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5章:他從未見過沈知初生病

第5章:他從未見過沈知初生病

厲景深渾身散發著寒氣,倆人相隔幾厘米,沈知初被凍地渾身一激瞬間清醒,面對男人陰鷙的目光,她不知道自己的眼神該往哪瞟。

突然一只骨節分明的手指掐住掐住她的下巴,沈知初被迫抬頭,帶著驚慌看過去。

“景深,你怎么回來了?”

“我想回來就回來,難道還要給你報備?”厲景深跪上床,不顧沈知初的反抗強行壓在她身上,他動作很大,捏住沈知初的手腕不帶一絲憐惜。

感受著懷里的女人從放松到僵硬,最后抗拒掙扎,盡力的反抗卻被壓制住了雙腿。

沈知初驚惶失措,她從未見過這樣的厲景深像是一匹惡狼要將他拆骨吞腹,她很怕這樣的他,記憶里那個溫文儒雅的厲景深已經越來越模糊了。

她下意識的開始求饒:“景深,我好疼……”

“沈知初,你真讓我惡心,無論是你的臉還是身子,都令我作嘔?!鄙蛑踹@樣的女人就不配得到好,耐心的對待好像都是多余的。

沈知初身子僵硬,她死死咬緊下唇,一張臉在昏暗的燈光下宛如陳年舊紙,沒有一點血色。

對于厲景深侮辱的話,她本該早就習慣了,可不知道為什么心還是那么疼,像是被人攥在了手心里一點點捏碎。

厲景深少有回來,他把她當小姐,閑來無事回來躺躺就離開,像是為了“履行”她“夫妻義務”

今天夏明玥受傷,按理說他本該在醫院里陪著他的心上人,可如今大半夜的出現在她的臥室.......沈知初稍稍想一想便想通了,多半是跟夏明玥鬧了矛盾,不然哪輪得到她?

可今晚她實在是提不起多余的力氣應付他,沈知初推著男人結實的胸膛,找到個空隙就要逃,身子剛直起來,后腦勺的長發被人從身后拽住。

“啊......”沈知初發出痛吟脖子往后仰,“厲景深,今天已經晚了,我不想和你做……”

也不知道這句話哪惹到了他,厲景深陰沉的臉在光影下格外恐怖,拽住沈知初的手一用力將她的臉強行按在枕頭上。

“沈知初你裝什么清純?你想不想做,我還不知道嗎?威脅我結婚,現在還要婊.子立牌坊?”

太難聽了……沈知初呼吸都在顫抖,她盯著天花板,眼淚在眼眶中打轉,最終還是沒忍住,暈濕了枕頭。

這就是她一心要嫁的人,用最狠毒的字眼把她傷的遍體鱗傷。

厲景深看著她濕潤的眸子,心里緊了一下,他煩躁地扯下脖子上的領帶,將沈知初的手綁在床頭上。

沈知初強忍胃癌帶給她的痛苦,舌尖抵住牙齒,她壓抑著聲音,拼命將喉嚨里那股血腥味給咽下去,幾欲求死,痛不欲生。

厲景深看著女人像是貓蜷縮在被褥里,細細顫抖,看著有些可憐。

厲景深沒把她看在眼里自然也沒放在心上,沈知初的身體一向很好,通宵加班第二天還能準時去上班是常事,和她在一起這么久,他好像從沒見過她生病。

長發凌亂的鋪在床上,她后背很纖瘦,彎曲著身子時,兩塊肩胛骨就像即將展翅的蝴蝶。

他忍不住伸手去觸碰,指尖剛碰到,女人像是受了驚嚇,猛地往旁躲,厲景深眼眸里閃過狠厲,心里極其不爽。

“平時像條死魚一樣,今天還想玩欲擒故縱?但我告訴你沒用!”厲景深心里無端升起一股燥火,這股火來的莫名奇妙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該怎么撲滅。

他不愿意去承認這股情緒是沈知初帶給他的,只能往夏明玥那邊想,想到夏明玥在醫院和他說的那番話問他什么時候和沈知初離婚,他心情頓時往下滑。

厲景深咬緊后牙槽,沈知初有什么地方值得他和夏明玥為之爭吵?

沈知初抱住自己,像是縮進殼里的烏龜,呈現出自我保護的狀態,她感覺好冷,明明她開了空調蓋著被子,可依舊抵御不了寒冷。

似乎是心口處劃破一條口子,傷口感染,腐爛了五臟六腑。

她一向很能忍痛,打碎牙齒往下咽,可這次她是真的忍不住了,離婚的念頭一旦扎進心里后,便會瘋狂蔓延。

等有力氣了就和厲景深談談離婚的事吧,她快死了,沒有時間去討好他了。

沈知初痛到昏迷過去的時候,聽到厲景深說完最后一句話。

“要不是你身體里有明玥相同的血型,你以為我會看得起你?不過你很快就沒有利用價值了?!?

...........

等沈知初醒過來時,身邊早就沒了厲景深的身影,她虛弱地撐起身子,被子從她身下滑落下去露出頸肩猙獰的傷口。

沈知初翻身下床,雙腳剛落地,大腦一陣眩暈眼前陷入短暫的黑暗,沈知初暈暈沉沉地進洗漱間,看著鏡子里的自己。

滿身是傷的身軀,讓人看了總感覺很可憐,沈知初也不例外,她可憐她自己,心那么點兒大的地方全裝著厲景深,她努力討好了四年,可最后還是逃不過一句再見。

這個世上,感情要是努力就能得到,該有多好?

她站在洗漱前洗臉刷牙,本就疼痛的喉嚨,經過昨晚的哭饒變得越發疼痛,隨著刷牙喉嚨出現應激反應,她上身抽了抽干嘔一聲,吐出來的牙膏泡沫上帶著血。

沈知初的適應能力一向很強,就連吐血這種事也能習慣當做不在意,她打開水龍頭將浴盆里的血沫沖洗干凈。

等收拾完出來后,時間已過七點半,她吃不進東西,但想想肚子里那顆畸形的胃,她還是熱了杯牛奶喝。

去了公司,沈知初處理文件,翻看沈氏這幾個月的利潤,數據正在下滑,沈知初仿佛已經看到沈氏落入衰敗的那一天。

厲景深背地里打壓沈氏的事,沈知初早就知道,為了報復她,他可以說不擇手段。

厲景深向來是有仇必報的人,他做事雷利風行,不過短短幾年的時間就把A市龍頭沈氏給拖下商界地位。

到底是比不過他......

厲景深這犀利的手段,怕是她一輩子也學不會。

翻完一本后,沈知初身子往后仰靠在椅背上,端起桌面上已經冷掉的咖啡抿了一口,咖啡的苦味緩緩沖散了她喉嚨間腥甜。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沈知初站起身來到落地成前,看著眼前的高樓大廈,是該準備后事了。

只是偌大的集團,幾十年的心血,她死后該由誰管理?

她爸?還是她哥?這倆人都是坐吃山空的人,只怕把沈氏交給他們,沒幾年就會傾家蕩產。

沈知初思來想去,發現身邊最適合接管沈氏的居然是她法定上的丈夫 ,那個一心想要沈氏破產的厲景深。

沈知初眉宇間籠罩著一股陰郁,看著窗外的眼睛此刻變得很深,像是一滴墨融了進去,化不開的黑,她抬起左手貼在冰冷的窗戶上,指尖泛著冷白,手指規律地敲打著玻璃。

辦公室里很安靜,顯得那輕微的敲打聲格外清楚,沈知初難得有思緒放空的時候,她喜歡發呆,沉寂在片刻失神的狀態,仿佛只有這樣才能讓她短暫忘記現實帶給她的痛苦。

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驀地震動起來,沈知初回過神來看過去,隔著三米遠,還是看清了屏幕上“父親”二字。

父親本該是這世上最親近的詞之一,可在沈知初這里只是一個冰冷的稱謂,她走過去接起電話。

“沈知初,給我轉200萬到我賬戶上?!鄙虿仙ひ粑⒊?,語氣冷漠。

沈知初握著手機的手緊了緊:“爸,你給我打電話只是為了錢嗎?”

沈昌南語氣有些不耐煩:“女兒給老子錢天經地義,要不是你掌管沈家,你以為我想找你要錢?你要是不想給錢就把沈家股份劃給我?!?

沈知初細細回味“女兒”這兩個字,難為她爸還記得她是他的女兒,而不是一臺冷漠的ATM機。

他記得她是他的女兒,可為什么從不關心自己,她也不求沈昌南能對她有多好,只要他很平常的問她幾句,吃飯沒有?最近身體怎么樣?工作累不累之類的問題就行……她其實很好哄的,只要一點微不足道的關心就好了。

“你聽到沒有!”沈昌南在手機里一聲呵斥。

沈知初壓下情緒:“上一周我不才給你轉了一百萬嗎?這才幾天,你全用光了?”

“那點錢能干個什么事?!鄙虿嫌行┬奶?,可一想到沈知初掌管這偌大的一家公司,有時候一天收入就上百萬,他心里又有了些底氣。

“趕快把錢轉過來,不然我直接去你公司要,我看到時候是丟我的臉還是丟你的臉?!?

“給錢可以,但你得告訴我,你拿錢去做什么?!?00萬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見沈知初松口,沈昌南也放低了語氣:“最近看上一個投資項目,就差兩百萬,等我賺了錢就不從你這里要了?!?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