眼,猛然一拳砸向陸漸紅。

陸漸紅一聽高蘭的話就知道壞事了,不曾想李飛立即發作,胸口便挨了一拳,火辣辣地疼。

陸漸紅雖說年紀還不大,卻已不是剛剛走出校園的毛頭小伙子了,并沒有因為挨了李飛一拳就火冒三丈,冷靜地道:“李飛,你聽我說?!?

李飛根本不理陸漸紅的解釋,指著他道:“是男人的就跟我單挑!”

“李飛!”高蘭怒氣沖沖地攔在了陸漸紅身前,“李飛,你再胡來,我告訴你舅舅了?!?

這句話比什么都靈,李飛終于不敢再動手了,他沖陸漸紅撂下一句“走著瞧”,又痛心地看了一眼高蘭,這才離開。

“陸委員,真對不起?!备咛m覺得莫名其妙地將陸漸紅扯進來,還讓他挨了打,心里很是歉疚。

“你的朋友太沖動?!标憹u紅苦笑著,他能說什么呢?

由于時間太晚,陸漸紅放心不下,最后還是將高蘭送回了家。

一路上,兩人都沒有說太多話,只是高蘭會時不時的偷瞄陸漸紅幾眼,臉頰微紅。

“對了,陸委員,”走進家門前,高蘭忽然想起了什么,說道:“黃書記要你醒酒的時候打個電話給他?!?

……

黃福林還沒有睡,接到陸漸紅的電話之后,要陸漸紅到他的辦公室來一下,然后便收了線。

黃福林的辦公室一共兩間,兩間相連,一間用來辦公,另一間則是臥室。

黃福林一般不住在這,今天卻破了例,可以說是為了陸漸紅才沒有回家。

對于陸漸紅的情感,他有些說不清道不明。

黃福林之前有一個兒子,可惜在十七歲那年去河里游泳溺水而亡,為此黃福林夫婦悲慟欲絕。

巧的是,陸漸紅的眉眼很有點像他死去的兒子,在第一眼見到陸漸紅時,黃福林忽然生起陸漸紅便是他兒子的錯覺。

所以,他是真的很關心陸漸紅,擔心他喝出問題。

不多時,外面的走廊里響起了腳步聲。

由于黃福林辦公室的門沒有關,所以陸漸紅直接走了進來。

“黃書記,您找我?!?

黃福林目光柔和,看著陸漸紅問道:“漸紅,身體怎么樣?”

陸漸紅笑了笑道:“沒什么大礙,讓黃書記見笑了?!?

“漸紅,我知道你是想把那筆資金爭取過來,這一次雖然成功了,不過以后不許再這樣了。別仗著年輕,就隨意糟踐自己的身體?!?

陸漸紅還是笑了笑,黃福林看著陸漸紅不以為然的神情,不由嘆了口氣:“等你到了我這把年紀就知道了?!?

“您也不老呀?!标憹u紅到飲水機旁為黃福林續了水,道:“黃書記,這么晚您也沒回家?”

黃福林沒有回答這個問題,道:“你對這筆資金有什么打算?”

陸漸紅斟酌了一下,說道:“黃書記,這筆資金是不是全用在宣傳工作上?”

??畈粚S?,陸漸紅見得多了。

黃福林微微一笑說道:“先看看你打算怎么用?!?

陸漸紅坐正了身體,一本正經地說道:“我準備購買一套專業設備,在電視臺做一檔長期的節目,把鎮里的一些大事都報道進去,讓老百姓知道政府做了什么事,正在做什么事。另一方面,加大稿件的撰寫力度,多上報紙,達到宣傳高河的目的?!?

黃福林點了點頭道:“漸紅,你的想法很不錯,現在是信息社會,只干不說也不行。我提個要求,既然有新聞,就得有播音員,我建議從學校里選素質好、普通話過硬、氣質相貌佳的女同志來。你盡管放手去做,資金方面,不必擔心?!?

“明白,我一定會把高河的宣傳工作做到最好?!钡玫近S福林的肯定,陸漸紅有了底氣。

“很好,去吧?!?

就在陸漸紅信心滿滿,準備大展身手的同時,因為被高蘭拒絕而氣急敗壞的李飛,撥通了自己的舅舅,高河鎮鎮長王建雙的電話。

“舅舅,有件事你得替我出氣!”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