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4章:我第一個掐死他

第4章:我第一個掐死他


秦容還是去了,秦家老輩人沒瞧見江峋,一個個嘴里都快把江峋罵得沒一塊皮是好的了,秦容不經意間聽到,理了理衣領,狹長的眼掃過老輩的臉,老輩們頓時噤聲。



秦生在世時,這個秦容就不好對付,讓他們吃盡苦頭,一提到他就牙酸,如今秦生不在了,秦家這些老輩仍不敢小瞧秦容。



這就是個瘋子!



秦容冷淡的笑了笑,以江峋悲傷過度無法出席為由,堵住悠悠眾口,至于是假是真,沒人會去追究。



“呸,”秦家偏房二爺秦松啐道,“秦峋那個混帳東西回來了,我就不信這秦容還能繼續囂張下去?!?



“你輕點,”旁邊的人捅了捅他的肩膀,“人還沒走遠!”



“怕什么,指不定那天他還得來給我舌忝鞋子,我骨子流的是秦家的血,而他?一個撿回來的?!?



“話是這么說,可秦峋不是跟他一起長大的嗎?關系能差到那去?”



“哼,關系好?”他瞇起眼,里面閃爍著陰毒的光芒,“秦峋回來第一個沒弄死他,算他運氣好,你等著看吧,他囂張不了幾天了?!?



他說的不重,但正好讓秦容聽了個完整。



“小秦總,您就甘心把秦氏這么拱手讓人了?”



說話的人名叫傅臨,是他一手帶進秦氏的人。



秦容抬手解開腕扣,一截手腕暴露在空氣中,瘦長白皙本該頗具美感的,但卻被幾道舊傷疤破壞了,他掃了眼,又默不作聲的腕扣系了回去。



他沒回傅臨的問題,“秦松上個月交的帳有問題,去查查?!?



傅臨回身瞥了眼仍在侃侃而談的秦松,蹙眉道, “他的帳不一直有問題?”



秦氏家大業大,養幾個蛀蟲無傷大雅,平日里秦容念在他們是秦家血脈,向來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任由他們撈撈油水。



秦容臉上沒任何多余表情,淡淡道:“既然他都說我囂張不了幾天了,那我不得趁現在能耀武揚威的時候,先把他踩死?!?



傅臨后背發涼,他看著秦松大笑的模樣,不由得惋惜搖頭,嘖,人啊,嘴一賤就招禍,說的可真沒錯,他背地里說秦容也就罷了,非要人還沒走,就先嘴巴不干凈起來,近些年秦容脾氣溫和了許多,想是讓他們忘了,秦容這人不僅小氣還睚眥必報。



“您回秦家,還是去公司?”



“我一個人走走,”秦容望著遠方一排排整齊的墓碑,聲音卷進風中,讓人聽得極為不真切,“好久沒去看父親了?!?



傅臨果然沒聽清,他啊了一聲。



秦容揉了揉眉,“你先回去?!?



這句傅臨聽清了,他不再逗留轉身走人。



跟著記憶,秦容在茫茫石碑里,找到了屬于他父親的,與秦生的墓比起來,他父親的就顯得寒酸多了,落葉雜草被人隨意的掃到了一邊。



“好久沒來看您了?!鼻厝萆戆逋Φ闹?,仿佛面前的不是一塊石碑,而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您別怨我?!?



秦容對父親已經沒什么印象了,只記得父親長得漂亮,是個柔弱的omega,就連被***致死的時候,也是個漂亮的尸體。



而把他虐待致死的alpha,由于有自首情節,alpha法庭改為輕判,在牢里蹲了兩年就出來了。



多么可笑,一個omega的生命只換來了alpha兩年的牢獄。



“下次再來看您?!鼻厝輿]久待,在寒風中鞠了一躬,沿著來時的路走了回去。



他正準備坐進車里,旁邊卻突然發生了騷動,秦容沒湊熱鬧的喜好,但畢竟是秦生的葬禮,他擔心出什么事,還是多問了句,“發生什么了?”



司機應道: “好像有人被打了,不過小秦總別擔心,已經有人去處理了?!?



秦容點點頭,揉著眉心,“回公司?!?



這時,車窗忽然被人敲響,秦容循聲望去,一張刀疤臉在車窗外笑著。



阿澤?他怎么在這,秦容瞳孔一縮,連忙拉下車窗往四邊看。



阿澤笑瞇瞇的問道, “秦大少爺找誰呢?”



秦容硬聲道:“念念呢?”



“在安全的地方,秦大少爺放心?!?



放心?秦容放在身側的手握緊,目光如刀一般往阿澤身上剮,“你們想要什么?怎么才肯把念念還回來?”



阿澤聳聳肩,“這您就得去問峋哥了,我可回答不了您?!?



這個答案在意料之中,秦容收回視線,冷冷道:“找我做什么?”



“不是我找您,”阿澤把手機遞了過來,上面正顯示著通話,他開了擴音,一道低沉的聲音,透過聽筒,帶著獨有的金屬感傳了出來,“哥哥,你真是太不乖了?!?



秦容僵硬了一瞬,目光含著些無措,看向手機,,“阿峋?!?



“現在是17:07?!苯驹谛?,卻沒一丁點溫度,他道,“18點前,我希望能見到哥哥,不然后果是哥哥不會想看到的?!?



除了秦念,他想不到還有什么是江峋能拿來威脅他的,他嘴唇陡然白了幾度,從這趕回去,不堵車也要四五十分鐘,更何況現在是下班高峰期。



“我現在就回來,江峋你別動念念!”



秦容還想在說什么,阿澤卻把手機收了回去, 他道:“峋哥已經掛了?!?



“快!”秦容立馬轉身朝司機道,“回秦家!”



一路上,汗水幾乎淌濕了秦容的衣服,粘噠噠的貼在他的后背。



“快了,馬上到了小秦總,您別急!”秦容雖然沒催他,但瞧著秦容如臨大敵的樣子,他都忍不住緊張起來。



秦容嗯了聲,但掌心一直攥得死緊,沒一刻松懈過。



在最后一分鐘,秦容到了,他氣喘吁吁的推開大門,被梳上去的額發盡數垂了下來。



“哥哥很準時啊?!苯咀诳蛷d的沙發上,好整以暇的望了眼手表,“一分不少,一分不多?!?



秦容的臉色沒因為這句夸獎而變得好起來,反而嘴唇白的不像話,雙腿發軟的幾乎要站不住了,在推開這扇門前,他腦子里全是一推開門,就是秦念的尸體躺在他眼前,“你要什么?我都給你,求你把念念還回來?!?



“你還有什么能給我?”江峋嘲諷的走到秦容面前,筋骨分明的指節挑起秦容的下巴,低頭與秦容呼吸交纏,他充斥著惡意的笑了起來,“連你都是我的,你拿什么跟我做交易,嗯?”



“阿峋,”秦容顫著手抓住江峋的手腕,他咬了咬牙根,仿佛下定了決心,“念念其實——”



他的話沒說完,被突然走進來的陳管家打斷了,“小少爺,門外有個自稱是您朋友的omega想要見您?!?



江峋不耐的蹙眉,“不見?!?



陳管家面露難色,“他……懷著孕,說是您的孩子?!?



“我的?”



秦容抓住江峋的手頓時松了。



江峋卻好笑的揚起唇,“行,讓他進來?!?



沒一會,一個挺著五六個月肚子的omega走了進來,他長了一張頗為清秀的臉,遠處瞧去,和秦容竟有三四分相似,但秦容被他懷著孕的這個消息震得心神大亂,根本無睱去關注他的長相,一雙眼就一直盯在了他隆起的肚子上。



江峋瞇著眼想了半天,才找到個人名跟眼前的人對上,“孫秀?”



孫秀臉含薄緋,垂了垂眼,溫順的應道:“是…是我?!?



江峋余光瞟了眼秦容,發現秦容臉上沒什么表情,他的臉卻有些青了,“這肚子里我的種?”



“對…五個月了,峋哥?!睂O秀緊張的脖子都紅了。



“我什么時候碰過你?”江峋挑眉道,他印象里有這號人,還是因為他長得有幾分相似秦容。



“峋哥,您貴人多忘事,”孫秀揪著衣角,嬌羞的捌過臉,像是難以啟齒,“就是你喝醉那次…”



喝醉這兩字,如沉睡機關的啟動詞,秦容臉色難看的倒退了好幾步。



江峋恍然大悟,從無數記憶的片段里找到了這一段,他勾起唇角,“我都醉成那樣了,還能搞大你肚子,我挺厲害”



孫秀一聽,立馬喜上眉梢,“是…是啊!”



江峋似笑非笑的靠近孫秀,俊美無儔的容顏,看得孫秀心臟直跳,不過他沒機會高興太久,江峋下面的一番話嚇得他臉色瞬間蒼白。



“有沒有人告訴你,我江峋的孩子只能從我愛的人肚子里出來,別的都是雜種,沒生下來還好,”他的手掌貼上孫秀的肚子,陡然用力,含笑的眉眼冷了下來,“如果生下來了,我第一個掐死他?!?



孫秀噔噔倒退幾步,一臉見鬼了的恐怖神情,在沒人看到的地方,秦容的臉色因為江峋的話變得比孫秀還差。



如果生下來了,我第一個掐死他。



這句話簡直震耳發聵,秦容全身的血液隨著這句話瞬間變涼變冰,透不出一絲熱氣。



“峋…峋哥…”



“再說了,”他眉眼間卷了層戾氣,徒手掐上孫秀的脖頸,“我早結扎了,你懷的是我那門子的孩子?嗯?仙人跳跳到我頭上了,孫秀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嗎?”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