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2章:這么多年你想我嗎

第2章:這么多年你想我嗎


秦容難堪的閉上眼,頭皮被扯得生疼,他仰著脖子,“你回來就是為了來羞辱我嗎?”



江峋的手停在秦容的脖頸,沒在往下剝,他眸光黯了一記,把衣服重新給秦容理好,仿佛就只是想看一眼那道疤痕。



“你知道,”江峋松開手,感受著柔軟的發絲從指縫中流逝,他聊天似的附在秦容耳邊問,“老東西的遺產有那些嗎?”



秦容彎腰跪在地上咳了好幾聲,拉扯著肺腔都在發癢,用手背擦了擦唇,他慢條斯理的將扣子一顆又一顆的扣好,又是衣冠端正的模樣了,他才緩聲道:“遺產與我無關,秦…”他的面容似扭曲的一瞬,“老爺的,都該由你繼承?!?



“嘖,小雜種呢?”江峋捏住秦容的肩膀,把他往自己懷里撞。



小雜種…



難堪的神色去而復返,秦容后背是源源不斷的暖意,可胸腔里是浸入寒譚的冰冷,他咬緊牙關,“念念,不是雜種?!?



江峋極輕的嗤了一聲。



阿澤帶著秦念回來了,小小的一團,窩在阿澤的懷中,扒拉著阿澤的脖子,他發牢騷:“這小崽子真是懶,走兩步就不——”



他掃到客廳里的場景時,猛然收住了聲,干,他是不是壞老大好事了?



不過,老大猛啊,連alpha都硬上。



但他的條件反射卻先捂住了秦念的眼睛,“我帶……小崽子再轉悠兩圈?”



“不用,”江峋起身,指著秦念道:“把他給我?!?



江峋先前一晃而過的殺意,秦容歷歷在目,他怎么敢讓江峋碰秦念,“你要干什么,沖我來!別動念念!”



秦容瞪大了眼,翻身要起來,又被江峋一腳蹬回去了。



“峋哥,小崽子還挺可——”他瞥見江峋愈差的臉色,刀疤都顫了顫,把秦念遞給江峋。



江峋連抱的念頭都沒有,直接拎住小家伙的后衣領,像拎只小貓崽一樣輕松。



秦念被勒得難受,小臉蛋通紅,嘴里直喊,“爸爸——爸爸——”



江峋踢的不重,但正好踢到了秦容某個傷口上,刺痛猶如拔筋扒皮的利器,秦容一時癱在地,周身無力起不來。



他眼睛都紅了,厲聲道:“江峋,別動念念,他只是個孩子!”



江峋斜瞥了眼秦念,緩緩蹲下身,把秦念拎到秦容跟前,嘴角噙著玩味的笑容,“你說,他不是雜種,”他另只手掐上秦容的脖頸,逐漸收力,眼里是不加遮掩的殘忍,“那他該叫我哥哥,還是叔叔?”



秦容救生本能的抓住江峋的手腕,但alpha的力氣是他不可比擬的,胸腔因缺氧迅速收緊,昳麗的面容泛起青色。



江峋是真的想殺了他——



“咳——”在瀕臨死亡的那一刻,江峋放手了,秦容伏在地面上,膽汁都快咳出來了。



秦念不懂發生了什么,但知道爸爸很難受,他小臉蛋被淚水沾滿,想要撲過去,但被江峋拎的死死的,只能原地亂動。



“念念,不在繼承范圍里,”秦容撐起身體,銀邊眼框被甩到了一旁,狹長的眼角洇滿紅暈,“他不會跟你搶什么?!?



江峋嘲諷的呵道:“你以為我在乎老東西的那點遺產?”他把秦念推給阿澤,揪住秦容的衣領,溫熱的氣息噴在秦容的脖間,“遺產里有你?!?



他肆意張狂的笑了,“秦容,你也是被我繼承的遺產?!?



他心滿意足的起身,秦容既難堪又驚愕的神情,讓他得到了極大的滿足,內心的黑暗被很好的安撫。



就是這樣,秦容那萬年不變的冷傲,就該被這些雜念沾滿,像高嶺之花失去了庇護,被人拿捏在掌心無情玩弄。



江峋理了理衣服,處理垃圾一般的吩咐刀疤臉,“阿澤,把小雜種弄走?!?



“是,峋哥?!卑蓮澭芽蕹蓽I人的小家伙抱在懷里,往大門口走。



秦容怎么可能眼看著秦念被帶走,他翻身起來,踉蹌的去追阿澤,但沒邁出去兩步,江峋比他更快,先一步錮住了他的身體,把他死死鎖在懷里。



“念念——!”秦容眼睜睜的看著秦念消失在視線里,絕望的嘶聲長鳴。



他要對念念做什么——



不可以——



不要——



江峋蹙眉,懷中的秦容幾乎快暈闕過去了,他不耐的扶起他,“我沒打算弄死小雜種?!?



秦容像抓到了救命稻草,急切的拉住江峋的胳膊,一番折騰下來,他狼狽的不成樣子,“你不喜歡念念,我帶著他走,離開霜城,出國也行,我不會再出現,絕對不會礙著你的眼?!?



指節透出青色,秦容面色蒼白,雙唇細微發顫,他不該賭的。



江峋哼了聲,扒開秦容的手,把他轉了個圈,正對自己,手指如同鐵鉗般的擒住秦容的下巴,“我不想看到小雜種,但沒說不想看到你啊,”他湊到秦容的唇邊,落下一個極具溫柔的吻,“我的好——哥哥?!?



秦容被這暖味的話,刺激得后背發涼,寒意從頭頂直竄腳底板。



天將拂曉,日光微涼潑灑一地的金箔,偶有幾片濺至秦容蒼白昳麗的面容上,沒有銀邊眼框做遮擋,他狹長盛著薄光的眼眸,像沾滿毒液的食人花,漂亮又而充斥著危險。



江峋吐出氣,緩緩吻上這致命美麗的地方,“哥哥,”他側頭咬著秦容的耳垂,細磨著,秦容忍痛悶哼,雙唇抿得死緊,“這幾年,我每一天都在想你,你想我嗎?”



秦容雙手被縛動彈不得,鉆心的痛從耳尖傳來,他感受到脖頸有液體流過,他喘了口氣,答非所問,“江峋,別動念念?!?



“嘖,”江峋帶著惱意松開嘴,血液腥甜的味沾滿唇間,“哥哥,這種浪漫的時刻,你非得提小雜種掃興嗎?”



秦容抿唇不語。



他失了興致推開秦容,秦容踉蹌跌倒在地,江峋居高臨下戾氣滿面,“只要你老老實實的,小雜種就不會出什么事,如果你不老實——”他眼晴微瞇,冰冷狠毒的話像把利刃懸在秦容的勁邊,“我不介意送小雜種去跟老東西作伴?!?



秦容細密的眼睫顫了顫,“你想怎么報復我都可以,但念念只是個孩子,他離不開我的,你讓手底下的人把他送回來,行嗎?”



江峋不耐的蹙緊眉,甩手往樓梯去,只冷冷的扔下句,“你再提小雜種一句,我讓你這輩子都見不到他?!?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