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一章 落魄

第一章 落魄

馬上記住有一眼,,如果被任意瀏/覽/器轉/碼,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新月如鉤,冷白的月光微弱如螢火,點滴在朱紅琉璃瓦上,映得整個皇城越發的寂寥。一陣紛亂的腳步聲突然在空曠的宮道上響起,驚起了數只飛鳥。

一道毛茸茸的金色身影倏然出現在墻頭,細看之下,乃是一只巴掌大的金色小貓。在最高處微微頓足,以爪尖點了點光滑的琉璃瓦,似在猶豫。身后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小貓抿了抿耳朵,猛地跳下足有三丈高的宮墻。高高的城墻對于那小小的身體來說還是太高,落地時踉蹌之下打了個滾,甩甩腦袋,迅速起身,轉眼便消失在茂密的草叢里。

“仔細找,別讓它跑了!”侍衛首領中氣十足的聲音振聾發聵,其余的侍衛齊聲應和,將手中的長矛調轉過來,用不帶槍頭的一端在草叢中翻攪。

夜色昏沉,要在這滿是高草亂石的坡地中找一只巴掌大的小貓,著實不易,不多時,又來了一隊衛兵,拿著丈許長的尖頭叉,粗暴地刺向草叢深處。

“不可,那可是皇上的貓!”侍衛統領連忙阻止。

“怕什么,不過是只畜生!”后來的那些人叫嚷著,尖頭叉的動作絲毫不停,鋒利的叉尖在月光下劃過一道道驚人的寒光。

“快住手!”侍衛統領調轉槍頭,牢牢擋住企圖再次往草叢中刺的尖頭叉,其他侍衛見狀,也紛紛將手中長矛橫置,攔住那些翻攪不停的尖叉,兩撥侍衛間的氣氛立時劍拔弩張起來。

不遠處的亂草叢里,一雙琥珀色的眼睛微微瞇起,將黑夜中發生的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停頓片刻,悄無聲息地轉身離去。

初春的京城,乍暖還寒。

蘇譽一邊趕著驢子,一邊扶著驢車上的木桶,防止桶里的水灑出來太多。這水是家中屯的海水,若是撒了,桶中的海魚一時半刻就要死的。

到了每日擺攤的地方,蘇譽熟練地將驢子拴好,卸下車上的木桶和木架,三兩下支好砧板、刀具,又從驢車的角落里摸出一個矮腳板凳,挽起袖子在木桶邊隨意地坐了。

“小魚哥,今日怎么這么晚呀?”一個約莫七八歲的小男孩,穿了件半舊的棉褂子,黢黑的小臉因為剛剛過了冬,還留著兩片皴紅,笑起來憨憨的。見蘇譽來了,自覺地讓出方才蹲坐的位置給他擺攤,而后便熟門熟路地從驢車里也摸出個板凳來,坐到他身邊。

蘇譽笑了笑,從懷里掏出個白布包的面餅遞給他,“今日瞧見了個好東西,跟魚老板殺價忘了時間?!?/p>

這小孩名叫三川,每日都會來這里賣雞蛋,因著蘇譽早上要去碼頭進貨,時常會耽擱時間,三川便提前幫他占個攤位。

“什么好東西?”三川嚼著面餅,好奇地湊過去看。

蘇譽神秘地笑了笑,從木桶里抓出了一個,雙手捂著送到三川面前,突然張開手朝前一送。

“啊呀!”三川嚇得往后躲,噗通一聲跌坐在地。就見蘇譽手上抓著個怪模怪樣的東西,軟乎乎的一大堆,泛著一種奇異的粉色,很是駭人。

“哈哈哈哈……”蘇譽看著三川的樣子,忍不住大笑起來,“莫怕,這是好吃的?!?/p>

“這怪東西還能吃?這是啥呦?”三川吸了吸鼻涕,從地上爬起來,坐回小板凳上,滿臉不信地看著蘇譽。

“當然能吃,這叫……魷魚……”提及這個既陌生又熟悉的名詞,蘇譽一時有些悵然。在他以前生活的時代,魷魚只有南部沿海才有賣,在這里,溫帶的海邊竟然也有。

從蘇譽穿越到這里,已經有三個月了,至今他還在懷疑,自己其實是在做夢,也許哪天醒來就回到了原來世界,他還是川香樓的主廚,每天歡樂地做著他的香辣蟹,下班前給后門的野貓們送點海鮮邊角料,晚上回家看電視、打游戲……而不是在這個莫名其妙的古代世界,做一個窮得叮當響的貴族。

沒錯,別看蘇譽是個賣魚的,他在古代的身份說起來還是個貴族。蘇家祖上跟著太祖皇帝打天下,封了個侯爵,雖說降爵世襲到蘇譽他爹這里,已經是個不值錢的二等輔國將軍了,但勛貴畢竟是勛貴,沒有戰功的勛貴,靠著那些俸祿也能過得不錯。

可惜蘇譽穿過來的時候他爹剛剛過世,大伯欺他年幼想奪他的爵位,大伯母把持著家里的中饋,因著這些年家里人都不善經營,早就沒什么積蓄,又被喪事花去了大半,大伯母借此苛待他,非但沒有過上紈绔子弟的米蟲生活,連飯都吃不飽!

無奈之下,蘇譽只得重操舊業,拉著家里唯一的毛驢,出來賣魚。

“來一條草魚?!庇腥饲皝碣I魚,蘇譽將手中的魷魚扔回桶里,笑著應了一聲,起身拿出笊籬,在裝了淡水的大木盆里撈出一條膘肥體壯的草魚,“客官你看這條行嗎?”

“你會殺魚嗎?”來人是第一次到這里買魚,見這魚老板白白凈凈,根本不像個賣魚的,倒好似個俊美溫和的書生,一時有些猶豫。

“小魚哥殺魚可厲害了!”三川見那人皺著鼻子,不服氣地說道。

蘇譽笑笑,并不答話,拿出秤桿稱好,將拍暈的大草魚橫置于砧板上,快速地開膛破肚、剁頭去鱗,所有的動作行云流水一氣呵成,竟是比海邊的老漁夫還熟練。

“好手藝!”提著殺好的魚,來人禁不住贊嘆。

蘇譽接過銅板,苦笑一聲,想他當年殺了五年魚才混到大廚,慶幸著再也不用殺魚,怎么也沒想到,如今一切又從頭開始。低頭看了看這雙修長的手,因為長時間接觸鹽水加之天氣寒冷,已經凍傷了好幾處,再不復原來的白皙。若不是沒有足夠的本錢,他早就去開個館子了,何苦在這里做低成本低回報的賣魚生意。不過……轉頭看了看在桶里擠成一團的魷魚們,蘇譽唇角的笑不由得上揚了幾分,如今,有了一個讓他積累資本的好機會。

“小哥,不是我說你,你怎的進了些這個!”那買魚的還未走,指著桶里的魷魚搖頭道,“這東西可沒人買?!?/p>

大安朝的人偏愛吃江河湖海里的鮮物,因而捕魚賣魚的行當很是紅火,但主要集中在魚蝦螃蟹上,很少有人會吃這種魷魚,因為怎么做都不好吃,漁夫們打撈到這些通常都會扔掉或者賤賣了喂牲畜。蘇譽聞言只是善意地笑笑,并不多說。

京城分東西兩邊,東城乃是富貴人家的居處,西城則住著平民,這條西平街便是西城的一條不大不小的道路,因著路窄不常走馬車,擺攤的比比皆是。窮人家的女人們不像深宅貴婦那般講究,自己挎著個菜筐就出門買菜了。

因著蘇譽長得白白凈凈,說話斯斯文文,這些個奶奶、大嬸們都喜歡跟他聊上幾句,加之那手漂亮的殺魚刀法,生意自然也就比別的魚攤好,剛過午時,便賣完了最后一條魚。

“切,賣笑就該去春意樓,在這西平街上能值幾個錢……”不遠處,長得五大三粗的賣魚匠冷聲說道,雖沒有提高腔,周圍的人卻都聽得清楚。春意樓是京城有名的小倌館,這話是說誰的不言自明。

三川聽了這話便要去跟那漢子理論,被蘇譽拉了一把,他不是在西平街附近住的人,對于這里的地痞混混們不能硬碰硬,只能故作無奈地沖最后一位客人笑笑。蘇譽天生長得溫潤,看起來就不是好事之人,配上這苦澀的笑,讓一干大嬸看著很是心疼。

“于老四,你罵誰呢?”接過蘇譽用稻草扎好的魚,年近四十的張大嬸立時掐著腰轉身瞪著那賣魚匠。

這張大嬸是遠近聞名的潑辣性子,整條街都沒人敢惹,于老四聞言不由得縮了縮腦袋,又覺得這么慫地怕個女人實在丟臉,梗著脖子道:“誰接了就是罵誰!”此言一出,頓時后悔得想把舌頭咬掉。

“好哇,你敢罵我張翠花,也不打聽打聽老娘年輕時候是做什么的!”張大嬸頓時來了勁,已經許久沒人敢跟她吵了,這次定要吵個過癮。

街上很快圍了許多人來看熱鬧,那于老四被罵的接不上話,氣得快要背過氣去。蘇譽面不改色地默默收拾了攤子,趕著驢車悄無聲息地離去。

拐過街角,便是一家收舊木料的鋪子,蘇譽將板車上的大木盆和兩個大木桶卸下來,只留了盛著魷魚的那個半大不小的木桶。

胡子花白的老木匠看了半晌,“十文一個?!?/p>

“這木桶十文一個也就罷了,可這木盆是整塊木料挖的,起碼八十文錢?!碧K譽蹙眉道。

“你這是兩塊拼的,最多三十文?!崩夏窘嘲櫫税櫭?。

“那不賣了?!碧K譽彎腰,做勢要把木盆拿走,這木盆確實是好料子做的,若不是錢不夠,他還舍不得賣。

老木匠見狀,不舍得那塊老料,只得了松口。經過一番討價還價,木盆賣了五十五文。蘇譽數了數新得到的七十五文錢,加上今日賣魚得來的兩百一十三個銅錢,這些便是他如今的全部家當。

收好那兩吊半銅錢,蘇譽牽著驢子回到了東城角落里的一座宅子。這是個三進的宅院,青磚灰瓦已經頗為老舊,只有正門前的兩座石獅子還留著些昔日的風光。

“呦,咱的二少爺回來了,今日的份子呢?”從偏門進去,就見一個膀大腰圓的婦人倚在廊柱上,伸手向他討要銀錢。

“母親昨日說那藥已經不必吃了?!碧K譽面色冷清道,懶得看那婦人一眼,徑自去栓驢子。他這身體是老爵爺的庶子,但正房夫人沒有子嗣,便將他當嫡子養在身邊,三月前他爹死了,嫡母被大伯一家氣得病倒,為了供給嫡母的湯藥,蘇譽每日給大伯母上繳兩條海魚抵湯藥錢。

大伯母聞言,一雙細眉倒豎起來,冷笑道:“既然你母親不吃藥了,明日我便把驢子賣掉,省得你日日出去丟人現眼?!?/p>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