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2章 進入雪山

第12章 進入雪山

  第一天。
  雪越下越大,臨行之前所有的祈禱,全部走向了反面。
  果然,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試圖走向那個所在,老天都是不允許的。遠處山巒中黑色的裸露部分,現在似乎看不到了,那個地方,不管是什么時候,都無法輕輕松松地靠近。那本來就不是人應該去的地方。
  這雪原之中是否會有活物?之前似乎還有人說他見過一些大鳥和白毛野獸,如今想來,似乎都是吹牛而已,風聲漫耳,連一絲活物和暖氣都看不到的地方,怎么可能會有活的東西。
  天地間唯一的活物,恐怕就是行走中的三個人了,原本是四個,不過那一個在出發之前已經和這雪山融為一體了,那個人在早上起來的時候,被發現喝醉死了在路邊,和地下的石頭凍成了一個整體。
  一個腳夫用冰鎬敲擊著前路上一切可以看到的冰晶,在風中聽來,敲擊的聲音猶如出自一種神秘而緩慢的樂器,在風壓中時響時輕。第二個人是悶油瓶,他閉著眼睛循著聲音往前走著,手摸索著,并不是不想睜開眼睛,而是戴著護目鏡的他仍舊什么都看不見,一切還不如用感覺。
  “要不要停下來休息一下?”身后的一個腳夫就喊道,悶油瓶回頭看了一眼,是這兩個腳夫里年紀最大的拉巴。
  拉巴是個四十剛出頭的藏人,但看上去已經快六十了,黝黑的臉上滿是銑刀刻出的皺紋,這是長期風吹的結果,面色發紅,有點想喝了酒的樣子。他是原來三個人中的老大,也是經驗最豐富的腳夫之一了。
  “能歇歇嗎?”悶油瓶問道。
  “在這么走下去,走到天黑我們也不過前進十幾米,不如等風過去再說??刺焐?,這風刮不了多少時間了?!崩驼f道,“否則我們在這里浪費體力,完全沒有任何的成果?!?
  “那就停吧?!睈炗推康?。
  他們貼著山壁停了下來,但只能站著,慢慢等風停下來,另一個腳夫明顯有點虛脫,一停下來就差點滑下去,被拉巴拉住,拉巴很大聲地和他說話,把他的精神全部都收回來。
  拉巴松了一口氣,他知道,剛才那樣的風壓,繼續往下走才是對的,但是繼續走,就得追著風口走過這段險境,不能停,可能還要走一個通宵才能休息。到了那個時候停下來,可以做很多事情,可以生活,可以好好睡一覺,所以這點苦還算值得熬下去。不過,他年紀大了,實在吃不消,他現在寧可在這里站著,也走不動一毫了。
  他說的時候,很怕剩下那個腳夫會反對,但顯然他們的體力都到了極限,悶油瓶沒有經驗,沒有呵斥他們,不像以前那些馬幫的幫頭,會逼著他們前進。
  總之,現在情況還在他的控制之中,站在這里,他緩緩感覺體力有所提升,這總比再前進一個晚上然后失足的好。年紀大了,寧可熬不能沖啊。意外永遠來的讓人不知所措,他這樣的年紀,反應不可能像以前那么快了。
  悶油瓶非常聽話,這讓他心里有些過意不去,他其實對這個悶油瓶有點好奇,就說是整個墨脫,一個人進雪山,而且是走這樣道路的人,基本上沒有,這應該都是第一次。這個悶油瓶,看年紀,看談吐,都不知道是什么目的,實在讓人覺得神秘莫測。
  “您不像是給外國人做事的?”拉巴休息了片刻,幾個人擠在一起,他便問悶油瓶道,他需要說一些話,在這種疲倦下,如果堅持不住,人很可能會睡過去。
  “外國人?”悶油瓶微微搖頭,“為什么這么問?”
  “以前雇我們走這些路的,大部分都是外國人,都高高大大的,有金頭發的,有白頭發的,眼睛有些是藍的,還有些是綠的,像貓眼一樣?!?
  悶油瓶不說話,雪沫都沾在他的臉上,看不清楚表情,似乎是在聽,又似乎完全不想回答他。靜了半響,悶油瓶才說道:“也是走這一條路嗎?”
  “走什么路的人都有?!崩驼f道,“每條路都有不同的兇險,不過外國人找的腳夫多,什么東西都想往里運,給的錢也少,而這一條路在這個季節卻是少走的,否則,興許我們還能遇到一個兩個其他的人。不過這些路還都不是真正難走的,雪停了一切好辦,后面您要走的沒路的地方,才真正可怕。我說了,每走一里,我都會勸你一句?!?
  悶油瓶沒有接話,每次一說到這里,他就不說話了,拉巴心里想著,進來的時間還不夠久,只要自己走得慢一些,總有一天他會退卻的。這里的環境,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
  “那你為什么要來?”悶油瓶很久才問道。
  拉巴沉默了一下,他想起了家里的孩子,當時為什么要答應那個喇嘛來這里,他是懷著私心的,他并不想繼續走下去,只是如果這個悶油瓶不懂得回頭,那他也沒有辦法。他摸了摸手中的藏刀,要殺一個人太簡單了,簡單到連刀都用不著?!扒妨隋X?!彼喍痰鼗卮鸬?。
  這個非常小的動作,立即就被悶油瓶捕捉到了,但他并沒有太過在意。
  “我們會有什么危險?”悶油瓶并沒有接著問他,而是問了一個比較實用的問題。
  “危險?在這里不存在什么東西危不危險的,我和您說吧,在雪山中,所有的一切都是您的敵人,太陽、風、雪、講話的聲音、石頭,隨便哪一樣發飆,你就死了。在這里不存在危不危險,整個一切都是危險,還有雪里的各種鬼,死在雪里的人,如果找不到回去的路,就會一直在這里徘徊?!?
  “鬼?”悶油瓶似乎聽到了一個很有趣的東西,“你們也忌諱這個嗎?”
  “哪有人不忌諱?”拉巴說道,“只要是活的東西都忌諱?!?br>  “人比鬼可怕得多了,人心看不透?!睈炗推空f道,“活人還不如鬼呢?!闭f完他看了一眼拉巴的藏刀。
  拉巴有點緊張,心說他是不是看透了什么,遲疑間,藏刀已經被抽了過去,到了悶油瓶的手里。
  “您?”
  悶油瓶把藏刀拋入了身下的懸崖里,“沒有用的東西,還是早些扔掉,放在身上,太重了?!?
  拉巴看著藏刀迅速墜落,撞在石頭上彈飛出去,然后消失在雪地里,意識到自己遇到了一個狠角色,轉頭看去,就看到悶油瓶也在看他,眼神中滿是淡然,似乎剛才的事情不是他干的一樣。
  也罷,在這里,刀其實并沒有那么重要,拉巴心想。而且,有刀的也不止一個人,在前路中,總有需要攙扶或者拉扯的時候,那個時候隨時可以下手。
  風漸漸小了,拉巴臉上刀刮一般的風壓慢慢減輕之后,他感覺舒適了很多。接著,這個時候,他看到了前面的山路上,出現了一些他熟悉的東西。
  那是另一隊腳夫,正在他們前面走著,距離很遠,在剛才的風雪中什么都看不到,如今才有黑點顯露出來。
  “奇怪了,今年冬天這條路這么吃香?”他自言自語道,在這里不能大聲叫喊,也不能對話,因為會引起雪崩。他只是靜靜地看著,發現這些腳夫一個都沒有動,沒有任何的動作,所有的黑點都保持著那個樣子。
  “他們全部都死了?!崩涂戳税胩?,忽然說道,“那些是死人?!?
  那些一定都是死人,而且一定是凍死在了這里,他們就像他們一樣,死死地靠在山壁上休息,最終全部凍死,被冰死死地黏在山壁上。
  拉巴忽然感覺到一股寒意,他立即站了起來,對其他人說道:“風小了,我們還是繼續前進吧。去看看,前面這些尸體,都是哪些人?!?/p>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