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26 第二十六章 閉關

26 第二十六章 閉關

馬上記住有一眼,,如果被任意瀏/覽/器轉/碼,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莫天寥一愣,好奇地看向那虎皮毯子,靈力充沛,生機盎然,乃是一只高階妖獸。

“何事?”清潼放下手中的書冊,挪挪腳,踩住老虎頭,把那大毛腦袋壓下去。

莫天寥回過神來,左右看了看,沒見大師兄的影子,又不好問師尊,這樣顯得自己是來找人,而不是來見師尊的,只得從懷里掏出寒玉盒:“這是大師兄出門歷練費盡辛苦找來的凝神果,托我帶來獻給師尊?!?/p>

趴在地上的老虎轉了轉耳朵,暗道這師弟挺厚道的,便安心地趴著不動了。

清潼抬手,拿起玉盒中品相極好的三桑凝神果,用腳尖點了點老虎耳朵。

大老虎支起頭,看了看師尊手中嬌艷欲滴的靈果,眨了眨眼,這真是他拿回來的那顆皺巴巴的果子?

清潼捏著那拳頭大的三桑凝神果,看了又看,這果子里面似乎有很多汁液,比他的嘴大了一圈,直接吃肯定會弄臟臉。想了想,又放到了一邊。

莫天寥見狀,禁不住勸了一句:“師尊,這凝神果還是趁新鮮吃的好?!蹦窆拖裾惩?,要趁濕潤的時候吃下,這樣可以將神魂包裹得更完美,塑成的殼子也就更結實。

一邊說著,一邊抬手把凝神果拿過來,莫天寥抽出一把小刀,三兩下將凝神果切成了橘子瓣大小,整整齊齊地碼在白玉盤里,呈到師尊面前。

大老虎目瞪口呆地看著莫天寥這切東西的手法,以及那狗腿的樣子,覺得有些牙疼。

清冷的美目在玉盤和莫天寥之間來回看了看,緩緩伸手,捻起一片,放進口中。

柔軟的果肉入口即化,清甜的汁液入喉,果真緩解了一些腦袋里的隱隱作痛。

“炎烈見過師叔?!币簧砥G色廣袖長袍的炎烈走了進來,躬身行禮,聲音不徐不疾,帶著些許笑意,讓人聽著便心生好感。

莫天寥起身避讓。

“嗯?!鼻邃⑽⑻?,示意炎烈免禮。

“見過師兄?!蹦炝忍?,與炎烈見禮。

清潼腳下的大老虎也跟著附和一聲:“嗷嗚……”

炎烈笑著回禮,一雙桃花眼彎成月牙,走過去摸了摸老虎頭,這才抬頭道:“是這樣的,上次師叔在山下殺的那兩個青云宗的雜碎,烈將之推給了魔門?!?/p>

莫天寥想起來,當時他是拿魔修的大刀殺了那個青云宗的練氣修士的,叫什么來著?

“那賀希久是青云宗云松長老的嫡親孫子,青云宗得知這個事之后并未多言,只是云松長老很是生氣?!毖琢已壑新冻鰩追殖爸S,不過是個扶不上墻的紈绔,這云松長老還天天捧著寵著,只因那是他唯一的血脈。

修仙之人壽命綿長,且要飛升之時最好要斬斷塵世牽絆,炎烈便是不明白,這云松為何偏執于留下血脈。

“面子罷了?!鼻邃帜砥鹨黄窆?,慢慢地吃。

不管是為了血脈,還是為了面子,云松長老揚言決不罷休,已經帶人啟程往沃云宗而來。說是為了查清因由,順道拜會沃云宗。

“山下的事已經處置妥當,但云松長老不好對付,還請師叔早作準備,”炎烈拿出了一把紅玉為骨天蠶做面的折扇,“那云松乃是木屬性,師叔對上他怕要吃虧,這焚天扇中已存了我半月的靈力,師叔可拿著,以備不時之需?!?/p>

莫天寥蹙眉,這長老來拜會別的宗門,還要打架不成?

魔道之中,魔尊之間會面,也不會見面就大打出手,大家都是有身份的,像個小嘍啰一樣打打殺殺有失體面,往往都是客客氣氣的。怎么反倒是講究顏面的正道,是用這種野蠻方式交流的?

“不必,”清潼推開寶扇,這扇子有兩只,乃是炎烈的本命靈寶,“本座會怕他?”

水生木,水屬性的清潼對上木屬性的云松,自然是有些吃虧的,但清潼并非單純的水靈根,而是變異冰靈根,完全可以用冰錐砸死他嘛!

炎烈聞言,也不堅持,把寶扇收起來,又說了幾件迎接云松的安排,便起身告退。

“師尊,這青云宗如今是個什么情況?”莫天寥記得,他死之前,青云宗乃是第一大宗,做事一直是偽君子作風,如今怎么這般沉不住氣了。

“三百年前,沃云宗勢弱,并不足以與兩個宗門抗衡。只是當年十殺谷一役,青云宗和流云宗死傷慘重,免不了有些急了?!鼻邃托σ宦?,抬眼看了看莫天寥,復又垂下眼眸。

莫天寥一愣,沒料想自己當年大開殺戒,倒是對正道中的勢力有了影響,也不知魔道現在又是個什么光景。

大老虎聽得眼暈,打了個哈欠,側身躺著,伸展四肢,露出一截白絨絨的毛肚皮。白皙的腳抬了抬,挪到那暖呼呼的肚皮上。

清潼慢慢把所有的三桑凝神果吃完,伸手由白衣侍女將那瑩潤的指尖擦拭干凈,閉了閉眼,抬手趕人:“本座要閉關幾日,你且去吧?!?/p>

莫天寥眨了眨眼,怎么又閉關?

白衣美人起身,腳下的大老虎也跟著站起來,抖抖毛。

頻繁閉關并非修煉的正途,要知道,出了靈力的提升、招式的熟練,心境提升同樣很重要。而提升心境,則如要入世修行?!皫熥稹蹦炝冉蛔∠胩嵝亚邃痪?。

清冷的美目看過來,帶著幾分水光,似乎是,困了……

莫天寥把到了嘴邊的話咽了下去,轉而道:“師尊的這個靈獸,叫什么名字?”兇猛的妖獸如果沒有訂契,是不能像莫小爪那樣隨意跟人玩耍的,大多數情況就是把人撕碎,所以想當然的,這大老虎應該就是大師兄說的那個,師尊的靈獸。

“大胖?!鼻邃荒偷財[擺手,轉身去了內殿,屁顛屁顛跟著往屋里跑的大老虎,聽到這個名字,頓時踉蹌了一下,被轟然關閉的門隔絕在外。

莫天寥走過去,摸了摸大老虎的腦袋,他幼年遭逢大變,對人總是無法放下戒備,但對毛茸茸的小動物,總是特別有耐心:“好了大胖,師尊閉關不能打擾,跟我走吧,我給你烤肉吃?!?/p>

“吼——”大老虎沖著他大吼一聲。

“噓,別吵!”莫天寥戳了戳老虎頭,轉身走出正殿。

外頭陽光正好,溫暖的光照在清寧宮外的玉階上,很是宜人的樣子。莫天寥一撩衣擺,在玉階上坐了,拍拍身邊的位置:“大胖,來,咱倆聊聊?!?/p>

斑斕虎沖過去,扒著肩膀湊到他耳邊大吼,不準叫大胖!

莫天寥掏掏耳朵:“好了,知道你很高興,來跟我說說,師尊平日閉關都在做什么?”

常人閉關,少則十天半個月,多則三年五載,哪像自家師尊,閉關就兩三天。

大老虎用后爪蹬蹬脖子,不告訴你,誰讓你對師兄無禮!

“那三桑凝神果吃了之后需要煉化,但不知是如何煉化的……”莫天寥微微蹙眉,天階的靈果吃了之后,或多或少都有些反應,這三桑凝神果他沒吃過,也不知會不會有什么難受的地方。

越想越覺得,方才師尊急匆匆地進去有問題,莫天寥豁然起身,把正舔爪子的大老虎嚇了一跳。

“大胖,別出聲,我擔心師尊,得進去看看?!蹦炝热嗔巳啻罄匣?,妖獸是可以聽懂人話的。

交代好了大胖,莫天寥輕手輕腳地走到內殿門前,思索片刻,將神魂慢慢從四肢抽離。

大老虎蹲在莫天寥身后,驚奇地發現這人的氣息感越來越弱,到最后,幾乎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莫天寥抬起有些僵硬的木頭手,緩緩推開門,一步一頓地挪進去。若非還要走路,他可以把神魂盡數壓在天靈,這樣在修士看來,他就是一棵樹,乃是隱匿行蹤的絕招。

內殿之中有些昏暗,素白的窗簾緊緊閉合著,一室幽靜。

中央的大床上,靜靜躺著一人。

莫天寥僵硬地勾了勾唇,果然是在睡覺!慢慢走過去,地上柔軟的墊子很好地消除了腳步聲,大老虎也跟著擠進來,亦步亦趨地湊到床邊。

待看清了床上人的模樣,莫天寥愣住了。

面如玉雕,清冷無瑕,薄唇輕抿,因為剛吃完凝神果,顯出幾分潤澤的淡粉色,整個人看起來比平日還要美上幾分,不為別的,只因那一頭如墨的長發,如今變成了白色!

常人若是一頭銀發必然顯得蒼老,清潼變成白發反而越發好看,因那并非蒼老的霜白,而是淡淡的乳白色,讓人奇異地覺得本就該如此,這滿頭雪發似乎更適合那如玉的美人。

靈光一閃而過,有什么東西在識海中破裂開來,莫天寥就那么愣愣地看了半晌,緩緩伸出手,指尖微顫地想要觸摸那張臉,卻被突然出現的老虎腦袋擋出了去路。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