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2章 奇怪的機關

第2章 奇怪的機關

  張??筒弊雍笱?,小心翼翼地垂下身子,腦袋就貼在了銅馬邊上。
  調整好動作,他出了一口氣,反手摸向腰間,他腰里有一瓶“茬子水”,是一種混合型的強酸,他擰開之后,小心地滴在了銅馬的背上。
  強酸立刻開始腐蝕銅馬的馬背,很快就腐蝕出一大片,露出了里面的結構。
  張??褪掌稹安缱铀?,打量了火折子就往溶出來的地方探去,一看之下,果然里面機括復雜,他能看到的絲線就有幾百根,全部都繃得很緊,鐵絲上有一個小圓盤,上面盛滿了小鐵珠。
  小鐵柱已經銹的十分厲害,無比斑斑,像月球表面一樣但還是能辨別出來,這些小鐵珠上原來刻有繁瑣的花紋。
  “是什么機關?”這邊一人問道。
  “十八弦的變種,復雜了很多?!睆埡?偷?,這只圓盤下面裝著魯班發明的平衡器,稍微有一點震動,圓盤就會傾斜,但只要圓盤的重量一發生變化,小鐵珠滾出了圓盤,圓盤立刻就會恢復平衡。滾出圓盤的小鐵珠打到下面的鐵絲上,一路彈跳,每一條絲線都會觸發一處機關,這里有幾百條絲線,一路彈跳觸碰的絲線不同,一次能觸發七八種不同的機關。
  在之后,這個圓盤又會立刻恢復平衡,也就是說,可以重復多次觸發,每一次觸發的機關都是隨機的,完全沒有規律可循。
  以前這樣的機關據說是魯班發明的,有十八種變化,后來后人不斷加碼,張??鸵娺^最多的一次,有七十二根絲線,那機關是一個老先生自己做的,用來演示十八弦的作用,但像這樣幾百條絲線的,他還是第一次見。
  張??烷L出了一口氣,他慶幸自己認真地對待了這玩意兒,用了最麻煩但也是最保險的辦法。他回頭問了問拉鋼索的人還能不能堅持,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他屏住呼吸,再次打亮火折子,從百寶囊中掏出一塊磁鐵放到圓盤上方,小鐵珠就全部被吸到了磁鐵上。
  他又小心地把磁鐵挪開,收到自己的袋子里,然后翻身下了鋼絲,落到了銅馬旁邊的地上,落地的一剎那,他就看到那圓盤瞬間感應到了震動,傾斜了一下,但因為里面沒有鐵珠了,所以什么都沒有發生。
  幾個人靜默了一會兒,發現真的什么都沒觸發,也都松了口氣,其中一個人道:“輕輕松松嘛?!?br>  張??涂戳丝创盆F上的鐵珠子,不置可否,應付這種機關他并不熟練,特別是在真正的古墓之中,不過看來這一次他是賭贏了。
  他們收拾完東西準備繼續搜索,其中一人道:“要不要把悶油瓶叫下來?”
  “叫他干嘛,什么事情都干不了,還要我們照顧他,嘴里還不待見我們,讓他在上面待著吧?!绷硪粋€人道,“我們先利利索索把事情做完?!?br>  張??拖肓讼胍颤c了點頭,他倒不是覺得悶油瓶累贅,而是覺得這只是墓室里見到的第一個機關,就已經如此復雜犀利,墓室里的其他情況還不知道怎么樣,此時就覺得穩妥必勝有點太早,悶油瓶在上面還能有很多的方便。
  幾個人靠近那匹銅馬,都是第一次見到“十八弦”的機關陷阱,都往那個溶破的洞口里看,看到里面密集的絲線后都露出咋舌的表情。張??筒幻庥行┳院?,這東西是他破解的,完全沒有紕漏,他還是相當有成就感的。就在這個時候,忽然一人問他道:“這里有幾百條線,是不是這個房間里裝了幾百個機關?”
  “怎么了?”張??蛦柕?。
  說話的人打起了火折子往墓室四處拋去,很快墓室的角落都照亮了,他道:“這里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空間?”
  張??娃D頭看向墓室四周,確實,古墓中的機關大多體積龐大,為什么叫做“十八弦”,是因為十八種機關已經是一個體積上的極限了。后人加碼上去的各種機關,大部分還是這十八種的變種,比如說,如果一根弦可以觸發流沙,那么,還可以生出毒煙、水銀等各種機關的變種,但如果是這么多的絲線,顯然已經不是簡單變種可以解釋得了的。
  “你怎么看?”張??鸵庾R到對方說得是對的。
  “這似乎不是啟動幾百種不同的機關,我覺得,這幾百根絲線, 牽動的是同一個機關,但啟動的是這個機括中不同的部分?!蹦侨说?,“就像洋人的牽線木人一樣,絲線牽動的是同身不同的部位,這樣才能解釋空間的問題?!?br>  “你是說,我們觸發這個機括之后,可能會出現一個木頭人?”
  “我只是說一個比喻?!蹦侨说?,“但是我覺得,觸動這個機關可能的后果和我們想象的不同,也許這不是攻擊型的機關?!?br>  “那會是什么?”張??偷?。
  “不知道,非得等觸發以后我們才能知道?!蹦侨嗣R的四條腿,“所有絲線都通過這四條馬腿和地面相連,然后在地下輻射出去,連接這個房間的機關所在。機關房就在我們身下的區域里,鐵柱打在絲線上的力度不大,所以,這種傳動的機關必然會在底下的機關房被放大。我們現在來模擬這個房間的修建過程,看看我們能不能下到機關房里去,這樣會對這個房間更有把握?!?br>  那人說完,張??途陀X得不對,他看了看他們下來的盜洞道:“我們打開墻壁的時候,沒有看到墻壁中有任何機關,所以這幾百種變化,應該全在我們的腳底,我們現在在墓室反打盜洞太危險了,得出去重新從土層里往下打才行,這需要花很長時間,如果墓室底下有青岡石的話,我們可能一個星期都打不開?!?br>  幾個人一下都有點泄氣,其中一個人道:“分析來分析去,我們是不是太過小心了,這樣,我們上盜洞里去,扔個小石頭打一下這些絲線,看看會有什么結果不就行了,在討論下去,我們非自己把自己嚇死不可?!?br>  張??吐犞?,覺得這事情可行,他們的確在這個墓室里耽誤了太長時間,必須得有所推進才行。
  說要上到盜洞里的人打起了火折子,放到那匹銅馬的缺口處,幾個張家小孩反身上了盜洞。悶油瓶就在盜洞的轉彎處,并不出聲,但顯然剛才的話他全部聽見了,張家小孩們頓時覺得沒有什么面子。
  火折子的燃燒時間不長,大家全部上來之后,張??途蛷拇永锾统鲆粋€鐵珠子,用手指一扣,大拇指一彈,就把鐵珠彈向火折子發光的地方。
  鐵珠一下掠過火焰,打進了銅馬的內部,就聽到一連串輕微的撞擊聲,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機關的連動。
  張家人的聽力極佳,屏住呼吸之后,所有人都聽到了一連串的窸窣的聲音,聲音小到完全無法判斷是從哪兒傳來的,換作普通人一定聽不到。
  三到五秒之后,忽然,整個墓室一震,所有人都看到地面的青磚發生了變化。
  地面的四個地方,有青磚凹了進去。
  張??陀米羁斓乃俣人こ龌鹫圩?,火光傳動之下,他們發現,在地面上出現了一條往下的通道。
  通道應該非常陡峭,說起來應該更像一口通往地下的深井。
  “見所未見,聞所未聞,這到底是什么地方?”張??妥匝宰哉Z道,“這到底是什么機關?”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