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3章:差評

第3章:差評


醒的時候,感覺到被窩里又軟又舒服,有點不太想起。



然后閉眼又瞇了幾分鐘,周寒忽然反應過來,猛地坐起身看著周圍,“奇怪……我竟然睡著了?”



揉了揉腦袋,周寒看了眼被窩里的身體,依舊是光溜溜的什么也沒穿,他又不自覺的摸上了鎖骨上的燙傷,已經不疼了。



宋止熙,難不成看自己睡著,什么都沒干就走了?他會這么好心?



床頭放著自己來的時候穿的衣服,上衣被宋止熙撕破了,幸好還勉強能穿。



這是他最后一件能穿的衣服了,離婚半年來沒有任何收入,實在是買不起,甚至連飯都吃不上了。



作為一個富二代,第一次體驗到了錢才是這是世上最不可或缺的東西,而掙錢更是這個世上最最困難的事。



被凈身出戶了之后,他本來以為以周家在娛樂圈的勢力,憑借自己之前自學的表演皮毛,在這個圈子里找個劇組要自己很簡單。



可是,全被拒絕。



可能他們的確不認識自己,或者是宋止熙交代過,讓他們故意而為之。



結婚這三年,宋止熙不僅混了個影帝,還背地里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把他們家公司也給拿下了,把他們周家的勢力拔的一干二凈,于是才有了讓自己凈身出戶的陰招。



特別是父親,一年前被他逼了退位不說,還失蹤了,完全聯系不上。



他知道這全是宋止熙報復自己的手段,他極恨自己,恨不得自己眾叛親離,絕望自殺。



可自殺這輩子都不可能,他寧愿去賣,也不要死。



不過萬萬沒想到宋止熙會來主動給自己送錢,昨天他是下了單的,那錢今天就會到自己賬上。



周寒美滋滋的穿好衣服,出了門去前臺查自己的賬戶余額。



可是查了三遍,依舊是零。



“怎么會……”



周寒找到夜店的領班,問是不是顯示故障,因為他昨天的確親眼看他下了單。



領班雙手抱胸坐在沙發上,不屑的遞給他一個平板,“自己看?!?



他疑惑的接過來,看到自己的服務號下面被刷了個差評,理由是是服務態度惡劣。



周寒氣的想原地爆炸——宋止熙!老紙都那么順你心意了,被你燙了都沒還手,你還tm刷差評?!



“昨天半夜,客人就刷了個差評退款走了,還有另外一個客人也投訴了你……你剛來一天能得罪倆人,以后也別在我們店里混了,太垃圾的我們不要,趕緊趁早滾!”



周寒本來就覺得冤的慌很生氣,聽他這么一說脾氣終于是上來了,“你怎么不說某些客人就是變態神經病,到底是我垃圾還是你們店垃圾,tm客人玩過之后不想給錢刷個差評走人就行了?你們是腦子進水了還是進水銀了!”



那領班抬頭看著周寒,還是輕蔑的眼神,“果然脾氣挺爆,怪不得會被刷差評?!?



“我實話實說,反正這錢我今天要定了,你們把服務單給我,我上門去找那人要!”



“周寒——”領班也終于被他的態度氣到了,隨即拍案而起,“小子,你找死呢是吧!”



話音剛落,周寒就感到身后有人涌了過來,回身就看到店門口突然冒出了一堆壯漢,個個摩拳擦掌比自己高三頭,一看就是打手。



周寒看著他們,還聽到身后的領班繼續說,“想死我成全你,我們也不怕出人命?!?



這種店,明顯有關系,所以有可能領班說的是真的,也有可能只是嚇嚇自己。



所以他站在原地一直沒動,眼神逐漸冷了下來,卻露了一個淡淡的笑。



領班看著周寒的背影一直木訥的沒有動,以為他嚇怕了,又坐回沙發點了根煙低著頭說,“不然你跪著道個歉也行,以后脾氣得學會……”



“我靠——我曹尼瑪——”



這聲慘叫讓領班話還沒說完就慌張的抬了頭,卻看是其中一個打手發出的,他此刻正捂著某個地方蹲著汗如雨下,而周寒卻身手極其矯健的躲著所有人的攻擊,不僅躲過了,還能攻擊到那些人的下盤,瞬間就打趴下了三個打手。



看到這一幕,領班的臉上終于有些掛不住了——這小子,看起來這么弱,竟然這么能打!



于是沖那群人喊道,“你們這幫廢物連個毛頭小子都制不住,請你們來吃干飯的嗎!”



這一聲喊果然激發了所有人的斗志,況且周寒就算能打體力也有限,面對這么多體型懸殊的人,還是漸漸敗下陣來。



沒一會周寒便被打手按的死死的,雙手被束縛,整個身體都被牢牢禁錮。



領班沖過來就是一巴掌打在周寒的臉上,而且一巴掌還不夠,連扇了三四個巴掌。



周寒從小到大哪挨過打,富二代獨生子少東家,這身份只有他欺負別人的份,可是此刻他卻也只能惡狠狠的瞪著領班,那眼神分明想殺人。



“還挺有本事呢,能讓你打趴下三個?!”領班震怒道,“我看你今天甭想走了,留著給我們店當免費贈品吧,反正不花錢的話誰會在乎態度好不好呢?”



周寒還是頭鐵,“呵呵,你就不怕你留我在你們店里,把你們店給砸了?”



“也是,你提醒我了?!鳖I班隨即從兜里掏出一包藥粉,又去端了一杯水過來,把藥粉融進了水里,“想控制你還不簡單,你以為我就沒有一點手段?”



他端著那杯水打算強灌,周寒拼命的閃躲又咬了他一口,他就用力掐著他的脖子,差點把他給掐窒息。



玻璃水杯磕碰著自己的牙齒發出清脆的響聲,周寒覺得眼前一黑真的想要昏過去,但他心里清楚如果這杯水喝下去會是什么后果,所以還在硬撐。



可力不從心的絕望感涌入全身,這個時候他還有空想,會不會跟電視劇里的橋段一樣,有個男人會來救自己,最好那個男人是……



“住手!”



周寒還以為自己幻覺了,恍惚的視線里,隱隱約約看到一個男人走了過來,不過,卻不是他幻想中的……那個男人。



那領班聽了這聲終于松了手,低著頭恭恭敬敬的叫了聲,“劉總?!?



看來是這家店的老板,周寒覺得自己挺可笑,他怎么會來……



“這小子不聽話,我想給點教……”



“啪——”老板抬手一巴掌打在領班的臉上,“我看該教訓的是你,周公娛樂的少東家,周寒周公子你都不認識,瞎了狗眼嗎?”



“周公娛樂?”領班捂著臉有些錯愕,“那個全國最大的娛樂公司,掌握著幾乎整個娛樂圈里的大牌藝人?”



“還不放開?!”老板又怒吼了一聲。



那群打手聽了老板的話,趕緊放開了周寒,周寒摸了摸自己被打的臉,真tm疼!



他從小就怕疼,就是為了不挨打才練了些三腳貓的功夫,結果昨天被煙燙今天被打臉。



氣的他二話不說抬腿一腳就把一旁站著的領班給踹倒了,又沖過去沖他猛踢了好幾腳,看他在地上滾來滾去的大聲求饒,才喘著氣停了手。



“周公子可算解氣了些嗎?”老板看他停了手,有些殷勤的問。



周寒依舊是掐著腰喘著氣,主要是體力不夠,只好慵懶的回,“還行吧?!?



“沒事不解氣的話還可以繼續,也怪我平日里管教不嚴?!崩习宕曛止c頭,活脫脫一副狗腿子的模樣嘴臉。



周寒也是沒想到這老板態度能這么好,果然有家族勢力還是好混一些,當下立刻消了氣,擺了擺手說,“沒事,我現在只想要我昨天的服務單?!?



“服務單?”老板趕緊叫來前臺,“去把周公子的單子打印出來給他?!?



周寒挺奇怪,這老板既然知道他是富家少爺,怎么不問自己為什么要來賣?



管他呢,愛問不問,自己還不想解釋呢!



前臺很快把一張單子遞給了老板,老板又遞給了周寒,周寒隨手接過來,看到了上面寫的消費客人是——匿名。



“為什么是匿名?”周寒覺得挺難受,這怎么讓宋止熙承認!



“因為這是客人的隱私,來我們店消費可以不登記身份?!?



“那你們店里只有消費者有人權嗎,被消費者被欺辱了找誰說理去?告都告不了!”



“服務行業本就是這樣?!崩习暹€是一副心平氣和的模樣。



周寒沒辦法,也只能認栽,本來以為賣身是條路子,沒想到這么坑!



他把單子塞進兜里就往店外走去,外面的陽光刺眼,灑在臉上依舊是生疼。



明明清早的太陽這么耀眼溫暖,可是周寒卻覺得渾身冰冷。



也不知道自己是圖什么,一分錢沒賺到,還弄的自己傷痕累累。



走了兩步,一個電話打過來,周寒看了眼來電顯示本來不想接,猶豫許久還是按了接聽鍵。



電話里傳來憤恨的聲音,“周寒你已經拖欠我房租三個月了,我剛把你的東西丟出去,算我倒霉找了你這種不要臉的租客,錢我不要了,你給我滾!”



周寒沒說話掛了電話。



房東說了到今天再不給錢就趕人,果然說到做到。



這下不僅沒吃沒喝沒穿,連住的地方也沒了。



路邊的早餐攤開始叫賣,還有各式各樣的飯店也散發著誘惑的氣味。



咕嚕?!?



連肚子也要落井下石,都這個時候了還有臉餓。



可他身上的確已經沒有一分錢了。



怎么辦呢,借錢?



他以前也跟朋友借過,然后終于懂得人在落難的時候是沒有朋友的。



也只有一個他最不抱希望的人借了他三個月的房租,是他的前助理關書彤,自從自己離婚他也混的不怎么樣,所以周寒完全沒想到他會借錢給自己。



可借的錢自己到現在都沒還,而且他過的也不怎么好,所以也實在沒臉再找他開口。



不然……



周寒手里攥緊了兜里的那張單子,他很用力差點把單子給抓破。



他明白,那即是希望,也是絕望。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