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3章:別亂動

第3章:別亂動


秦生在思想上是個老古板,講究風水,輕易不動格局,于是六年過去了,江峋再次踏上這片土地時,仿佛昨日還在眼前。



“上來?!苯菊驹诙?,居高臨下的望秦容,那張漂亮的臉瓷白中泛著青,眼角猶余紅,長了付勾人的模樣,但衣服扣子卻扣到了最上面,把天鵝似的脖頸遮得嚴嚴實實。



嘖。



江峋嗤了聲,秦容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他這樣子才更招人。



“你現在的房間是那個?”



秦容抿了抿唇,把摔壞的眼鏡收了起來,他近視度數臨近三百度,不用戴眼鏡也可以大概看清,但他戴習慣了,沒有眼鏡就只能瞇著眼視物,他根據方位,指向二樓朝里的第一間,“還是那里?!?



從他搬入秦宅的第一天,他就是住在二樓的第一間,如今十幾年過去了,他仍舊是住在二樓第一間。



江峋低頭,刻意靠近, “看不清?”



溫熱氣息撲面而來,秦容不自在的蹙眉,但卻未躲開,他道:“還行?!?



江峋折過身,邊走邊道,“老東西沒讓你住到三樓去?”



秦容跟在他身后,在思考該怎么讓江峋把秦念送回來,他擔心惹怒江峋,所以江峋問什么,他便回什么。



“沒有?!?



三樓是屬于秦生的空間,沒人可以踏足,只有偶爾上去匯報工作時,秦容才會上去。



江峋推開秦容的房門,空氣中盡是橙花味的信息素,他挑挑眉,道:“這信息素的味道不適合你?!?



秦容不欲回答,他知道江峋說這個,一定不是什么時候好話,果不其然,江峋都不需要他附和,直接又道:“蓋不住你omega信息素的那股子騷氣?!?



他靠在門邊,環視完四周,把目光落在秦容身上放肆打量,秦容被看得嘴唇都僵了,現在的感覺就像被人扒光了丟在大街上。



所有人都以為秦家的小秦總是個alpha,但只有秦生與江峋知道,他秦容是個不折不扣的omega,只能充當花瓶,安撫alpha情yu的低等人種。



“過來?!苯敬蟮堕煾淖酱策?,朝秦容勾了勾手指。



秦容僵硬站在那不動。



江峋漫不經心道: “你還想不想見小雜種了?”



這是秦容的軟肋,他閉了閉眼,緩慢的挪動步伐走向江峋,在這之前,他先關上了房門。



“動作真他媽慢!”江峋不耐的扯過秦容,反手把他壓倒在柔軟的床鋪里,秦容發出一聲悶哼,渾身僵硬的比得上一具尸體。



秦容掙扎不開,“今天是老爺的出殯?!?



他是在提醒江峋,如果想要秦家的家產,他至少要把面上做過去。



江峋卻不以為然,“多的人去給他送葬,不差我一個?!彼皖^附在秦容的耳邊,語帶曖昧,“比起這個來,我更想好好感受一下你,這么多年了,被老東西開發的怎么樣了,不會再像第一次那樣無趣了吧?”



過往的記憶隨著這句話鋪天蓋地的涌來,秦容咬緊牙根,臉上浮現出被羞辱的紅色, “江峋——”



“是阿峋?!苯拘α诵?,伸出手狠狠地摁住秦容的嘴唇,在柔軟的地方反復摩擦,“哥哥只叫我阿峋的,哥哥忘了嗎?”



暖味又纏綿的語調刺激得秦容渾身發顫,頸邊的疤痕又在泛疼了,一陣一陣的浸入骨髓,他怎么能忘?



他進秦宅的時候,江峋才十一歲出頭,繼承了母親容貌的江峋自小就長得精致,穿著小西裝,像個嬌貴的小王子。



小王子站在樓梯上,好奇的望了會他,才慢慢的走下來,握住秦容的手,“我是阿峋,漂亮哥哥你叫什么?”



秦容克制住把手抽回來的沖動,平聲道,“小少爺,我叫秦容?!?



“是阿峋, ”小王子糾正道,“哥哥名字真好聽?!彼麖澚藦澭?,頗有撒嬌意味的說:“哥哥你蹲下來點?!?



秦容依言照做,他剛蹲下來,左臉就被柔軟的東西貼了上來,小王子目光炯炯的看著他,像在看一件愛不釋手的玩具,“我是alpha,但我還沒長大,沒辦法標記哥哥,所以這個吻就當標記了,是阿峋的標記?!?



秦容的臉難看了一瞬,他道: “小少爺…我也是alpha?!?



小王子不高興的擰眉,“是阿峋,不是小少爺?!?



秦容抬頭望向隱在陰影里的秦生,待看到對方點頭,他才應下這個稱呼。



“哥哥要記牢了,只能叫我阿峋?!?



一陣刺痛把秦容從回憶里拖回來,江峋不滿秦容走神,又狠狠地咬了一口秦容的下唇,“哥哥在想什么?想我?還是想老東西?”



“誰也沒想?!鼻厝莩蕴鄣陌崎_腦袋,他推了推江峋的胸膛,跟他商量道:“時間不早了,你不去可以,但至少讓我去?!?



江峋哼笑一聲,“你覺得你走得了嗎?”



秦容沉聲道:“你想讓那些人看秦家的笑話嗎?”



江峋掀起被子,蓋住他與秦容,他側身躺下,臂膀如鐵鎖禁錮在秦容的腰間,“他們要笑便笑去,與我有什么關系?我姓江,不姓秦了?!?



“睡覺?!苯敬蛄藗€哈欠,看他的樣子是真不準備讓秦容起來了。



秦容自然不肯罷休,在江峋的禁錮下不斷反抗,可江峋動也不動,仿佛真的睡著了。



晨時的陽光如金箔般散落一地,偶有細風從半開的窗戶穿堂而過,顯得溫馨而又寧靜,倘若床上躺的另一人不是滿臉的掙扎的話。



就在秦容做最后一次反抗時,江峋忽然睜開了眼,胸膛緊緊貼在秦容的后背,他聲音嘶啞極了,“我現在只是想摟著你睡覺,你在亂動下去,我可就不知道我想干什么了?!?



感受到了有什么頂著自己后,秦容果然不動了,渾身僵硬的躺在江峋懷里。



江峋似嘲似諷的笑了聲,把眼閉起很快入睡。



半晌,待確定江峋是真的睡著后,秦容才動作小心輕柔的挪開了江峋的手,生怕弄醒了江峋,但挪開后,他卻沒起身,反而轉了個身,縮進江峋的懷中,重新把他的手搭在自己腰間,做完這一切,他的身體放松了下來,仿佛在一瞬間卸下了全身偽裝。



他盯著江峋的睡容,久久未動,最后他伸手極輕的碰了碰江峋的下唇。



“阿峋…”



你還恨我嗎?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