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8章 她死了?

第8章 她死了?

第8章 她死了?


清早,夜靖寒來到公司,他的秘書快步跟進了辦公室。

“二爺,剛剛醫院打來電話說,少夫人她......”

聽到這三個字,夜靖寒冷漠的抬眸。

秘書忙噤聲。

夜靖寒冷聲道:“以后她的事,不必再向我匯報?!?

見夜靖寒口氣不善,秘書忙道:“是?!?

秘書往門口走去。

夜靖寒突然煩躁的將筆扔到了桌上,冷聲道:“為什么是醫院打來電話?”

秘書回身,恭敬的道:“昨夜,少......云小姐自殺了?!?

夜靖寒的神色一凝,聲音里掩了幾分不自知的慌亂:“她死了?”

“不是的,這會兒......已經搶救回來了,醫院打來電話,是想請示您,該如何處理?!?

夜靖寒不自覺地松了口氣,扯松了領帶,冷聲道:“她為什么自殺?”

“工作人員說,云小姐是千金之軀,受不了苦。但具體的情況,我還沒有去核實,二爺如果需要,我可以現在就去......”

想到母親身上的傷,夜靖寒狠下心,眼眸冰冷:“不必,你派人去告訴那個女人,如果她再敢自殺,她父親和弟弟,也會給她陪葬?!?

“是?!?

夜靖寒并不知道,她的話,給云桑帶來了怎樣的噩夢。

為了父親和弟弟,她的確不敢再自殺了。

云桑漸漸變的麻木。

她不再反抗,不再掙扎,任人宰割。

整整兩年的時間,她就這么人不人鬼不鬼的喘息著......

也只是喘息而已,因為她甚至都感覺不到,自己還活著。

她磨掉了身上所有的驕傲,忘掉了尊嚴是什么,只求父親和弟弟能活著。

......

凌晨,牢門忽然被哐當一聲打開。

“云桑,出來?!?

這聲音在深夜里,顯得格外突兀。

云桑麻木的起身,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出病房。

本以為今天與往常一樣,面對的將是各種各樣的欺凌。

可奇怪的是,她們卻給她換了衣服。

云桑疑惑,她離出獄,分明還有一年的時間......

獄警冷聲道:“出去了好好做人?!?

她走出大門,淅淅瀝瀝的小雨打在了身上。

她仰頭看著黑暗的天空,雨刺像是針一樣,細密的落下。

現在的她,討厭下雨天。

身前忽然傳來一道強光,那是車燈打出來的光亮。

光線照到身上的那一瞬,云桑心里瑟縮了一下。

怕這次又是玩兒的折磨她的新游戲。

可接著,車上有人下來,走到她身前幫她撐傘。

“云小姐,好久不見了?!?

看清來人的臉,云桑竟莫名的后退了一步。

這是楊文清,夜靖寒的管家。

“二爺在車上等您,請上車吧?!?

云桑轉眸望向車上,“是他把我弄出來的?”

楊文清恭敬的鞠了鞠躬,未語。

云桑拳心微握。

她想過拔腿就跑會如何,可最終還是放棄了。

她走過去,上了加長版的豪車,坐在了夜靖寒的斜對面。

夜靖寒依然高貴如廝,眼角眉梢都鐫刻著冷漠,睥睨著她的眼神,也一如既往的冰冷。

他望著眼前的女人。

原本就很瘦的她,此刻更是羸弱。

她臉色慘白,與從前的白不同,此刻的她臉上毫無血色,一副病懨懨的營養不良樣。

她的額頭和下巴上,都有疤痕,因為在臉上,顯得格外刺目。

如果不是從小就認識,真的很難將眼前的云桑,跟那個高高在上的最美名媛聯系到一起。

從前,只要有他在的地方,云桑的眼睛,始終如長在了他身上一般,眼神中光彩熠熠的。

可現在......她卻看都不肯看自己一眼,眼神中,也沒了光。

車子開始慢慢駛離監獄,云桑低啞著聲音,淡漠的道:“說吧,你找我的目的?!?

夜靖寒低冷道:“兩年不見,你倒是學聰明了?!?

云桑唇角扯起一絲諷刺的弧度,不語。

她現在連跟他說一句話,都覺得惡心。

看到她的眼神,夜靖寒眼底閃過一抹冷厲的怒意。

他將一份文件扔到了云桑的身上:“看完,簽字?!?

云桑將文件打開,看到里面的內容,竟是低聲嘲諷的笑了。

肝臟捐贈協議。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