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番外二

番外二

“你為什么那么像他?”

千千萬萬次腦海里的警告,卻攔不住從心口里冒出來的話語。

少年看著她,他唇角動了動,良久的沉默與思索之后,他終于開了口:“順德未死之時,青姬去了馭妖谷?!彼f的這事與雪三月的問題南轅北轍,但雪三月并未打斷他。

這件事雪三月有印象,她聽洛錦桑提起過,青姬聽說當年她愛的人死于大國師的陰謀,于是去了馭妖谷,探查當年的真相,青姬在馭妖谷待的時間很久,以至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出現在北境。

等她終于找到了真相,卻是飛去了京師,被大國師重傷擒住,這也才有了之后順德公主的半人半妖之身,雪三月也是在海外仙島聽到青姬遇險的消息,才趕了回來。

“十方陣……”他說了這三個字。

離殊血祭十方陣放出了青姬,這才有了后面這一系列亂七八糟的事情。

“十方陣并未完全破損,青姬用陣中殘余的我的血,復蘇了我?!彼K于道,“三月,我是離殊?!?

雪三月看著他,一言不發,這些話她都聽見了,卻像是沒有聽懂一樣。她看著他,宛如失去所有的反應,直勾勾地盯著他。

“青姬在十方陣探查十方陣的真相,同時也借助了十方陣的力量,在一只此前被馭妖谷抓住的血狼妖的身體里復蘇了我的意識。我得以借用這具身體,活了下來。三月……”

離殊走上前來,伸出手,想要去觸碰雪三月。

“啪!”意料之外地,雪三月竟然再次揮開了離殊的手。

她拒絕了他的觸碰。

離殊愣住,雪三月眸光顫動,她手中掐訣,身形一轉,這次根本沒給離殊阻攔她的機會,雪三月御風而起,近乎決絕地只給離殊留下了一個背影。

風聲蕭索,似乎在重復著雪三月之前的那句話。

“我不要你?!?

是時隔多年,時過境遷,不管他是生是死,都再也與她無關了嗎……

離殊未曾觸碰到雪三月溫度的手便慢慢落了下來,他想自嘲而笑,卻連勾動唇角也沒了力氣。

所以……在與她重逢的時候,他才什么也沒敢說。

他知道,經過那馭妖谷一別,以雪三月的性格必定是恨透了他……

雪三月做過很多夢,在離殊剛死的那段時間里,每一個夢境里都是離殊回來了,他找到她,無奈地笑著,想要抱住她寬慰,求她原諒的模樣。

而從每一個夢境醒來后,她面對的都是離殊已經死了的現實。

那時她被青姬帶到了冰天雪地的北境,那些睡夢中的暖意在清醒之后盡數散去,飄在了北方無情的風雪里,那寒涼刺骨的感受,雪三月至今猶記。

帶她離開馭妖谷的青姬并不會寬慰她,看起來那么柔媚的鸞鳥,在這件事情上卻極其克制又冷靜,她告訴雪三月,有些事情發生了,就沒有辦法改變,只有接受。

后來,雪三月接受了這個現實。

她開始治愈自己。

當她花了好多年的時間,好像終于快從過去的陰霾中走出來時,那個陰霾的制造者卻又忽然出現在了她的面前,說:“我回來了?!?

這是什么糟糕的現實……

雪三月一路御風而走,三天三夜沒有停歇,直至耗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力氣,她方從空中踉蹌落下,尋了個城鎮酒館,坐下來便開始飲起了酒。

直到喝得酩酊大醉,雪三月才開始笑了起來。

在酒館眾人驚詫的目光之中,她抱著酒壇,哈哈大笑,笑至力竭,她又哭了起來,情狀瘋癲,無人敢上前靠近她。

唯有她內心最深處的地方知道,她是真的高興。

離殊沒有死,他回來了。

這值得讓她真正高興。

但是……

雪三月可以與佘尾草好好相處,也可以對佘尾草像對以前的離殊那樣好,卻沒辦法面對真正的離殊。

她可以在離殊不知道的歲月里,思念他,瘋狂地思念他。但當真正要面對這個傷害過她的人時,雪三月卻并不知道該怎么面對他。

在他面前喜極而泣嗎?將那些傷害都放下,抑或又拎起過去的情緒,直接痛斥他的背叛與利用?

她都做不到。

在現在這個時間重逢,面對離殊時,她連用什么表情都不知道。

所以她一言不發地跑了。

到底怎么做才是對的,雪三月現在并不知道。她只能暫且避一避,靜一靜,等她能克制自己的情緒,理智地面對離殊的時候,她才想去見他。

目前為止,她能想到的最合適的辦法,或許就是克制地面對離殊,恭喜他的蘇醒,然后平靜地離開他。

她得緩一緩才能做到這些事。

她打好了算盤,而讓雪三月沒料到的是,在她酒醒之后的第二天,她在客棧門口看到了一張懸賞的畫像——是與離殊現在的身體有五分相似的少年模樣……

雪三月在榜前站定,細細看了看上面的文字,竟見上面寫著,這是一只血狼妖,兩日前屠了一個山村。

正是她留下他的那個村莊。

離殊會平白無故地殺人屠村?這種事,就算離殊背叛她一百次,她也不相信。

思及她遇見離殊那晚的那個黑衣人,雪三月沉凝了目光。

但同時雪三月也告訴自己,她或許根本不用擔心離殊。離殊是誰,貓妖王之子,區區幾只名不見經傳的血狼妖能奈他何?哪怕他現在也是在一個血狼妖的身體之中……她也不應該擔心他。

雪三月是如此想的,但忍到了下午的時間,她便御風回了那個山村。

她丟下離殊的那個地方已經沒了離殊的身影,卻坐了一個蹺著二郎腿的男子。

男子與現在的離殊有幾分相似,宛如那張臉成熟后的模樣?!八?”雪三月冷漠地直言詢問。

男子一笑,滿是陰謀的味道:“不著急,你跟我走,自然便能見到他……”

“那走吧?!毖┤聫街贝驍嗔四凶拥男εc話,她看著男子,神色間的冷漠與不耐煩讓男子一時間有些錯愕。

男子一愣,隨即挑眉:“你不怕……”

“不怕,別廢話?!毖┤麓叽?,“趕緊帶路?!?

“……”

跟著男子走的這一路,雪三月心里想過,那屋子里一點打斗的痕跡都沒有,饒是現在的離殊是個廢物,憑他會的那些陣法借力打力,也不至于這么輕易地被人帶走。

離殊放任自己被抓,放任懸賞被貼出去,恐怕……是想引她回來。

雪三月的猜測,在見到被關在牢籠里的離殊時,被全部印證了。

他待在那玄鐵牢籠里,沒有半分慌張,看著被領過來的雪三月,他唇角反而微微揚起了一個微笑。

和雪三月猜想的一樣,他就是想引她回來。

她了解離殊,一如離殊了解她。

然而被離殊算計了,雪三月卻并沒有多憤怒。

他們隔著牢籠,相互凝望,離殊聲音輕淺卻難掩情意:“你來救我了?!?

雪三月沒有給予正面的回應。她不說話,而她身后“押解”她來此處的男子卻開了口:“救?你們誰也跑不了?!蹦凶永_玄鐵牢籠的門,想要將雪三月推進去。

但在他手挨到雪三月的胳膊之前,離殊卻從牢里伸出手來,一把將男子的手腕抓住。

“別碰她?!彪x殊神色寒涼,“看在你與這具身體尚有血親關系,這是我最善意的警告?!?

“你?呵,飛旭,別人不了解你,我還不了解你嗎?三百年都未覺醒力量的你,憑什么與我斗?”

離殊抓著男子的手,不徐不疾道:“你試試?!?

雪三月轉過眼眸瞥了離殊一眼,不出意外地在離殊眼中看到了若隱若現的殺氣。

他護著她,這個場面也久違地熟悉。

雪三月不打算再在這里耽擱多久,她不顧身后的男子冷笑著又要和離殊放什么狠話,手一用力,徑直將玄鐵牢籠的門給拔了下來。

“哐”的一聲,她將鐵門丟到了身后三丈遠,將那男子嚇得一愣。

離殊似乎也被雪三月這暴力拆解的模樣一驚。

雪三月冷冷道:“出來吧?!?

“你們打算走?呵!”謀劃了這一出陰謀的男子似乎這才在兩人主導的走勢中回過神來,他終于開口放出了狠話,“你們誰都別想走!”

“你廢話真的太多了?!毖┤滦那檎缓?,被這人吵得更加心煩,她反手就是一耳光,徑直將人抽飛,打到了墻上,撞破了好幾塊青石磚。

與離殊這具身體有著血親關系的血狼妖就這樣被抽飛到了一邊,口吐鮮血,昏厥過去。

離殊看著那張與現在的自己有五分相似的臉,心頭沉默了一瞬。

他回頭,對上了雪三月的目光……

“走了?!?

“……好?!?

帶著離殊離開了那血狼妖的地盤,走在山林間,雪三月先冷著臉起了話頭:“那傻子是誰?”

“我這具身體,是他的弟弟?!?

“他想做什么?”

“順德公主一戰之后,天下皆知煉人為妖的法術強大,不少圖謀不軌的人試圖得到這方法讓自己變強。他們拿不到林昊青的秘籍,就自己從各種蛛絲馬跡中提煉信息,研制方法。這個血狼妖估計也是打算用他的弟弟和你一起來獻祭,要獲得你們兩人的力量?!?

雪三月聽罷,沉默了一瞬:“他憑什么選我?”

“你上次救我時,靈力深厚,被他賞識了?!?

“……果然是個傻子?!?

別人的事情聊完了,他們便又沉默下來。

“你呢?”良久的沉默后,離殊開了口,“為什么回來救我?”

雪三月此時方停下了腳步。

“離殊,”她道,“你明知故問?!?

此前,剛知道離殊還活著的消息時,雪三月認為,自己只有委屈自己原諒他,或者找回尊嚴離開他這兩種選項。

但其實還有一種,她可以直面自己的內心,承認自己的感情,去承認,自己在這段被利用過的感情里面還沒有抽身,去承認她就是還喜歡離殊。

不可否認地、無法忽視地依舊喜歡著他。

她可以直面這件事,然后坦言相告。

畢竟,不管喜歡還是不喜歡,放棄或者堅持下去,所關系到的都不是她一個人,這是他們兩個人的關系,關乎他們兩個人的選擇。

兩個人的關系出現了問題,自然要由兩個人一起解決,是分開還是繼續,有商有量,或許……這才是最克制,也最理智的辦法。

“我還放不下你?!毖┤绿谷坏?,“我也還沒有辦法原諒你?!?

她的直白,讓離殊一愣。

“但無論如何,能重新見到你,我很高興?!?

“三月,”離殊的情緒似乎比雪三月的更難控制,“能重新見到你,我才是真的……萬分慶幸?!?

他在馭妖谷被青姬復活,而后青姬離開,卻再無音信,等他將養好了身體從馭妖谷出來,這世道已經大變了模樣,他去過北境,卻得知雪三月游歷天下去了。

天下之大,他根本不知道還有沒有再見到雪三月的可能……

能在路途之中再相遇,天知道那一瞬間他有多慶幸。

“我……”他靜了靜,定下情緒,道,“我初遇你,救你,做你的妖仆,隨你回馭妖谷,確實是在利用你……”

雪三月沉默地聽著。

“而后的心動……卻無半分作假?!?

眸中好似被點了一點光,雪三月望著他,也看見了他眼瞳中的期許與小心翼翼。

“我救青姬是為報恩,也是為形勢所逼。但無論如何,以前的我確實是負了你,以后……若還有以后……”

離殊不是擅長承諾的人,他說到此處,卻覺得古往今來所有的誓言好像都不足以表達他的決心,他頓住了,唇瓣幾次顫動,也未成言。

雪三月看著他這模樣,竟是一聲笑。

“算了?!彼?,“走吧?!?

她轉身向前。

離殊一怔。

雪三月走了幾步,未見離殊跟上,她便回過頭,看向離殊,卻見離殊的臉色微微有些泛白。她猜到了離殊的心思,他以為她還是要丟下他呢……

“一起走吧?!毖┤抡驹谠氐人?,“離殊?!?

這一聲,幾個字,漫長得好似跨過了百年的時光,卻聽得離殊心頭有些灼痛發燙。

“嗯?!?

那些過去,好似稀里糊涂地便過去了。雪三月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做得到底對不對,這個方式,到底是不是處理她與離殊關系的最好方式。

但又或許在感情這件事情當中,并沒有做什么選擇對或不對這樣的評判標準,唯一的標準是,她想不想,愛不愛,愿意不愿意。

而這三個問題,在關于離殊的事情上,雪三月第一時間就能聽明白自己的心聲。

想。

愛。

很愿意……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