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4章

第14章

馬上記住有一眼,,如果被任意瀏/覽/器轉/碼,閱讀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一起長大的朋友都說,季白至今單身,是因為眼光太挑太毒。

季白不置可否。但他的確篤定,他季白的女人,就該獨一無二,如同稀世珍寶。

可今天,他居然被自己的小徒弟毫不猶豫的當面嫌棄了。

這感覺,當真微妙。

親自帶她有幾個星期了,基本上,他對這個徒弟非常滿意。聰明、勤奮、安靜、順眼,什么事不用交代第二遍有的時候話還沒說完,她就領會了他的意思。甚至偶爾還會發表令他驚艷的看法。

她是塊璞玉,所幸到了他手里。必定用心打磨,不會令她蒙塵。

發小舒航聽說他收了個女徒弟,嘆氣:“哎,這要是擱別人身上,沒準兒來段刺激的師徒不倫??赡惆顺墒前讶思夜媚锂斈腥擞柧毩税??辣手摧花流水無情啊?!?/p>

季白聽了只是笑。

嚴厲是必然的,但他倒沒把她當男人。

在二十八歲的季白眼里,二十四歲的許詡,說到底,還是個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春日太陽正好,褐色桌面映著薄光,空氣中處處是干燥的暖意。小家伙危襟正坐,神情嚴肅,臉卻又紅又白,看起來就像一只隨時準備戰斗的小雞……

好吧,不必深究她的“嫌棄”。

因為這正是典型的“許詡風格”最復雜的大腦,最簡單的心。

不過這位突然冒出來的路人甲……季白淡淡瞥一眼葉梓驍,低頭繼續看報紙許詡應該能自己搞定。

許詡原本只想快速結束這一場鬧劇,可說完之后,兩個男人都沉默了。

氣氛似乎比之前要更加詭異一點。

這時店門“叮當”一聲響,姚檬提著三杯奶茶回來了??吹胶鋈欢喑鰜淼娜~梓驍,有點意外,乖覺的沒有出聲,而是給許詡遞個詢問的眼色。

葉梓驍到姚檬,微微一怔,隨即看向季白。

許詡這么說,他的氣自然全消了,變臉比翻書還快,目露笑意:“抱歉,是我誤會了。我是葉梓驍?!背景咨焓?。

季白瞥他一眼,面色如常握手:“季白?!?/p>

葉梓驍一怔,也不生氣,掃一眼桌上碗碟,笑:“今天我失禮了,我做東?!眲傄湾X包,季白笑笑:“不必。記我的賬?!彼洺磉@里吃,跟老板也熟,直接放了些錢,免得每次結賬麻煩。

葉梓驍笑笑,看著許詡,有點裝傻又有點討好的意味。許詡心中嘆了口氣,站起來:“我們出去談談?!?/p>

葉梓驍求之不得,站起來,還替許詡拉開椅子。

他倆拐出了店門,一直沉默的姚檬這才驚覺:“她的包還在這?!?/p>

季白:“她還會回來?!?/p>

“哦?!币γ蕜澚藙澞滩璞永锏募氄{羹。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姚檬笑著問:“對了,頭兒。我最近也想鍛煉。要是我的話,每天要跑幾個圈?”

“都可以?!?/p>

姚檬:“唔,可許詡都跑十個,我是不是不能比她少?”

季白這才抬眸看她一眼。

女孩無疑是很漂亮的,白皙的臉龐染上胭脂般的紅暈。一雙盈盈大眼,更是毫不怯懦的望著他。那眼神是明亮的,帶著些許期翼和閃爍。

季白笑笑,開口:“一個優秀的刑警,要能對自己的時間合理規劃。許詡體能弱,所以這方面要花更多時間。你體能優秀,應該花更多時間在專業和案件上。這種基本常識,以后不要問我?!?/p>

許詡跟葉梓驍走回了運動場,找了片無人的草地,許詡開口了:“我的決定不會改變,你不必再白費精力?,F在你已經造成了我的困擾。我希望這一次,你能聽進去我的話?!?/p>

葉梓驍沒有馬上說話,而是偏頭點了根煙,看著不遠處在陽光奔跑的人們,靜了一會兒,說:“你說你不喜歡我這個類型,為什么?”

許詡沉默了一瞬,答:“這不需要理由?!?/p>

葉梓驍轉身,高大的身軀向她逼近:“那我是什么類型?”

許詡不得不倒退一步,她還沒答,葉梓驍又說:“許詡,你是不是認為自己很聰明,很有眼力?經過你所謂的心理分析后,就決定我配不上你?

許詡,現實哪有那么理想化?你這么內向,會有幾個男人懂得欣賞你?又能有幾個人,像我這樣,既懂得欣賞你,又可以給你別的女人幾輩子都得不到的生活?我葉梓驍還真不算差,你為什么不把握,甚至不嘗試?”

見許詡冷著臉不做聲,他繼續說:“是不是就是你的一意孤行和清高,所以現在還沒交過男朋友?你不覺得這一點上,其實你挺失敗的嗎?”

他這番話其實在腦子里想了很久,帶著幾分意氣,也有想要罵醒許詡這個榆木腦袋的意思。

許詡感覺到了一點刺痛,面無表情的轉身:“我不想再說了?!?/p>

葉梓驍看著她冷漠的表情,心頭一股火氣又冒上來,想都沒想,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觸手的感覺是如此纖細柔軟,葉梓驍心神一顫,忽的就想起上次跟她握手的感覺,如同融化的玉,柔軟,清亮,徹骨。

一低頭,看到她薄得幾乎透明的皮膚,那雙清黑的眼睛,此刻望著他,那么的平靜,冰冷。

葉梓驍腦子忽然就有點懵,低頭吻上去。

許詡全身一僵,偏頭避過,但他唇邊的熱氣還是噴在她臉頰上。陌生的感覺,令許詡的臉迅速紅透,神色也有點窘迫。

可在葉梓驍看來,許詡根本就是被自己說中心思,是她沒想明白她太書呆子氣,他們還有機會。只要再努努力,就能讓她軟化。

他也知道剛才一時沖動,失了風度。松開她的手,剛想道歉,可許詡這回卻真生氣了,聲音極度的冷:“你問我,你是什么類型?好,我告訴你?!?/p>

葉梓驍一怔,看著她沉靜的眼,忽然心生不妙的預感。

“第一:你自負,追求風險和刺激。我看過隆西電子的資料,你投資的大多是高風險高收益項目。我還注意到,往往一個項目剛開始獲利,你就會把重點放在開發下一個新項目上。

所以你接手公司這么久,盡管整體盈利,但還沒有一個項目做成業內的楷模,也沒有形成一個有核心競爭力的項目,大多數不上不下。你天性更喜歡冒險的過程,而不是把事情做實。在我看來,跟你在一起,經濟風險比普通人更大……”

葉梓驍一愣,臉色變得難看,盯著她沒說話。

許詡繼續道:“第二:葉梓夕受傷那天,你就站在她身邊,但是當時你沒有替她急救,你遲疑了。中學生物就教過,動脈出血要按住近心端,你為什么不做?

當時你是不是想,做錯了葉梓夕就會死?你以為你這么想,是為葉梓夕好嗎不,在生死面前,你缺乏承擔責任的膽量……”

葉梓驍臉色大變:“你胡說什么?”

許詡絲毫不停:“第三:剛才你誤會了我和季白。其實我們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親密舉動,你的反應比普通人過激了。為什么?兩個可能:一是季白看起來太優秀了,如果是個普通人,你不一定會生氣。這只能說明你缺乏容人之量和真正的自信。第二個可能,你的占有欲本來就比較強。是否過去有女朋友,因為你偏執的占有欲,跟你分手過?

第四:你一直很注重外表。我們每一次見面,你看起來每一根頭發都精心打理過。網上也有你的八卦,你的歷任女朋友都是美女。

剛剛你看到姚檬的時候,明顯分神。當然男人都會欣賞美女,但當時你是處于比較激烈的情緒,按理說注意力難以分散,但你依然被她吸引這只能說明,你對女人的興趣和關注,比正常人更強烈。再加上你喜歡追求刺激,喜歡新鮮感的性格,國外開放的成長環境,我可以推測,你有過毫無感情基礎的性關系,對不對?

所以,一個憑喜好做事,缺乏耐性,關鍵時候又不能承擔責任,并且隨時可能身體出軌的男人,我為什么要接受?”

離開運動場后,許詡是慢慢踱回粵菜小店的。

她心中不太舒服。

盡管早對葉梓驍有判斷,但直覺一直告訴她,不應該講出來,太傷人。

任何人都有缺點,如果放大了看,誰都會變得不堪一擊。而且葉梓驍本身也不是壞人,甚至大體是個優秀的人。

但如果再不講明拒絕葉梓驍的原因,他也許還會糾纏不休。而且差點被強吻,也激怒了她終究還是有點沉不住氣啊。

有點沮喪的推開店門,這時人已經很多,抬頭就見季白一臉閑適的坐在原處。

“姚檬呢?”許詡問。

季白答:“先回去了?!?/p>

“哦?!痹S詡拿起椅子上的包,知道季白是在等自己回來,“謝謝?!?/p>

季白站起來,許詡跟在他身后。他沒說話,她也沒說話,兩人隔著一步的距離,沉默的走著。

上午的陽光曬在干凈的大街上,許詡一抬頭,就看到季白高大的身影像一棵筆直的樹,擋住了大半光線。而他的步伐平平穩穩,不緊不慢。不知為什么,這樣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剛才燥亂的心情,很快就平復下來,有種安寧而溫暖的味道。

到了地庫,就該各自取車,分道揚鑣。

許詡按部就班的向季白告別:“季隊,明天見?!?/p>

季白已經預料到,她不會對“嫌棄”做任何解釋。但看她此刻一臉坦蕩自然,全無尷尬……

“你考慮過,我們是否合適?”低沉的嗓音,慢條斯理。

許詡一怔。

她之前那么說,是因為一直不打算找警察男朋友,所以季白當然不合適。但現在他這么一問,即使遲鈍如許詡,也明白之前的說法,顯得自己自作多情了。

剛想解釋,一抬頭,卻見季白墨黑的眼睛里噙著淡淡笑意。

許詡:“這個……”季白已經轉身走了。

葉梓驍是一路狂飆,把車開回家的。當他看著高架公路上一盞盞路牌飛速后退,他的心仿佛也跟著這變幻的景色,變得憤怒,變得頹然,變得無所適從。

從來沒有女人這樣指責過他,字字千鈞,不留情面。

自小他就是天之驕子。家庭環境讓他和他的那些同類,遠比同齡人世故,更懂得如何在這個世界,謀求更大利益,活得高高在上、光鮮榮耀。

可她的話仿佛是一把尖刀,剜開血肉,刺破金錢和皮相的偽裝,,讓他勃然大怒之后,卻惶然驚覺自己無所遁形。

因為她說得都對她知道。他內心深處那個葉梓驍,也知道。

一個小時后,他回到家里。所有人都在,父親,大哥大嫂、二姐二姐夫、三姐三姐夫,還有葉梓夕??吹剿庼驳纳裆?,三姐笑笑:“誰又惹我們大少爺了?”父親聲沉如水:“過來吃飯?!?/p>

葉梓驍只看向梓夕,聲音干涸:“那天對不起?!?/p>

梓夕一頭霧水,葉梓驍已經轉身又離開了。

夜晚的時候,梓驍接到幾個朋友的電話,叫他去“夜色”酒吧。那里酒好妹正,向來是太子黨的最愛之地。

梓驍到的時候,情緒已經恢復如常,只是不怎么講話。一個朋友見他興致不高,朝身旁的女孩遞個眼色。是城中另一家族企業小女兒,追葉梓驍已經很久。女孩端了杯酒:“葉少,出來玩就忘了不開心的事,你這樣我可傷心啊?!?/p>

葉梓驍看著女孩模糊的面容,飽滿的身軀,腦子里猛的冒出許詡的話:“我為什么要接受你這樣一個男人?”

他摟住女孩脖子,低頭吻下去。

后來就去開房了。在女孩身上瘋狂伐撻時,葉梓驍想,許詡,你說得對,我就是這樣的男人。你讓我這么難受,這么難受。

第二天天氣很好,許詡抵達運動場時,天空呈現略顯明亮的暗藍色,就像綢緞覆蓋住大地。

她跑步的時候,難得有點走神。她想過要不要給葉梓驍打個電話,讓他緩一緩。但考慮他驕傲的性格,此刻或許是火上澆油,多說無益,還是再看吧。

跑到第二圈的時候,看到前面的季白停了下來,低聲接電話??吹剿缓顾竦暮蟊?,許詡忽然想起兩人昨天的對話。

聽趙寒說季白很討厭女人糾纏,看來有必要跟他解釋一下,她并非對他有遐想。她說不合適,是因為警察身份,至于他這個具體的人,算是技術型男人,相貌佳,體能優,意志堅韌、思維敏捷……

這些分析結論匆匆閃過腦海,身后忽然響起急促沉穩的腳步聲。下一秒,她就感覺到季白那微微散發著熱力和汗味的身體,已經急速靠近。不等她回頭,衣領一緊,還在跑動的雙腿生生剎住她居然被他提了起來。

“干什么?”她皺眉轉頭,低聲呵斥。

季白一頭汗水,俊臉卻徹底沉下來,黑眸透著冷意。

“跟我走。林安山躍馬路3號發現了一具女尸?!?/p>

許詡心頭一凜,季白頓了頓說:“死者是葉梓夕?!?/p>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