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章:兇殘的反派

第1章:兇殘的反派

隋云嵐被扔在地上的時候,被野獸盯上的寒意變本加厲地席卷全身,他此刻精疲力竭,忍著滿身的疼痛打了個寒顫。

這反派真是兇殘啊,隋云嵐暗嘆一聲。

下一刻他便被死死壓制在地面無法動彈,鮫人裸露著白皙但肌理分明的上身,撐著柔韌有力的黑色魚尾半伏在他身前,被鱗膜覆蓋的蹼爪上尖利的指甲按在他的脖子上。

這鮫人只要稍稍用力,就能捅穿他的喉嚨。

隋云嵐渾身發涼,幾乎快喘不上來氣,鮫人身上帶著冰冷的氣息,綢緞一樣的黑發濕漉漉的落在他的臉上,那張絕色的臉就在眼前,隋云嵐膽怯地動了動喉結,就看見對方紅潤的唇輕輕張開,吐出一口白色的水霧。

他聽到聞淵輕聲道:“你就是當年那個往本尊水池里撒尿的小胖子?”

本公子都已經減肥成功脫胎換骨了你到底你怎么一眼認出來的啊!

鮫人鋒利的獠牙藏在他艷如胭脂的唇瓣里,藍如海水的眼睛一錯不錯地與隋云嵐對視,他一手按著隋云嵐起伏不斷的胸膛,一手輕輕在他的脖頸上摩挲,黏滑的蹼爪帶著野獸的腥氣,他輕聲問:“說話啊,你當時在本座面前撒野的氣勢呢?”

隋云嵐瞪著他,做出驚訝的神色:“是你?”

聞淵冷哼一聲:“怎么,這十七年活得太瀟灑,倒是把先前的事都忘干凈了?看來,是當年你受的傷太輕了些,不長記性?!?

隋云嵐想起當年在滿池的血水里把自己咬得血肉模糊的幼鮫,時隔多年,他的身體再一次感受到內心深處的恐懼。

隋云嵐不自覺地動了動手指,他現在還記得對方那雙滿含憤恨的藍色獸瞳和那種生命不受控制漸漸流逝只能等死的無力。

“看來你真的忘了,要不要本尊幫你想起來?!眻杂灿直涞闹讣滋羝鸸鉂嵉南骂M,隋云嵐腦袋越發昏沉,他張了張嘴,還是在聞淵的眼皮子底下兩眼一黑厥了過去。

那一刻隋云嵐心滿意足,他總算是受到了一回主角的待遇,但凡有什么不能面對的場面,主角都能恰到好處的暈倒,再醒來,定是能對上一雙飽含深情的眼睛,不論那雙眼睛來自官配還是炮灰,那都是妥妥的好幫手啊。

可惜他只是一個炮灰?;璧沟呐诨宜逶茘棺隽艘灰沟呢瑝?,先是被反派聞淵翻來覆去地毆打,然后又被他張開血盆大口吞進肚子里嚼吧嚼吧再吐出幾根爛骨頭。

最后一個夢更過分,張牙舞爪的鮫人粗礪的鱗片在地上劃出沙沙聲,追在他的身后大喊:“本尊要把你鐵鍋亂燉!”

“我不要!我不要——”隋云嵐滿頭大汗地蘇醒,果然沒有深情款款的幫手在等他,他動了動手,發現自己還被捆得嚴嚴實實。

隋云嵐環顧四周,他正躺在一處陌生的巖洞,洞頂上懸著一顆碩大的明珠。洞穴里僅有他身下這一片小陸地,四周是一個很大的水池,面積算得上是個中等大小的湖泊,引人注目的是那水池中漂浮著大片大片的荷葉,目測直徑有五六米長,湖心一朵碩大的紅蓮盛開,聞淵正伏在那花蕊間,悠閑地擺動魚尾。

隋云嵐已經不會去吐槽海水里頭為什么會長蓮花這樣的問題了,自從他穿進這本書里,綁定了不靠譜的系統,活的這十七年,沒一樣事情可以用科學解釋。

他看著反派一手支頤偏袒著肩,聞淵這次穿了衣裳,柔軟的銀紗錦袍遮住他結實的胸膛,墨色的魚尾無所事事地拍打著花瓣里的大型水珠,這實在是一副令人驚艷的美人休憩圖——如果忽略掉他嘴角的血漬和蓮蓬上帶血的獸肉的話。

聞淵緩緩地抬眼看他,幽深的藍色豎瞳讓隋云嵐一時如芒刺在背,格外不適。

“這獸肉太腥,難以下咽?!甭劀Y緩緩坐起來,對著隋云嵐露出鮮紅的舌頭和尖利的獠牙,“你的滋味兒想必比這好多了?!?

說罷,他噗通一聲跳進水里,池水里黑影閃動,很快聞淵便在池畔露出腦袋,他趴在一旁的圓石上對著隋云嵐道:“過來?!?

隋云嵐艱難地提起腳朝他走過去,聞淵手一揮,數道風刃將隋云嵐身上的繩索齊齊劃斷,聞淵借著水中的巖石直起身子,他不喜歡人類的腿,他寧可借著尾巴的力,高高地立起身體直視隋云嵐。

狼狽的修士頭發散亂衣裳破敗,俊俏的臉上還有細碎的傷口,又濕又涼的蹼爪摸在隋云嵐的臉上,最后撫上他眉間的三瓣紅蓮印。

“當年,你這處可沒有這個東西?!甭劀Y笑了兩聲,“你身上也沒有靈根,這會子倒是長了個上品水靈根……莫不是你那個爹拿了什么神物給你堆出來的?”

隋云嵐偏開臉:“我那兩個師弟呢?他們也落在你手里了?”

“隋云嵐,你應該知道自己是什么處境?!甭劀Y冷哼一聲,鋒利的指甲在那張臉上劃出一道口子,“你現在不過是本尊的階下囚?!?

隋云嵐吃痛出聲,聞淵將他一把扯進水里,咸澀的海水辣的傷口生疼,隋云嵐掙扎兩下,濡濕的觸感落在臉上,俊美的修士不可置信地看著近在咫尺的妖鮫伸出鮮紅的舌尖舔在他的傷口上,吮去他不斷外流的血。

隋云嵐劇烈地掙扎起來,聞淵將他壓在池壁上,四尺長的魚尾緊貼著隋云嵐的腿,堅硬又粗糙的鱗片隔著衣料與他摩挲,濕透的衣料格外薄,隋云嵐被那詭異的觸感逼得汗毛倒豎,他看著聞淵因為見血而興奮不已的眸子,目帶哀求道:“別、別吃我!”

聞淵笑著禁錮住他不老實的雙手:“不吃你?不吃你也可以,只要你肯讓本尊把你那亂撒尿的東西剁了,多留你幾日也無妨?!?

隋云嵐臉上的表情終于繃不住,這反派居然真的要扯他的褲頭!

喵的!隨地大小便的又不是他!前人撒尿后人挨刀真的大丈夫?!

“住手!”隋云嵐滿臉屈辱地看著邪笑不止的聞淵,心里已經把他扎了千萬個小人,他示弱又委屈的臉讓聞淵停了動作,隋云嵐咬著牙低頭,“你羞辱夠了沒有?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聞淵掐著他的下頜逼他抬頭,隋云嵐的狼狽讓他心里格外愉悅,“不是想做什么,而是你能做什么?隋云嵐,你不想被我吃,總得給我一個留你的理由,或者,你求一求我,興許本尊高興了,便讓你多活幾日?!?

隋云嵐清澈的眼里都是屈辱和憤恨,聞淵露出一口鋒利的牙又道:“你這眼珠子想必味道極美?!?

墨色的瞳孔瑟縮了一下,隋云嵐垂下眼瞼,聞淵重重地拍上他的肩膀,巨大的威壓逼得隋云嵐雙腿打顫險些下跪,他滿頭大汗道:“它、它不好吃……我也不好吃,年紀大了,肉不多,還柴……”

隋云嵐看著聞淵微微抽搐的嘴角,心一橫,低聲下氣地抓著他的手腕求道:“大、大人……請高抬貴手,留、留小的一命……”

場面詭異的安靜了片刻,隋云嵐猝不及防被聞淵一把扔出水池,撞得渾身疼痛。

聞淵一雙獸瞳睜到最大,惡狠狠地對著臟兮兮的隋云嵐罵道:“誰準你碰本尊的手!”

隋云嵐趴在地上咽了一口血。

你是大家閨秀嗎摸個手要負責嗎?!

隋云嵐捂著腰,他現在虛弱至極,只能啞聲道:“我求求尊上,咳咳……求尊上留我一命,我……”

青年的表情隱忍至極,他重重地眨了眨眼睛,像是在挨著刀子說話:“我是上品水靈根,等我結丹,于尊上修為大有助益……這可比直接吃我有用多了……尊上若是不信我,隨便使個契術,咳咳……只要尊上放了我師弟,當年那些恩怨,尊上盡管報復回來咳咳……”

喉頭腥氣漫延,干痛得厲害,隋云嵐沒有去看聞淵的表情,反派素來兇殘無禮,要殺他早就殺了,和他說這許多,想來是要像劇情一樣留著他“逗趣(折磨)”的。

聞淵翻身上岸,探了探他的靈息,見他不似作假,十分粗魯地把人左右翻看一遍,冷哼一聲道:“你這身上確實沒有幾兩肉,身體也沒比凡人硬朗多少,想是修煉時也不盡心……”

觸感黏滑的蹼爪拉住隋云嵐的手,他正要慶幸自己大難不死,必能活到下回出場時,手腕上傳來一陣劇痛。

這蠻橫的野獸居然劃開了他的手腕,拿著一個碗大的貝殼放他的血。

茹毛飲血、不講衛生、粗俗無禮……難怪是反派!滿了滿了,不要擠了!疼啊!

“不要偷偷罵本尊,當心你的舌頭?!睕鰶龅穆曇魝鱽?,聞淵將他的傷拉到唇邊一舔,三寸長的口子竟是開始愈合起來,隋云嵐這才發覺臉上的傷已經好全,這妖鮫的治愈力也太變態了吧,若是不能一擊必致命,豈不是永遠死不了?

原來作者寫的不死鮫人是這么個意思。

聞淵慢條斯理地抬著貝殼喝一口,血色將他的嘴唇染得更加紅艷,他極其享受地嘆息一聲:“味道鮮美,靈氣充足。罷了,左右你也逃不出本尊的手心,這三界也還沒有本尊不敢吃的人……你便在這里好好養著,做本尊的血奴罷?!?

“海燕?!?

一個妖妖嬈嬈的女妖聞聲而至,聞淵仰頭一口飲下修士的血,頭也不回地躍進水池里:“把這血奴好生養著,七日取一回血,供本尊修煉……”

他刻意停頓一下,似是故意說給隋云嵐聽的:“等養肥了就吃他?!?

柔弱無骨的海燕低頭稱是,輕松將狼狽的紅衣修士單手提起,夾在腋下,扭著纖腰出了洞穴。

隋云嵐面無表情的被她帶到另一處洞穴,里頭布置簡陋無比,一張矮桌一張木床,再無其他。

隋云嵐看著這力大無比的海燕扭著腰出了門,這才虛脫地倒在床上休息。

每次遇到反派,他都要掉半條命,這是何等的兇殘啊。

隋云嵐摸了摸袖子,發現里頭的乾坤袋已經不見了,他的九節鞭也不在,想必他渾身都被搜刮干凈了。隋云嵐嘆了一口氣,忍不住滴滴了一下系統:史兄,我今日的演技如何,是不是完美演出了炮灰被羞辱時的不甘、悲憤、委屈、傷心欲絕……

系統史瑞克:表情太浮夸,動作太刻意,五分不能再多了。

隋云嵐:……可惡的人工智能!早晚寫一萬字小作文投訴你!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