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5章:蛋生的反派

第5章:蛋生的反派

聞淵的聲音低沉陰冷,讓人不由自主地想到剛剛從海底撈上來的黑色水藻,冰冷而死氣沉沉。

“隋云嵐,是你讓本尊真正的了解了人類?!别せ孽胱纳砗筇匠鰮崦牟弊?,潮濕的呼吸噴在腦側,隋云嵐聽到他說,“無論哪個年紀的人類……都這般狡猾、虛偽、膽小又貪婪,你們覬覦本尊的血肉,但又恐懼本尊的力量。本尊永遠記得你?!?

他看著幻境里兇殘卻憨傻的自己。

他自幼不曾接觸過人,行事素來看自己的喜好,每日除了修煉就是捕獵,他以為只要實力夠強就能在世上橫行,可誰知被人類設計捕捉,鎖住在一方水池里整整九年。

九年啊,太長了,足夠他看明白這些人的貪婪和虛偽。

哪怕是個白白凈凈傷不了他的小孩,也能把他耍的團團轉。

這就是人族實力低微卻又族群繁盛的原因,他們很聰明,太聰明。

“你們總是用無害的外表騙人,親切和藹,但笑里藏刀?!甭劀Y在他猩紅的舌尖舔在他的右臉側,“你教會了本尊許多東西?!?

那些貪圖他血肉的人讓他知道自己不夠強大,這個給他苦頭的小孩讓他學會一步三算。

隋云嵐沒有說話。

確實是他做的,反派那么些年都在海里,無父無母,甚至不會說話,除去天賦異稟的修煉本能,跟個野獸無甚區別。

記得他也是應該的,記恨他更是應該的。

可這能怎么辦呢,這就是炮灰和反派宿命中的恩怨,要怪就怪挖坑不填的作者罷。

聞淵也沒有逼他說話的意思,他整個人靠在隋云嵐身上,兩人一同看著幻境里的過去。

小胖墩那天之后,依舊日日去反派那里刷仇恨值,而反派也確實記恨了他,再也沒有吃過他給的任何東西。

哪怕食物的香味止不住誘得他心煩意亂,也沒有再對小胖墩靠近一步。

然而某日夜里,準備入睡的小胖墩卻聽到了隱隱約約,不知名的歌聲。

那旋律動聽而清透,像是有人就在耳邊輕聲吟唱,帶著蠱惑人心的力量,指引著他往院子走去。

那夜滿月,皎潔的月光鋪了滿滿一地,小胖墩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前方,下意識地避開了所有仆人,癡癡地往前走著。

守門人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小胖墩“吱呀”一聲推門而入。

銀色的月光下,黑發藍瞳的深海妖鮫坐在池子里假山上,他發如烏檀,瞳色幽藍如海水,他身上的袍子已經不見蹤影,露出瘦弱而幼小的身體。

他等到了要等的人。

幼鮫藍得純粹的豎瞳平靜無波,他檀口輕啟,詭魅而悠揚的吟唱誘惑著小胖墩往水池里走。

黑色的尾鰭拍打著池水,小胖墩卻沒有掉進池子里,而是赤著腳踩在水面上,一步一步朝著他走過去。

“噗通”一聲,幼鮫躍進水里,迅速地朝著他游動。

幼嫩但鋒利的蹼爪按在結界上,極有耐心的鮫人正等著他的獵物上鉤,這是他保命的本事,若不能成功,這幾年的等待便白費了。

他雙眼發光地看著小胖墩走進,兩人的距離不過一寸,僅隔著薄薄的結界對視。

小胖墩的手掌輕輕按在結界上,只要再往里一步,就會進入結界。

幼鮫的耳鰭興奮地張開,他口中的吟唱一刻不停,終于,屬于人類小孩的手穿過了結界,被他一把抓住!

“少爺——!”

管家蒼老的聲音打破寧靜,小胖墩神色一變,整個人都被幼鮫抓進了水里。

尖銳而鋒利的獠牙撕扯開他的衣物,往他肩上狠狠咬去。

“啊啊啊啊啊——”小胖墩痛呼出聲,他半個身子都進了水里,鮮血從幼鮫的齒縫間溢出,很快染在水面上。

掙扎的小胖墩張嘴喊痛卻吃了幾口水,痛得幾乎暈厥,他的胳膊幾乎要被咬下來。

附近的池水變了顏色,聞訊而來的仆人帶著火把照亮了這個院子。

兩個小孩在池水里撲騰著,小主人的哭喊和妖鮫嗜血的眼睛讓人渾身發冷。

大半個池水都染了血色。

有人要往水里救人,就見這妖鮫輕松地扯著血肉模糊的小主人提溜出水面,變成一個具有人形的小孩。

他的利爪就摳在小胖墩的脖子上,他張著殷紅的唇,艱難地吐出生澀而怪異的語言:“開、開結界,放我走……”

小胖墩的脖子上被他劃出一條血痕,眾人不敢再延誤,破壞了結界的陣法。

這妖鮫像得了助力一般騰空飛出,他抓著已經昏迷的小胖墩懸在半空中。

銀色的月光照著他幽藍而妖異的獸瞳。

他一字一句道:“此、仇、必、報?!?

他看著不遠處盯著他的幾個修士,將手里的人扔過去,隨后整個身影消失在空氣里。

隋云嵐被聞淵困在原地,反派看著兵荒馬亂的幻境,輕輕扯開了隋云嵐的衣領,咬上了他的脖頸。

隋云嵐疼的抖了抖肩。

今日流的血都是昨日作的死!

突然,四周的畫面統統破碎,又重新組合,聞淵本來正在享用美味的臉卻一下僵住。

幻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四周都是幽深的藍色,像是沉沒在一片海水里。

被水澤推動的海藻間隱隱發出星點亮光。

無窮無盡的靈氣不斷注入那看不清面目的光團,隋云嵐感覺到聞淵的僵硬,趁機拉好衣服,皺著眉看這到底是什么玩意兒。

金光漸弱,隱隱約約能瞧見一個奶白色的橢圓物體被海藻藏在深處。

這東西,似乎很眼熟啊……

那物體再次泛光時,比先前大了足足一倍,跟個鴕鳥蛋差不多大。

等等!鴕鳥蛋!這東西怕不就是個蛋啊!

那顆蛋越長越大,直到有籃球大小時,突然咔嚓一聲,裂了。

幼嫩的小拳頭破殼而出,舒展開帶著透明粘膜的蹼爪,隋云嵐下意識地偏頭看了看肩上的那只爪子,這似乎有些許湊巧……

聞淵的爪子驟然收緊。

蛋殼咔嚓咔嚓地迅速裂開,一雙藍色的豎瞳在裂縫里出現,隨后,頂著半塊蛋殼的小反派破殼而出。

嬌嫩的身體舒展在水里,他不太適應地動著墨色魚尾,柔軟的頭發輕輕浮在身邊,小小的耳鰭動了動,嘴里吐出一個小泡泡。

這他喵的是反派的誕生啊!到底是誰發明了這么精巧的3D攝像軟件!

這不到他膝蓋高又軟又萌的小反派,簡直可愛到有些犯規……

下一刻,隋云嵐就為自己淺薄的認知、只看表面的臭習慣深深懺悔。

因為剛剛誕生的小鮫人快活地游了一圈,伸出手一把抓住路過的小魚仔塞進嘴里嚼吧嚼吧咽了。

要不要這么兇殘!你才剛出殼啊!那是生的啊!

隋云嵐從未有一刻如此清醒的意識到,反派除了長著一張人臉、能說人話外,骨子里是多么兇殘而蠻橫的野獸。

他不是人,他就是真正的妖獸。

茹毛飲血、隨心所欲、沒有絲毫道德可言。

“在想什么?”聞淵冷冰冰的語氣配合著四周的海境格外可怕。

隋云嵐眨眨眼,咽了咽口水:“我在想,感謝尊上解決了困惑我多年的難題?!?

聞淵略感興趣地挑眉看他:“是何難題?”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聞淵黏滑的蹼爪掐上他的后頸肉,“你這些年當真是閑得慌么?”

隋云嵐縮了縮脖子:“尊上,咱們還是想想如何從這里出去吧?!?

他可不想知道反派的成長史+黑歷史,搞不好就被滅口啦。

他已經時常命懸一線,甚至為了任務在反派翻臉的邊緣反復橫跳,雖說債多不壓身,但是直覺告訴他他不會感興趣。

原始妖獸的血腥成長史誰想知道啊!

聞淵看了眼他的重新拉好的衣領,舔了舔嘴,也不再多言:“你可曾聽過陳夢墟?”

隋云嵐搖搖頭。

“一些裝著陳年舊夢的小世界罷了。這在本尊的功法里提過?!焙K墓獍呗湓诼劀Y臉上,他神色莫名道,“不過是進階時混亂心智的東西,與你們修士所言的心魔一般無二,先前本尊還不確定,現在看來亦不過如此。本尊自在慣了,從小沒什么怕的,這幻境,連誆本尊做個夢都做不到?!?

隋云嵐當然懂,心魔由心而生,是修士最恐懼也是最難過的一關,可這是個無情無欲的反派啊……想用陳年舊事讓反派傷心難受,這怕是有些對牛彈琴。

聞淵從來不會害怕自己的過去。

大概這功法的創建者如何也想不到,傳承他秘法的會是一只天不怕地不怕的妖物罷。

隋云嵐沒忘記正事:“那尊上,這該如何破除呢?”

“除了進階,別無他法?!甭劀Y垂下眼看了看自己的手心,“這才是它的煩人之處,無法進階的人往往會困死在這里頭?!?

隋云嵐突然抓到重點:“可是尊上,我沒有修這功法啊?”

聞淵輕飄飄地看他一眼:“自然與本尊有關?!?

但你能如何?隋云嵐自動給他補上下半句,他嘆一口氣:“不知尊上需要我作何用?”

“替本尊護法便是?!甭劀Y席地而坐,隨后又囑咐道,“只是本尊先時走火入魔,經脈逆流,此番進階,兇險難說……必要時你需助本尊打通靈脈……但你若是想動手腳,你我二人便再出不去?!?

不是吧,幻境不咋地,防御點倒是拉滿了,這但凡改行做個牢籠也不用被反派鄙視了……

隋云嵐看著臉色慘白的反派,下意識道:“尊上有幾成把握?”

聞淵抬眼:“先前四成,現下七成?!?

“不能再多了?”隋云嵐有些擔心。

“若是吃飽喝足,還能加半成?!甭劀Y抬眼,看了看隋云嵐的衣襟,“不過本尊需要你護法,不必再折騰你?!?

隋云嵐沉默。

那三成不會就是剛剛咬我漲的吧?

“不過,本尊素來福緣深厚,若不出岔子,七成把握足夠進階?!甭劀Y示意他坐下,“陳夢墟,夢醒之時便會崩塌,你不曾發現它的幻境時速正在變快嗎?或許隋府的部分破碎的時候,它就發現我們沒有入夢?!?

所以它播了別的vlog妄圖吸引我們的注意力偷偷破碎嗎?這還能再智能一些么!

隋云嵐不敢再耽誤,一撩衣擺坐下,雙掌貼上了反派的后背。

“尊上,你開始了么?”

“有話快說?!?

“若是咱們成功出去,可否斗膽向尊上討個賞?”

“嗯?!?

“多謝尊上!”

“不能?!?

可惡!!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