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五章

第五章

薛靈喬尋著感應到的心跳一路尋找,終于在離田凈植家不遠處的一家大醫院感應到田凈植的氣息。

難道又受傷了?

薛靈喬抬頭看了看這棟大樓,決定上去看一眼,如果沒什么大礙的話他就只看一眼就走,如果她難受的話,就等她睡著后再給她治療吧。沒有問前臺護士田凈植的病房號,而是尋著心電感應的方向走去,電梯來到了十二樓,看著電梯外面的指示牌,上面競然寫著婦產科。

小植看婦產科干什么?

薛靈喬不懂,卻也沒有細想,尋著感應繼續走下去。

看著眼前的1204號病房,門未合閉,里面的聲音還是能傳到外來,而薛靈喬到的時候,正好聽見李晏之的聲音。

孩子?!小植懷了他的孩子?!

??!

薛靈喬愣愣的站在外面,一時間不知所措,垂在兩側的雙手不由自主的輕顫著,撫上心房,那里,正安靜的跳動著,咚、咚咚、咚……不斷的傳來,他突然發現,他真的忽略了什么,五百多年了,孤獨已經成了他的唯一伙伴,當他意識到愛上田凈植時,他恐慌了,而現在,他和田凈植又有了孩子,這是上天給他的警示還是機會呢?

就在薛靈喬想不通的時候,突然有個聲音來打斷了他的思路,“不好意思,這位先生,請問您是田小姐的朋友嗎?”

田凈植想不通還有誰會是自己認識,卻又站在外面不進來的,想來想去,突然,田凈植甩開被子,跑向門外,連李晏之為她削好的蘋果掉在了地上也沒有發現,她現在只有一個想法,就是把門打開。

薛靈喬看了一眼那個醫生,又聽到里面的動靜,只好主動打開門,卻在還沒有把開門的手離開門把,另一只手就反射性的接住跑來的身影?!把ρ?,我好想你,好想你……

好想好想你……”田凈植僅管只在開門的瞬間看到的是一片衣角,卻也因身體的記憶告訴她,外面的人就是她心中所想之人。

田凈植閉著眼睛抱著面前之人,果然是熟悉的味道,雖然眼睛緊閉,卻還是阻止不了涌出的眼淚,沒有想像中的大哭大鬧,只像是在愛人耳邊輕喃著思念一樣,一聲又一聲。薛靈喬微微咬著牙,三個多月不見,她瘦了,本來就不堪一握的腰身,現在更加顯得瘦弱,一抬頭,就看見站在不遠處,手里還拿著一個帶著灰塵的蘋果,望著他……懷中的女人,不知為何,薛靈喬故意緊了緊環在田凈植腰部的手。

握著門把的手抬起,摸向了田凈植的頭發,微微側頭,無人可見的蹭了蹭田凈植的腦袋,沒有說話,只是時不時的拍拍她的背部,以示安慰。

李晏之微瞪著眼睛,卻沒有出聲,他知道他沒有立場出聲,但即使早就知道了田凈值對薛靈喬的心意,但親眼看到,對自己的心臟,卻是重重的一擊,就如同那次的追車案,那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情緒,那是只對最親近的人才會下意識表露的一種情緒,人們稱之為依賴”。

沒錯,田凈植是依賴薛靈喬的,不是對薛靈喬血液的依賴,也不是對朋友的依賴,而是從身到心的依賴,沒有人能改變,也沒有人改變得了。

手指因為拿蘋果太過用力而僵硬,也不知是他故意出聲的還是一時無力,蘋果重重的掉落在地,就如同他的心,如死灰般,這一記聲音還是拉回了田凈植的心神。

睜開眼睛,離開了薛靈喬的懷抱,卻始終不放那雙緊握著薛靈喬手臂的雙手,她擔心,這只是一時的幻覺,就算不是幻覺,如果當薛靈喬知道她跟本沒事,或者……知道了孩子的事,也許……

結果她不想想,也不敢想,田凈植,終于做出了人生中的第一個逃避決定,裝暈。

薛靈喬第一時間穩穩的接往了田凈植無力的身子,而李晏之卻只是邁出了一只腳,手卻還懸在半空,就見心念之人已經落入別人的懷中。薛靈喬心中著急暈倒的田凈植,并沒有在意李晏之的動作,就算不著急田凈植,薛靈喬也不會在意李晏之的動作,曾經或許他因為李晏之吃過薛靈喬的話使得李晏之側頭望了他一眼,很可惜,并沒在他的臉上看出什么,李晏之輕不可聞的嘆了口氣

“田小姐沒什么事,只是受了些刺激,加之懷著孕,所以一時間大腦出現空白,休息一會兒就行了?!?

薛靈喬微微彎了彎腰,送走醫生后,走到床前,一時為田凈植攏了攏被子,一時為田凈植整理耳發,倒真像個體貼的男朋友,就好像他們沒有分別三個月一樣。

李晏之看著薛靈喬的一系列動作,心中再怎么不愿承認,也不得不說,薛靈喬真的很愛田凈植,但隨之想到他們之間的阻礙,卻又想再為自己爭取一次,只要一次就好。

“你已經知道小植懷孕了,你打算怎么辦?”

薛靈喬望著床上似是睡著了的田凈植,過了許久才說道:“這個孩子…

似是惡作劇,薛靈喬故意停下了,看到田凈植微微皺著的眉頭,額上也已經開始冒了些薄汗,抬手為她擦去,“雖然世人容不下我,但這個孩子是無辜的……”這也是他的第一個孩子,也許是唯一一個了,雖然他也不知道,這個孩子生下來是福還是禍,薛靈喬感應著心臟里跳動的兩種心跳,初為人父的他,至少是幸福的,也同樣有私心的。

“那你有想過小植嗎?”聽懂了薛靈喬的內含之意,李晏之競有些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

薛靈喬沒有回答,只是輕輕的握著田凈植的手,看著她的睡顏,許久,久到李晏之以為薛靈喬不會再回答他的時候,薛靈喬開口了:“這也是小植希望的?!?

李晏之競然無力反駁,的確,田凈植是很希望這個孩子生下來的,他現在也不過是田凈植的朋友,無力的坐下,有些喪氣的說道:“你會留下來嗎?”

作為做了田凈植二十八年的青梅竹馬,李晏之也知道田凈植想問什么,似乎是想提醒薛靈喬,他李晏之的存在,這問出這個問題。

果然,他的問題終于引得薛靈喬回頭看了他一眼,只這一眼,李晏之覺得,果然連最后的機會都沒了嗎。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