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三章

第三章

除了可疑之外,陸延看他第一眼腦子里冒出來的另一個形容詞是“貴”。面前這個男人從頭到腳都講究得很,垂著眼看人的時候有種說不上來的冷淡,那是一種仿佛不把任何東西放在眼里的眼神,挺囂張的,也挺欠打。

至于“貴”具體怎么形容,大概就是李振經常說的:能把十塊錢地攤貨穿出十萬塊錢的氣質。

陸延一下子把他和剛才樓下那輛銀色改裝車聯系到了一起。

那輛車他的?

哪家跑出來的大少爺?

拆除公司老板兒子?

這次過來帶了多少弟兄?是不是想打架?

陸延腦子里在高速運轉。

……只是兩人看起來,陸延更像可疑的那個。

由于保護得當,陸延那顆顏色豐富、造型狂野的殺馬特發型依舊完好如初,昨天抹的發膠到今天還很堅/挺,神似火焰的掃帚頭依舊高高立著。

他這個造型,沖擊力比剛才的吉他聲還強。

狂野豐富的陸延站在門口,率先打破沉默:“你誰啊?”

男人說:“我找人?!?

陸延腦子里把住在這層樓里的人都過了一遍,對找人這個說法持懷疑態度。

樓里的住戶跟‘富豪親戚’這四個字實在是八竿子打不著,除開孤兒寡母就是些極品窮親戚,樓下有個女孩子前幾天還被她親媽千里迢迢追過來扇了兩巴掌,就因為那姑娘不肯出錢給她弟買房。

“找誰?六零幾的?”陸延問。

“601?!彪m然沒表現出來,但那人明顯開始不耐煩。

“你找紅姐干什么?”陸延胡謅了一個名字,在翠花和小紅之間猶豫兩秒。

“……”男人說,“你管這么多?”

“她出門了,”出乎意料地,陸延沒再問下去,側身道,“估計過會兒回來,你怎么稱呼?”

“我姓肖?!?

陸延點點頭,不動聲色地把手機掏出來,點開微信,找到和張小輝的對話欄:“行,我給她打個電話通知一聲,你先上我家坐會兒?”

“謝謝,”肖珩語氣也緩和下來,“我站這等……”就行。

只是他話還沒說完,直接被陸延反手摁在墻上!

陸延用一只手禁錮住對方的手腕,將他整個人強迫性地背過去,肖珩的臉就跟樓道墻壁上那行紅色涂鴉來了個親密接觸。

紅色涂鴉畫的是只長著獠牙還帶翅膀的不明物體,肖珩再往上抬抬眼剛好對上不明物體的眼睛,兩個圓圈。

○?!?

然后陸延把另一只手里拿著的東西松開,哐地一聲,碗和橘子直接落在地上。

他絲毫不給對方反應的機會,手肘抵上肖珩脖側。陸延手臂上本來就沒什么肉,線條緊實,手肘處突出的那塊骨結卡在人脖子上硌得人生疼。

兩人身高差不多,從陸延這個角度能看到男人隱在襯衫布料底下的一截后頸,他湊近了說:“哪有什么紅姐,我都不知道隔壁那姑娘叫什么,隨便拿個名字?;D氵€真讓我給套出來了??茨闳四H藰拥?,怎么也干這種事?!?

肖珩八百年不罵臟話,臟話都讓他給逼出來,扭頭道:“你他媽有病?”

他說完,深吸一口氣:“我確實不知道她叫什么,但我真的找她有事?!?

兩人貼得很近。

近到連對方的呼吸聲都聽得清楚。

剛才在樓道里肖珩一直沒拿正眼瞧這人,這下瞧仔細了,除開那頭夸張的發型,那張臉長得意外地不錯。

這個不錯主要來源于,即使燙了這么殺馬特的頭看起來也離丑還有段相當遙遠的距離。

然后殺馬特張口道:“有事?是想切電路還是砍水管?”

殺馬特又問:“你這次來帶了多少弟兄?”

“……”

“放手?!?

“放你媽?!?

“喂,殺馬特,”肖珩氣笑了,“我最后說一次,放手?!?

“……殺什么,”陸延也氣笑了,“你再說一遍?”

肖珩放緩說話速度重復了一遍:“殺、馬、特?!?

“礙,”陸延拖長了音,流里流氣地說,“聽話?!?

陸延只是想把人控制住,防止他在其他住戶趕回來之前逃跑,上次拆除公司來那一趟過后張大媽的醫療費都是大家湊出來的,整件事還沒個說法。

他并不想用暴力解決問題。

人生在世,在這個社會上摸爬滾打經歷的多了,輕易不動手,只動嘴。

陸延一開始是真沒把這個大少爺模樣的人放在眼里,看著這位少爺,他有種老子在江湖上闖蕩的時候估計你還在家里喝奶的感覺。

讓他一只手都翻不出什么浪。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本來被他緊緊壓制著的人突然發力,局勢瞬間顛覆,被摁在墻上跟紅色涂鴉眼瞪眼的人就成了陸延。

……我操。

陸延感到意外。

還挺能打的?

肖珩覺得自己腦子里那根叫‘理智’的神經已經瀕臨斷裂的邊緣,他把那股煩躁強壓下去,試圖再跟這位殺馬特進行溝通:“聽著,你可能誤會……”

話沒說完,樓下哐當一聲。

那扇不需要門禁卡的出入門又不知道被誰推開了,動作還很粗暴,樓道里回響著撞擊發出的聲音。

緊接著,是一句更粗暴的臟話。

“操他媽的,”是個嗓音沙啞的男人,那人嗓子里仿佛含著口痰,“給我拆!把電閘給我拆了!電路切了!”

“樓里沒人了吧?”

另一個人回:“沒什么人,派人進來探過了,都上班去了?!?

“那就行,”那人陰惻惻地笑了聲,“我還就不信了,這回治不了他們?!?

“……”肖珩頭一回知道什么叫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陸延在和面前這位可疑人士扭打之前就給張小輝發了微信,只發過去三個字“有情況”,他不知道三單元有多少住戶接到消息在往回趕。

事實證明速度相當迅速,人數也不少。

率先進樓的是個脖子上帶條大金鏈子的男人,炎炎夏日,他身上只穿了一條花褲衩,風一樣的速度,氣勢比拆除公司那幫人強多了。

大金鏈子:“我看誰看動這電閘一下!我要他狗命!”

三單元廣大人民群眾的速度可以說是風卷殘云,連手無縛雞之力的張小輝都干倒一個。十分鐘后,那幫打算來拆電閘的人跟白菜堆似的撂在樓外,其他人將他們團團圍住,嘴里喊著口號:

“齊心協力,一致對外?!?

“燃燒我們的熱血!點燃我們的激情!”

“跟我喊,拒絕強拆!”

“拒絕強拆!”

“……”

“六號三單元!就是不要臉!”

“不要臉!”

烏泱泱二十來個人聚成半個圓圈,高高舉著拳頭,每喊一下就往天空高舉一次,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么邪/教聚眾現場。

陸延站最前面,鶴立雞群。

是里頭最邪門的那個。

大金鏈子在陸延邊上,手里拿的是地上隨手撿的樹枝:“都給我蹲好了!”

大金鏈子:“你們幾個,啊,還真是死不悔改……人之初性本善,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善良,是什么讓你們走上人生歧途?說你呢,把頭抬起來?!?

張小輝站在他身后狐假虎威,結結巴巴道:“說、說、說說說你呢!”

陸延沒說話,他想摸自己口袋,結果發現只有打火機沒帶煙,于是極其自然地去摸金鏈子身上穿的那條花褲衩,從褲兜里摸出來一盒大前門。

他從煙盒里抽出來一根。

“你,”陸延叼著煙蹲下身,視線定在白菜堆里最顯眼的那個人身上,又‘嘖’了一聲,“投降還是認輸?”

大少爺最后一絲修養耗盡,黑著臉送他一個字:“滾?!?

“怎么說話呢,”陸延說,“有沒有素質?!?

這次大少爺連一個字也不賞了。

這時,白菜堆另外一個人想說話:“那個……”

陸延:“你閉嘴,沒你事?!?

那個人還是想說點什么:“不是……”

陸延抖抖煙灰:“都讓你閉嘴了,閉嘴聽不懂?”

張小輝有樣學樣,只是毫無氣勢可言:“閉、閉閉閉嘴聽不懂?”

“不是,”那個人意外地堅持,他縮縮腦袋,指指邊上的人。

一身貴氣。

冷臉。

還有那塊看著就價值不菲的手表。

他們威震天拆除公司根本就沒有這號人物!!!

他非常疑惑地爆發出一句質問:“這個人,他誰啊!”

陸延嘴里的煙嗆了嗆。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