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八章 鋪面

第八章 鋪面

馬上記住有一眼,,如果被任意瀏/覽/器轉/碼,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蘇孝彰不由得眼前一亮,原以為弟媳今日是要撕破臉跟他爭爵位,聽這話似乎是還有得商量。

“爵位之事,我一個婦道人家也不懂,原想著都是一家人,大伯承爵與兒子承爵沒什么不同,不過……”趙氏從袖子掏出帕子,點了點眼角,片刻間竟哭了起來,“我持中饋多年,家中有多少家底我心里跟明鏡一樣,縱使再不濟,也不至于要讓譽兒出去賣魚!你們這些個黑心的,是想要活活餓死我們哪!”

說著,趙氏開始嚎啕大哭,邊哭邊罵李氏黑心腸不給蘇譽飯吃,每日不交足夠的銀錢就不給她供藥,可憐孩子肩不能抗手不能挑,還被逼著大冷天去賣魚,手腳都凍爛了。簡直是見者傷心聞者落淚。

蘇孝彰夫妻倆傻眼了,蘇譽也看得目瞪口呆,直到背后的毛團從衣領處鉆出來,這才回過神,悄悄跟小貓蹭蹭腦袋。若不是母親這般說,蘇譽還真沒意識到,自己竟然過得這樣慘。

兩個族叔也聽得直皺眉,蘇家好歹也興旺過,如今變成這副模樣實在是寒磣,“孝彰啊,你弟弟尸骨未寒,你便這般對待他的遺孀,這讓族里怎么把爵位推給你?”

蘇孝彰狠狠地瞪了自家婆娘一樣,這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要把趙氏逼死了倒是還好,這般逼急了讓她還手,真是麻煩透頂。

“趙玉華,你少在這里血口噴人,這些時日的湯藥我可不曾短了你分毫?!贝蟛副锕倪@眼睛,跳起來罵道。

不說這個還好,說到這湯藥,趙氏立時讓春草端了她每日用的藥渣來給兩位族叔看,明眼人都瞧得出來,這藥渣是煎了五遍以上的,這種東西煮出來的跟白水無異,何談治病了。

“譽兒每日給你交的湯藥錢,足夠買三份藥了,你卻兩日才給我一份,若不是我命大,怕是早就見了閻王,”趙氏說著用帕子捂著嘴不住咳嗽,看上去很是虛弱,另一只手還緊緊握著桌上的御批黃絹,“若我就這般被你們磨死了,我的譽兒還如何活命,這爵位我是決計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蘇譽的父親是二等輔國將軍,無論是他還是大伯承爵,都要連降兩級,越過二等鎮軍將軍,直接變成三等衛將軍。雖然沒什么權利,戰爭時期還要被迫參戰,但三等衛將軍每年有三十石祿米和一百三十貫的俸錢,足夠養活一家人。

氣氛一時僵硬下來,蘇孝彰臉色鐵青地沉默片刻,冷笑道:“憑一個庶子的身份承爵,宗正司會直接奪了蘇家的爵位,到時候誰都沒好處!”

勛貴承爵向來是很嚴格的,一般情況下,必須是嫡長子,若是沒有嫡子,很可能就被宗正司判定為無后,直接削了爵位。蘇孝彰雖然是妾生子,但是他娘后來扶正了,在族譜上他就是嫡子,所以讓他承爵的把握比較大。

但是,宗正司的職責就是管制削減勛貴,沒事還能找出幾個茬來,趙氏要是把事情鬧大,宗正司一旦判定蘇孝彰德行有虧,這爵位就定然輪不到他頭上。

胡子花白的族叔兩下瞅瞅,干咳一聲道:“老二媳婦,不可沖動,這爵位蘇家是絕不能丟的,鬧出去對譽兒也不好?!?/p>

蘇家有這個爵位,就還是勛貴,沒有了這個銜,旁支的親戚也跟著沒臉,往后這個家族就徹底敗落了。

安弘澈趴在蘇譽肩膀上打了個哈欠,蘇家都這副德行了,這爵位還有什么好爭的,把朕伺候好了,封個國公都行。

“削爵還有五百兩銀子的例錢,置辦個莊子,也夠養活我們娘倆了?!壁w氏不哭了,兩下摸干了淚珠,好整以暇地把黃絹疊好放到盒子里。

蘇孝彰這才緊張起來,按照慣例,削爵確實會給些銀錢,算是皇家最后的恩典,不一定是五百兩銀子,但二三百兩總還是有的。

蘇譽挑了挑眉,他似乎明白嫡母的意思了。

“弟妹,咱是一家人,何必那么生分,”蘇孝彰勉強露出了個笑臉來,“蘇家是一榮俱榮,這爵位留著每年都有俸祿,還能短了你們的吃喝嗎?”

這話若是之前說出來還能圓個場,現在明擺著母子倆都沒飯吃了,再說以后會善待他們鬼都不信。此話一出,蘇孝彰自己也覺得說不下去了。

“那俸祿都是你的,你能給我們太陽就是打西邊出來了,”正說著,從門外探出個腦袋來,長得與蘇孝彰有五分相似,只是灰頭土臉看著沒那么精神,“要我說就削爵,那五百兩銀子也得給我三成!”

“你……”蘇孝彰見了來人,差點沒背過氣去,“你還有臉說,家里現在窮成這個樣子,還不都是因為你!”

這人是蘇譽的三叔蘇孝顯,平日里游手好閑,前些年惹了大禍,蘇譽的父親變賣了家里的田莊才把事情擺平,這也是導致蘇家每況愈下主要原因。

“哼,我也沒說讓二哥救我,你們賣了田莊可問過我?那可是祖產,也有我的一份!如今你想做大將軍,那也得把我該得的一份給我!”三叔揣著手蹲在門口,梗著脖子道。

趙氏見小叔子來了,冷笑道:“前年變賣了田產,西郊可還有一座莊子,東街上還有幾間鋪面,大伯若想承爵也不是不可,把這些家產給我們分了,讓我們有口飯吃便是?!?/p>

蘇孝顯聽得此言,眼前一亮,蹭地站起身來:“怎么著?西郊還有個莊子?大哥,你這是打算獨吞了家業??!”

三叔這么一攪合,正堂里越發的熱鬧了,蘇孝彰氣得直喘粗氣。

安弘澈早就不耐煩了,不停地用爪子撓著蘇譽的衣服,早飯沒有吃的貓陛下心情很不好。蘇譽無法,悄悄伸手拽貓尾巴讓他安靜點,小貓立時跳到他另一個肩膀上,繼續撓。

“這樣吧,”趙氏終于開口,“我一個婦人家也不懂,只求能吃飽穿暖。把東街的兩間鋪面給了譽兒吧,我以后跟著譽兒過,爵位的事大伯與小叔商量便是?!?/p>

蘇譽一愣,東街的鋪面?蘇家竟然真的在東街有鋪面!

東街就是東城的主街,繁華的很,若是能在那里開一間酒館,生意定然紅火。這可真是瞌睡遇上了枕頭!

蘇孝彰正被鬧得焦頭爛額,突然間峰回路轉,想也不想就滿口應下:“可以!”

“那怎么行!那可是蘇家最值錢的東西了!”大伯母李氏尖叫起來,那可是她機關算計才弄到手的鋪子,每月都有五兩銀子的入賬呢!沒了這兩間鋪子,他們掙爵位還要走動送禮,去哪里弄錢?

“你懂什么!”蘇孝彰忙使了個眼色。

鬧鬧騰騰一上午,最后在兩個族叔的見證下,拿了賬冊來,簡單分了家產。爵位沒定,不能大分家,只是把賬面的鋪子劃給蘇譽,算作他的私產。蘇孝彰要蘇譽簽字畫押,立下放棄承爵的字據。

蘇譽倒是無所謂,趙氏也沒有阻止。

安弘澈冷眼看著這場鬧劇,心情越發糟糕,這蠢奴也太好欺負了!

“今天不能出攤了,咱倆把這些魷魚吃了吧?!碧K譽抬頭看看天,這都快到午時了,魷魚還沒有腌制,根本來不及出攤了。

安弘澈蹲在案板上,瞥了他一眼,轉過身去拿屁股沖著蘇譽。蠢奴,沒有了爵位,朕以后怎么給你升官發財,高興個什么勁。

蘇譽拿手指戳了戳軟軟的貓屁股,“哎,醬汁兒,咱們去看看那兩間鋪子吧,若是地段好,就能開酒樓了?!?/p>

吃完午飯,蘇譽就興沖沖地揣著貓去看鋪子了。

過了午,東大街絲毫不見冷清,依舊十分熱鬧,蘇譽尋尋覓覓了半晌,也沒找到賬上記的那個地址。

“東大街一百零一號……”蘇譽盯著一百號和一百零二號之間看了半晌,第一百號是個當鋪,一百零二號是個綢緞莊,一百零一號是個……小巷子……沒有鋪子,只有個小巷,一百零一號仿佛憑空消失了,“不會是拆遷了吧!”

“喵嗚……”肩上的小貓瞥了傻乎乎的蘇譽一眼,甩甩尾巴,縱身跳上了當鋪的門頭,在屋檐的角落里拔了拔,拔出了一塊灰撲撲的牌號。

蘇譽這才發現,在當鋪的最邊上有個三尺寬的小門,與當鋪并不相連,上前詢問得知,這便是一百零一號鋪子。

蘇譽:“……”

其實鋪子不小,確實是兩大間房,不過都在二樓,一樓只有這么個小門,進去就是梯子,根本做不成生意,因而一直是租給當鋪做倉庫用的。

蘇譽盯著這鋪面看了半晌,忽而眼前一亮。那小樓梯間就挨著小巷,想在二樓做生意,這樓梯就不能這么放。若是做成有特色的外置樓梯,掛個顯眼的招牌,好好裝修一番,興許還會特別打眼,只是這般下來,裝修的成本就比一樓的鋪面要高出很多,單那個漂亮的旋轉樓梯,他就沒錢做。

垂頭喪氣地抱著貓回家,蘇譽這一天都在天堂地獄間來回轉換,身心俱疲。

“醬汁兒,我好窮……”蘇譽把鼻子埋在貓毛里哼哼,看著那金燦燦的毛毛,覺得那就是閃亮亮的黃金,“借我點錢吧,我給你做一輩子貓奴……”

原本不耐煩地蹲坐著的小貓,緩緩轉過頭來,看著蘇譽白皙的俊臉,快速抿了抿耳朵,站起身來,將爪子伸到枕頭下面掏了掏,勾出了一塊雕著麒麟的青玉片。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