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章節頁面 >第1章:你為他守什么節

第1章:你為他守什么節


春寒料峭,岸邊柳樹冒尖,嫩綠掛了層薄霜。



在這寒意瑟瑟的季節,秦家掌權者秦生去世,讓湖面本平靜的霜城忽生動蕩,漣漪不斷,一時間,各方勢力在黑暗中虎視眈眈,豈圖趁人之危,盤踞秦家的版圖。



畢竟秦家的繼承人是一個中看不中用的外人。



但誰都沒想到,秦生死前推翻了先前的遺囑,將秦家所有財產,繼承給了在外飄蕩多年的二子,秦峋。



而原本欽定的繼承人秦容——留了一個名頭外,一無所有。






秦容在睡夢中驚醒,詭譎黑暗的余感遍留全身,他從床頭柜拿起眼鏡戴上,銀邊細框的架子虛虛得掛在他高挺的鼻梁,額前冷汗頻生,面上卻平靜無波瀾。



“爸爸,”軟軟的聲音從柔軟的被子里冒出來,一雙細嫩的小手,拍著秦容的胳膊,似在安撫,“噩夢快走開,噩夢快走開?!?



平淡頗含冷漠的神情頓時柔軟了下來,秦容低聲道:“對不起,爸爸又把念念吵醒了?!?



“我醒了,不困,不是爸爸吵醒的?!鼻啬罡铀频膱A臉蹭了蹭秦容的胳膊,手腳并用的攀進秦容的懷里。



奶香跟沐浴露的味道,一道涌進秦容的懷中,極大的安撫了秦容。



此時,樓下忽然傳來一陣騷動,秦容皺了皺眉頭,狹長昳麗的眼眸冷意沉沉,他把秦念放在床上,“爸爸下去看看,你在床上待會,好不好?”



秦念抱緊被子,軟聲軟氣道:“好?!?



今天是秦生的頭七,下葬日,會有許多賓客來祭奠,但——



四點四十七分。



上趕著跟秦生一起投胎?



而且似是有人在吵鬧,樓下逐漸冒出爭吵推搡的聲音。



秦容穿好衣服,扣子系到了最上面一顆,白皙纖長的脖頸被遮得嚴實,透露出一股不可褻瀆的氣韻。



他扶著樓梯,緩緩往樓下走,偌大空闊的客廳涌進了一堆黑衣長褲的壯漢,把傭人們嚇得瑟瑟發抖,而秦家原有的保鏢,此時也不知道去那了。



為首的幾個陰鷙滿面,渾身上下透露著不好惹的氣息。



全是alpha。



秦容平聲,眼神不善的掃向他們:“幾位若是來吊唁的,請先至側廳稍等?!?



但他的聲音卻清亮,猶如珠石落玉盤,吵鬧的客廳瞬間被撫平。



“喲,”為首之一的男人,左眉有一條刀疤,眉角稍揚時,顯得陰狠極了,“秦大少爺啊,兄弟們都是粗人,吵著您了,可真是不好意思呢?!?



嘴上說著不好意思,話里可沒半分抱歉的意味。



秦容居高臨下:“既然有自知之明,請各位挪步吧?!?



黑衣男人們紛紛發出嗤笑,不屑一顧的抬頭望向秦容,刀疤臉道:“秦大少爺這是在趕客?”



秦容波瀾不驚,銀框鏡片反射出薄光,“有禮才是客?!彼砹死硇淇?,把不經意弄出來的褶皺撫平,“如果各位不想去偏廳,那便請回?!?



刀疤臉摸著下巴,嘴角漫起挑釁的笑容,“我們不回也不去呢?”



秦容連眼神都吝嗇給他們了,冷聲道:“陳叔,報警,說有人私闖民宅?!?



客廳里的人轟然大笑,“可嚇死我了!”



這時,大門推開,另一道聲音穿插進笑聲中,張揚肆意,語調里盡是嘲諷,“秦大少爺,好大的派頭啊,我帶著兄弟回自己家,怎么就成私闖民宅了?!?



秦容轉身回去的動作僵滯,血液仿若頃刻間凝固了,指尖不由自主的撫上頸邊,隔著薄薄的衣衫,撫摩底下淡成一道白痕的咬痕。



時隔多年,他竟還覺得疼。



為首的幾個男人迅速止住笑退開,給來人讓出了一道路,嘴里不約而同的喊道:“峋哥?!?



秦峋,不——



是江峋。



秦容波瀾不驚的面孔裂紋頓生,無數復雜的情緒從中喧泄而出,他抿緊唇,望向已經站到客廳中央的男人。



雖然被一群壯漢叫作哥,但男人看起來不過二十出頭,冷峻的面部輪廓,眉眼間卷了一層戾氣,與秦容記憶中的人相差甚遠,可又仿佛那里都沒變。



秦容嘴唇微顫,脫口而出,“阿——”



“爸爸,”一道奶聲奶氣的聲音打斷了他,秦念小小的身體縮在樓梯邊,軟軟的喚秦容,“我想上廁所?!?



秦容驟然一顫回過神來,本能的擋在秦念身前,生怕被江峋看到似的,但已經來不及了,大廳里幾十雙眼睛瞧得真切。



看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小不點,刀疤臉一驚:“峋哥,沒打聽到這秦大少爺和誰有個崽啊?”



江峋本戾氣橫生的俊臉,看到秦念后,平添了幾分陰鷙,他嘲弄道:“指不定是秦大少爺自己生的?!?



他說的不重,可在寂靜的秦宅中,字字清晰可聞。



刀疤臉真信了:“alpha什么時候還能下崽了?”



江峋斜瞥了一眼他,指尖虛虛的點向樓梯上端的小身影,“阿澤,陪小雜……秦家小少爺上個廁所去?!?



刀疤臉應道:“好嘞,峋哥?!?



秦容側身攔住刀疤臉,抿緊唇居高臨下的與江峋對峙。



一陣寂靜。



“秦大少爺,”江峋猝然笑了,眼角有道細疤,跟著顫動,“別緊張,阿澤很會哄小孩子,”他從衣服夾層里,掏出了一個冰涼的物件,在手里隨意把玩,“放心,我不是沖著秦小少爺來的,但如果……”



他漫不經心地把物件舉了起來,黑洞洞的槍口,正對著秦念幼嫩的額頭。



秦容呼吸驟然一緊,江峋在笑,但他清楚的看到了他臉上一晃而過的殺意。



保鏢不知去向,他沒什么東西防身,同樣也護不住秦念,但江峋如果要殺秦念,也用不著讓刀疤臉動手,他手上的東西足以。



秦容讓開,低聲對秦念道:“讓這個叔叔帶你去,好不好?”



秦念點點頭,小胳膊拉住刀疤臉的衣角,揚起一個奶甜奶甜的笑容,“謝謝叔叔?!?



刀疤臉陰狠的模樣挎了些,他仿佛有點不知所措,手都不知道往那放,“咳、小崽子還挺不怕生?!?



江峋懶散地在空中彎著晃動了食指與中指,把東西丟給就近的手下,其他手下識趣的拖著傭人走了,頃刻間,人滿為患的秦宅大廳,只剩下江峋與秦容遙遙相望。



“怎么?”江峋歪著頭,唇邊噙著笑,“秦大少爺要和我這么說話?”



一個在上,一個在下,相隔不過十來米,卻恍如萬丈深淵。



來者不善,秦容心底有數,這時,他該想方設法的逃離才對,可腳像是不聽使喚了,一步一步的邁向江峋,直到他的頭發被風一刮,便能碰到江峋的下顎。



記憶中的江峋,只比他高了半截手指,可現在的江峋,他需要微微仰頭才能看清他的面容了。



江峋繞到秦容身后,打量了一圈秦宅大廳,“沒變,東西沒變,”他像是觀賞的客人,悠哉游哉。



秦容神經卻繃得緊,他嘴唇微啟,正要開口。



江峋猛地踹向秦容的膝窩,秦容吃疼悶哼,重心不穩的跪倒在地,江峋順勢攥住他的頭發,往后拉扯,白皙如上好釉瓷的脖頸從領口露出。



江峋唇邊笑容愈深,逐漸充滿惡意,他彎腰附在秦容耳邊,漫不經心道:“你也沒變?!?



“……”秦容疼的臉紅脖子粗,狹長昳麗的眼眸洇出水色,而江峋在他的頸邊嗅著,半點放手的意思都沒有。



清甜橙花的香氣涌進江峋的鼻腔,alpha的信息素氣味,讓同為alpha的他,皺起了眉,但再細聞下去,另一道濃香的信息素被深藏在橙花之下,江峋嗤笑了一聲,“噴再多alpha的信息素,也擋不住你omega信息素的騷味?!?



他另只手去剝秦容的衣服,任他折騰的秦容突然有了反應,劇烈掙扎起來,單薄的身體在江峋懷中,拼命的扭動,眼里滿是惶恐,“不要!放開我——”



“裝什么?”江峋扯緊秦容的頭發,戲謔地道:“被老東西搞過那么多回了,在我面前裝忠貞烈女?”



他一邊說,一邊不顧秦容的反抗,猛地扯開秦容的領口,被禁錮半天的脖頸重見天日,秦容身體打起顫,他稍起身,在一個能清楚看到秦容脖子的角度停住身體。



秦容的脖頸如一塊羊胎玉,白皙無瑕,但左邊靠肩膀的位置卻有一道肉白色的咬痕,破壞了整體美感。



咬痕淡得只剩一道印子,看得出來有些年頭了。



江峋指尖劃過咬痕,異樣的神色在面上一閃而過,而后他諷刺道:“老東西連個標記都沒舍得給你,你為他守什么節?”

国产在线视频第一页_不卡1卡2卡三卡免费网站_小老弟视频在线观看_午夜成人爽爽爽视频在线观看