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6章 風云

第16章 風云

馬上記住有一眼,,如果被任意瀏/覽/器轉/碼,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這其中錯綜的復雜關系,要從先帝說起。

先帝戎馬倥傯一生,文治武功,是個不世出的傳奇人物。他老人家一手將大梁推至如日中天處,使六合之內,無人敢犯,玄鐵營和靈樞院都是經他手創立的。

可惜這位英明神武的先皇帝是個鰥寡孤獨的命,在位期間娶過四個皇后,沒有一個命長的。一生共有三子二女,其中四個讓他白發人送了黑發人,先帝駕崩時,膝下只剩下一個早早出嫁的長公主。

傳說長公主十六七歲的時候也大病了一場,差點死了,幸好已經與安定侯有婚約,護國寺的大和尚給公主立了長明燈,又諫言讓公主早日出嫁沖喜——別說,嫁人后,公主的病果然就慢慢好了。

這么看來,一個個皇子皇女們早夭,倒像是被先帝給克死的。

一輩子都在死老婆死孩子的先帝爺臨終時,將玄鐵營與至關重要的兵權留給了最鐘愛的公主夫婦,但大梁江山不能改姓,下一任皇帝只好從旁支過繼。

當年今上之所以順利登基,長公主的助力也不小。

元和皇帝對長公主很有感情,直到她過世,都一直尊其為“姑母”,又將她的獨子顧昀接到宮里照顧,親自賜字“子熹”,多次對文武百官說過“子熹如朕親弟”,令太子私下見了,也要尊其為“皇叔”。

叔還是嬸倒都是虛名,不太要緊,要緊的是當年顧昀這小小的男孩身后,安定侯一系的大梁兵權。

老侯爺舊部仍在,倘若顧昀在元和帝那里有什么不好,皇上的江山能不能坐穩還兩說。

元和皇帝趁顧昀年幼,用了十年的時間削弱安定侯舊部,玄鐵營在這種軟刀子下幾乎不復存在??上怂悴蝗缣焖?,西域邊防吃緊,外敵來犯,接連派了三個主帥,不是老了就是飯桶,隱隱出現重文輕武之勢的大梁朝中歌舞升平慣了,居然沒有一個拿得動刀兵的男人。

沉寂多年的靈樞院突然集體上書請愿,要求重啟玄鐵營。

被皇帝磨礪了十年的廢銅爛鐵就差一口氣,終于還是沒死絕,在顧昀手中起死回生。

顧昀對皇上的感情很復雜。

一方面,老侯爺與公主過世后,是皇上撫養他長大的,元和皇帝給了他父母都沒有給過的溫情。

公主可不是深宅婦人,那是個橫刀立馬的女巾幗,單是她能活到出嫁,沒被天煞孤星的爹克死,就可見其是個真英雄了。顧昀天生兩個爹,不知道慈母長什么樣,他路還走不穩當的時候,就被那不靠譜的兩口子帶上過北疆戰場,餐風飲露吃沙子長大,平生所遇的一點嬌慣與柔軟、風雅與斯文,算來全來自于元和皇帝。

另一方面,元和帝性情柔弱,年輕時,他這種柔弱勉強能說是“多情仁義”,上了年紀后,就完全是“昏聵無能”了。

他老人家一天到晚不想著怎么強國興邦、開疆拓土,就知道惦記自己那一畝三分地上的皇權,不是在臣子間弄權玩平衡術,就是沒事給顧昀添堵,變著花樣地寒將士們的心。

一邊是無微不至的愛護,一邊是無微不至的掣肘,顧昀被他兩個“無微不至”卡在中間,真是寧可在邊關吃沙子。

沈易意味深長地說道:“月滿則虧,過猶不及,大帥,古人有訓,功高不可震主。四境之鄰全讓你揍了個遍,下一步是不是就該造反了?當然,你不是這么想的,但是皇上怎么想,可就不好說了?!?/p>

顧昀漠然道:“我封侯‘安定’,就是為大梁打仗的,其他的事不歸我管?!?/p>

沈易張了張嘴。

顧昀截口道:“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不必說了?!?/p>

兩人多年搭檔,一個眼神已經足以溝通意思,這對話乍一聽讓人摸不著頭腦——沈易當然不是想和顧昀討論當今皇上,老皇帝病病歪歪,一把年紀,這回急招顧昀回宮,大概也快歸西了。

他說的當然是未來的新皇。

不算長庚這個流落在外的,今上膝下有二子,太子自小熟讀經史,是個穩妥人,但和當今一樣,他同樣重文輕武,不贊成大量擴軍充甲,認為有傷天和民生。

反倒是二皇子野心勃勃,入過行伍,一身想要開疆拓土的血性。

對于他們這些武將來說,孰優孰劣根本不必說。

顧昀臉色微沉。

沈易知道,自己若是識趣,就應該馬上閉嘴,卻依然忍不住搶道:“大帥,只要你一個態度,哪怕只是默許……”

顧昀看了他一眼,目光像兩把凝著殺意的割風刃,沈易心口一滯,話音立刻接不上了。

顧昀一字一頓地森然道:“抵京后,三部在九門外待命,有想趁著皇上龍體不適、渾水摸魚之徒,無論是誰,一律就地處決,聽清楚了嗎?”

沈易臉色微微泛白,良久,才低聲道:“……是?!?/p>

兩人各自沉默了片刻,顧昀的神色漸漸緩和下來,突然說道:“我不是沖你?!?/p>

沈易勉強笑了一下。

“元和十三年,我過得最痛苦的一個年,公主和老侯爺都不在,你也被接回沈家了,我那時近乎失明,耳朵聽不清,”顧昀低聲道,“那天外面下著大雪,冷得要死,我抱著老侯爺的劍躲在屋門后不肯讓人靠近。是皇上領著三皇子悄悄來到了我家院里,他堂堂九五之尊,在大雪里站了小半個時辰,才把我哄出來,他在我手心寫字,還指揮內侍們給我們倆堆了個雪人。三皇子……阿晏,比我還小一歲,靦腆得像個小姑娘,總是笑,我怎么混賬他都不生氣……”

顧昀說到這里,話音頓住了。

三皇子九歲上就夭折了。

沈易:“皇上是個難得的多情人?!?/p>

可惜多情當不了好皇帝。

顧昀沒接這個話茬,抬頭望向不遠處,長庚騎在馬上,側頭和坐在車上的葛胖小說了句什么,葛胖小露出個憨態可掬的小胖腦袋,嘻嘻哈哈地應著。長庚若有所感,忽然回頭看了一眼,正對上顧昀的目光,那少年的神色驟然不自在了起來,憤憤地扭回了頭去。

顧昀道:“這小子長得和他那蠻人娘一模一樣,性子卻像皇上,我有時候總是恍惚覺得,若是阿晏能平安長大,也該是這個樣子?!?/p>

沈易閉了嘴,意識到自己無論說什么都是沒用的。

長庚聽不見顧昀和沈易說什么,但總覺得他那似笑非笑的神色又是在擠兌自己,簡直如芒在背,過了一會,他又忍不住偷偷看了顧昀一眼,發現他居然縱馬過來了。

這是還沒完了嗎?

長庚一點也不想跟他說話,當即一夾馬腹,往前跑去,不料跑過了頭,到了押送蠻人世子的囚車附近。

天狼世子的目光如附骨之疽,怨恨入骨,長庚看見他就覺得心里不舒服,便一勒韁繩,打算離他遠點。

誰知就在這時,蠻人吃人的目光越過長庚,落在了他身后,突兀地一咧嘴:“顧昀,億萬亡魂看著你呢?!?/p>

他聲如同銹跡斑斑的鐵片刮過瓷盤,鬼氣森森,讓人汗毛倒豎,長庚的馬不安地嘶鳴一聲,慌亂地踱起步來。

“我族徘徊不去的幽靈看著你呢,埋在地下的鐵甲殘骸看著你呢,哈哈哈哈……我長生天無限神力賜你不祥,你必碎尸于我族刀下,死后受百鬼撕咬萬萬年不得解脫……”

蠻人世子扭曲的臉與秀娘染血的嘴角微妙地重合在了一起,長庚從發梢一直涼到了腳背,如墮冰窟,他突然怒喝一聲,抬手拔出腰間佩劍,要把蠻人世子的腦袋砍成個爛冬瓜。

可那劍未完全拔出,已被一只手漫不經心地推了回去。

顧昀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溜達到了他身邊,不耐煩地掃了神神叨叨的蠻人世子一眼:“您那無限神力怎么不省著點用,保佑貴部雄霸天下、萬壽無疆呢?”

說著,他隨手拉過長庚的韁繩,側頭看了臉色慘白的少年一眼,笑道:“真信???唉,他們嚇唬小孩是挺有一套的,在這方面至少領先了我大梁十多年。階下囚有什么好看的?走,上那邊玩去?!?/p>

長庚:“可他竟敢說你……”

顧昀絲毫不以為意,沒心沒肺地大笑起來,笑出了一身疾風驟雨奈我何的疏狂。

長庚眉頭未展,先是有些不解惱怒,漸漸的,裹挾在他身邊逡巡不去的陰冷氣好像都融化在了顧昀滿不在乎的笑聲里,真就變得荒謬可笑起來。

長庚心里第一次起了一個細小的念頭,他認認真真地想道:“我為什么要怕呢?烏爾骨讓我瘋,我就一定會瘋嗎?”

這樣漫長的行軍路上,長庚充滿恐懼與茫然的心漸漸在鐵甲匆匆中沉淀了下來,他像是一株倒架的秧苗,只要一點光,就能讓他重新直起腰來。

轉眼便到了帝都。

九重宮闕大門開向兩邊的時候,哪怕是高高在上的玄鷹,也要落在地上頂禮膜拜。

顧昀握住長庚的后腦勺:“別多想,去見見你父皇?!?/p>

當長庚懵懂地被他推著,真的見到了那病床上的老人時,他很難將那形如枯槁的人和“皇帝”聯系在一起。

他那么蒼老,須發像一團風干的銀絲,面皮干瘦,憔悴極了,單薄的嘴唇微微顫抖著,吃力地望向顧昀。

顧昀的腳步不易察覺地頓了一下,長庚敏銳地聽見他似乎抽了口氣,而他當回頭去看的時候,看見的卻還是顧昀那張不見喜怒的臉。

“陛下,臣不辱使命,”顧昀說道,“把四殿下給您找回來了?!?/p>

元和皇帝的目光緩緩地轉向長庚,長庚整個人一震,一時間竟想要退縮,他總覺得龍床上的老人目光里有一把回溯光陰的長鉤,并不是看見了他,而是透過他看見了什么人。

然而顧昀偏偏在身后推了他一把,他不由自主地往前兩步。

顧昀在他耳邊低聲道:“跪下?!?/p>

長庚規矩地跪了下來,看見元和帝干涸渾濁的眼睛里居然淌下了兩行老淚,順著眼角皺紋橫流而下,像是眼睛里流出的膿水。

長庚聽見顧昀低聲道:“叫你父皇一聲吧?!?/p>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